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的长袍此刻有些破烂,身上满是血迹,即将落山的太阳在天边洒着最后的光辉,赤红色的光照在此刻碧磷蛇尸体旁的陆墨殇。

    少年此刻嘴角的笑容璀璨,疲惫的面容却无法掩盖漆黑瞳孔中闪烁着的激动!

    此次虽然借了不少的力,不论是地形方面还是灵兽方面,都获得了不少帮助。

    而且最重要的两个方面,排在第一位的就是,碧磷蛇对陆墨殇的蔑视,如果不是碧磷蛇在最开始就抱着戏耍的态度,这在它眼中作为‘蝼蚁’的陆墨殇不可能得到任何一丝一毫的机会,会被直接格杀。

    狮子搏兔的道理,作为丛林强者的它不可能不知道,但是它却因为想要发泄心头的怒火,而置之不理,想到这,陆墨殇也是一阵庆幸。

    排在第二的就是,陆墨殇以灵境圆满的实力,却可以凭借云寂之力,和碧磷蛇硬撼,甚至可以依靠寂云给予它重创!

    两点缺失任何一点,都不足以达到现在的地步,都不足以完成这种越阶击杀的结果!

    兴奋地看着脚下碎裂成许多块的碧磷蛇,陆墨殇嘴角完全咧开,脸上的笑容任谁看起来都有点傻乎乎。

    “啪啪啪~~~”

    一阵拍掌的声音并不大,却将陆墨殇从呆愣的情绪中缓解了出来,陈叔带着笑意从远处缓步走了出来。

    “你还知道出来!你这是什么三阶灵兽,强的过分了吧!还好小爷我机智,不然还不得被这蛇给吞了啊!”

    陆墨殇收敛些许笑意,脸上有点怨气的看着陈叔。

    “三阶而已,难道不是都一样吗?”

    陈叔调侃道,脸上却有着无法掩饰的喜悦,仿佛这碧磷蛇是他所杀。

    “什么一样了,你没看到吗?同为三阶的灵兽这全盛时期的黑角地龙,居然打不过这受创的碧磷蛇!这明显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好吗!”

    陆墨殇脸上满是愤怒,莫名其妙的碰到了三阶中的强者,还被追杀了好半天,是个人都不会太开心。

    “那碧磷蛇是三阶中期的,那黑角地龙是三阶初期的,你那看似很强的伤害其实因为蛇鳞的缘故,并没有伤到碧磷蛇太多,它完全是在击杀黑角地龙时被地龙拼死的攻击重创了,不然你一点机会都没有。”

    陈叔摸索着下巴,有些深沉的说道,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这碧磷蛇本来可以在最开始时就给予你致命一击的,但是它却没有,狮子搏兔的道理居然被忽视了,死有余辜。”

    陈叔对碧磷蛇的评价并不高,脸上甚至还扬起了淡淡的鄙夷。

    “这不是重点,陈叔,我记得飞行要到云尊境界才能会的吧,为什么这碧磷蛇能飞?它还只是云师境界啊!”

    陆墨殇回忆着先前碧磷蛇与黑角地龙战斗时的场面,以及最后,碧磷蛇御空想要逃脱的场面,眼神微滞,好奇的问道。

    “其实不是所有的灵兽都要到云尊境界才可以御空,首先,自负双翼的不在此列,其次,某些高阶灵兽种族内部存在传承,可以提前让后辈体验飞行。”

    带着淡淡的微笑,陈叔缓缓说道。

    “可是这碧磷蛇明显这两点都不是啊!”

    陆墨殇疑惑,如果是云尊的话,即便是对方真的让陆墨殇肆意攻击,陆墨殇也无法造成什么伤害;而如果是高阶灵兽种族的内部,那这碧磷蛇应该更强的才对!

    左思右想却不得而知,陆墨殇脸上满是苦涩,无奈的看着陈叔。

    “这就牵扯到了,为什么我让你杀这碧磷蛇,而不是其它三阶灵兽的问题了。”

    陈叔顿了顿,看向碧磷蛇死后尸体的头部位置,眼神闪过困惑,却并没有被陆墨殇发觉。

    “那是最常见的两种情况,而这碧磷蛇是最罕见的情况,它应该是吞食了一种名为飞云的石头,只是,这飞云为何会出现在这,不是。。。”

    说道最后,陈叔皱了皱眉,声音不断减小,以至于陆墨殇并没有听清后面的几句,但是他却清晰的捕捉到了‘飞云’这个词。

    “飞云?吃了就可以拥有御空的能力了吗?”

    陆墨殇眼中满是兴奋,好奇的看向陈叔,却发现陈叔并没有在听他说话。

    “陈叔!陈叔?”

    陈叔眉毛扬了扬,从沉思的状态中醒转过来,将心中的疑惑压下。

    “墨殇,这‘飞云’不能吃!确的说,是不需要吃,就能使用。”

    摸索着下巴,陈叔缓缓说道。

    “那碧磷蛇吞食了这‘飞云’,若我没有记错的话,‘飞云’应该是寄生在它的头部了。”

    说着,陈叔抬手,扬起一道风刃,就向碧磷蛇的头部击去。

    巨大的风刃并没有将碧磷蛇的头部砍成两半,而是在陈叔的控制之下,随着陈叔手臂的挥动,不断沿着碧磷蛇头部的边缘切割。

    一片片的碎屑飞起,不论是碧磷蛇的血肉,还是骨头,都经不住风刃的切割之力,碧磷蛇的头部正在以一个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变细。

    大概数息后,陈叔停下挥动的手臂,此时,碧磷蛇头骨内的情况已经可以清晰地看见,原本碧磷蛇大脑的位置,一块婴儿拳头大小的灰黑色石头占据其中,一根根细密的灰黑色丝线深入剩下的大脑之中,看的陆墨殇一阵恶心。

    “这‘飞云’不是石头吗,为什么,是活的?”

    陆墨殇喘了喘气,刚刚看到的画面让他有点反胃,任谁想到自己吃下去的东西会占据自己的头部,以自己的大脑为食,都