青蛇横空,地龙震岳,黑色和碧绿色的光芒不断碰撞、交织,蛇鸣声兽吼声不绝于耳。

    在云界的历史中,三阶一直是一个巨大的门槛,阻拦了大量的武者,只有真正历经了灵境、地境、天境的洗礼成为云师后,才能踏入真正强者之列,在广袤的云界中有一丝话语权。

    两位三阶强者的对拼无疑给陆墨殇上了一课,让他明白自己离真正的强者之列还有多少的距离。

    心中澎湃着对变强的渴望,陆墨殇眼神却是越加的坚定,自己拥有着超越常人的天赋和体质,只要自己不断地坚持,迟早有一天可以成为真正的强者!

    碧磷蛇浮空的身体不断翻卷着,巨尾抽击,与黑角地龙不断硬撼!

    地龙咆哮,体表的灰色气流逐渐向黑色凝聚,一副要拼命的架势,头顶的断角依旧扬起,黑色的汇集,快速进攻!

    山石都被打爆,部分位置,地面甚至不断裂开。

    最终,地龙发出一声不甘的兽吼声,爆裂开来,背上坚硬的铠甲龟裂,寸寸剥落,被碧磷蛇强行打爆!

    碧磷蛇的样子也好不到哪去,身上的鳞片破裂,鲜血混着碧绿的蛇鳞不断脱落着,连蛇尾都断了一截,耀武扬威般扭动着身躯。

    同为三阶灵兽,在全盛状态下的地龙居然不是已身受重伤的碧磷蛇的对手!

    微眯着双眼,看着远处结束的战场,陆墨殇双手印结已然成型,在黑角地龙即将败落的时候他就已然开始准备。

    在听到地龙死亡时的悲鸣时,体内云寂之力瞬间涌动,不断地向着双手印结汇集而去。

    此刻的碧磷蛇伏在一边的石山上,蛇瞳失去了神采,蛇身伤口密布,鲜血涓涓而流。

    接连的重创已经让它的状态下降到了一个极低的层次,愣是没有发现此刻正在酝酿杀招的陆墨殇。

    “去!”

    陆墨殇双手前推,光印随风暴涨,带起一道华丽的光尾,悄无声息的向着碧磷蛇撞去!

    眼皮微垂,疲累的感觉不断袭来,碧磷蛇昏沉的趴伏在石山山顶。

    蓦地!危险与不安的感觉盖过了席卷而来的乏累,碧磷蛇蛇瞳猛然睁开,身上碧绿色光芒瞬间强盛,一道由能量凝聚的小蛇浮现,狰狞着与陆墨殇的光印撞击在了一起!

    蛇瞳中闪过一丝庆幸,吃过一次亏的它,怎么可能再让自己被同样的伎俩坑两次!

    碧磷蛇的确受到了重创,却没有它表现出来的那么严重,它当然记得始作俑者还未解决,依旧藏在暗处!

    它所想要做的,就是等陆墨殇接近,然后一击必杀,却没想到陆墨殇依旧是站在远处,仅仅使用了寂云第二式,却没有接近它!

    已然重创的碧磷蛇,深知这招式威力,不敢再让自己尝试一次,若是真的被直接坑杀,那岂不是冤死!

    陆墨殇看着寂云第二式的光印,与碧绿小蛇在距离碧磷蛇尚有一段距离的位置相撞,也是摇了摇头,暗叹一声,却并没有太多失望的神情。

    在初次感受到碧鳞蛇的威势的时候,陆墨殇就已经发现了,陈叔再一次坑了他,而且是毫不留情!

    这碧鳞蛇明显到达了三阶高级的境界,他要是能用二阶的实力在正面搏斗的情况下格杀,那才有鬼了,这明显就是陈叔不愿意他太放松,希望能让陆墨殇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不断奋斗。

    无奈的暗叹了一口气,这碧鳞蛇能在首创的情况下正面击杀处于巅峰状态的黑角地龙,本身就证明了它的不凡!即便同处于第三阶,它也依旧不是其他随便的三阶强者可以挑衅的!

    甩了甩巨大的蛇尾,碧鳞蛇身上的光芒逐渐浓郁,陆墨殇确实知道,这蛇早已没有一开始那么恐怖,先前的伤势并不完全是装出来的,就是受了极重的创伤!

    感受着远没有第一次见面时那么强盛的气势,陆墨殇嘴角扬了扬,这碧鳞蛇现在所能展现出来的实力,绝对不及巅峰状态下的三成!

    但这三成的实力也不是陆墨殇可以轻视的,他们之间的等阶毕竟还是差了很多!

    若不是陆墨殇到达了《踏云》身法的最高层次,若不是他在陈叔的管教下,学会了在丛林间利用地形去移动,若不是碧鳞蛇一开始采用玩耍的心态并没有尽全力,他早就被碧鳞蛇击杀了!

    不过毕竟没有如果,现在的情况就是,陆墨殇的算计成功了,他获得了和碧鳞蛇在几乎相同实力下公平一战的机会!

    陆墨殇体表黑色与白色的气雾浮现,龙行虎步间,不断向着碧鳞蛇的位置快速移动。

    碧鳞蛇拖着伤体,虽然身负重伤,连带着精神都异常疲累,但是今日这一切不都是眼前这个‘蝼蚁’惹出来的!若是没有这个‘蝼蚁’,它又何尝会伤重至如此境界!

    仰天一声尖锐的蛇鸣,今日不杀眼前这个始作俑者,难解它心头之恨!

    绿色光芒不断汇集,向蛇口涌去,逐渐凝聚。

    陆墨殇眼神一凝,这招式他怎能不熟悉!这就是碧磷蛇之前与黑角地龙硬撼时,所使用的招式!

    连黑角地龙身上最坚硬的独龙角都能打断一小节的招式,陆墨殇怎能不对此印象深刻!

    心中悸动,手上姿势却没有一丝缓慢,寂云第二式的印结再次在手中凝结!

    不得不说,生死历练的确是种能激发人潜力的方式,只要你不曾死去,实力就一定会暴涨!

    至少,如今陆墨殇结印的速度,要比最一开始,刚刚学会的时候快了一倍不止!

    光亮的印结再次浮现指尖,急速的旋转着。某一刻,双方同时发动,黑白双色的印结带着璀璨的光尾和碧绿色的光柱猛然碰撞!

    巨大的轰鸣声不绝于耳,本就破碎的场地,破坏的更加剧烈,石山倾倒了许多,不断有碎石滚落。

    良久,爆炸的光影消失,地面出现了一个十数米直径的巨大坑洞。

    陆墨殇皱了皱眉,这条蛇的难缠明显超出了他的预料!受到如此重创后,居然还能爆发如此威力,三阶中的顶级强者果然名不虚传。

    碧磷蛇仰天长啸,一双蛇瞳中满是愤怒的色彩,一个如果不是受了重创,又怎么可能只能发挥如这点威力?

    一想到平日间自己随手就能捏死的小角色,现在居然能和自己拼的不相上下,碧磷蛇就是一阵愤怒的情绪。

    身躯扭动,甩动着巨大的尾巴,尾巴上绿色光芒浮现,就欲抽击陆墨殇!

    虽然碧磷蛇的气息明显微弱,凝聚的能量明显少了许多,陆墨殇依旧不敢大意,谁知道这是不是碧磷蛇为了坑他,而摆下的第二个局?

    碧磷蛇的阴险已经感受过一次了,如果陆墨殇没有用云技进行远距离攻击,而是直接近身,那他岂不是正好踏入了碧磷蛇的局,将被坑杀于无形!

    云寂之力向着双手汇聚,左手银白色,右手漆黑色,双拳闪烁,和碧磷蛇的蛇尾对轰。

    几个回合后,陆墨殇后退十数步,身体剧震,双手虎口处露出斑斑血迹。

    “这碧磷蛇果然够强,蛇尾的力量太大了!”

    看着对碰中虎口处的伤痕,陆墨殇叹了一口气,眼神却是极为的坚定,他自信,若是处于同阶的状态,即便不用这些伎俩,他也依旧可以在正面搏杀中击杀这碧磷蛇!

    摇了摇头,陆墨殇踩着《踏云》,向碧磷蛇的方向突进,不再从蛇尾突击!

    陆墨殇并不傻,对方在等级比自己高太多的情况下,自己的肉身不会是优势,甚至此刻,是劣势。

    若不是碧磷蛇已经受到重创,他的手在碰撞中就不是虎口破裂那么简单了,而是直接会直接粉碎!

    面对全盛时期的碧磷蛇,他一点机会都不会有,不过此刻,碧磷蛇不是全盛状态,也就给了他硬撼的机会!

    身影不断闪烁,双手捏拳成印,黑白双色不断爆发,对着碧磷蛇身上鳞片掉落的位置不断出击!

    碧磷蛇吃痛,身躯不断扭动,口中不时喷出碧绿色液体,还击陆墨殇!

    陆墨殇移动着身影,左手握拳出击,右手单独结印,黑白双色浓郁,不断以寂云第一式轰击碧磷蛇身上部位。

    碧磷蛇体力逐渐不支,毕竟才经历了一场生死决斗,再与陆墨殇满状态的情况搏斗,不曾得到丝毫喘息的机会。

    不甘的长鸣,碧磷蛇强行控制浮空的身体,想要御空逃遁。

    大好的机会,陆墨殇怎么能放弃,一声长啸,双脚猛地一蹬地面,骑上碧磷蛇的背部,紧抓蛇鳞,身上云力、寂力不断碰撞,立掌如刀用力的向着碧磷蛇身上一处没有鳞片的位置切去。

    “斯拉───”

    破裂的声音,蛇鳞混着血迹从空中飘落,蛇身不断扭动,向将陆墨殇甩下身体,陆墨殇单手抓住一块有着裂纹的蛇鳞,另一只手顺着伤口向内接连轰击。

    十数息后,碧磷蛇一声凄厉的长鸣,从空中跌落,在空中时,身体断为数截,蛇血飘洒,蛇鳞飘落。

    陆墨殇几次于蛇身借力后平稳落地,破烂的衣服上血迹斑斑,有部分是自己的,但更多的是碧磷蛇的,越阶杀蛇,居然成功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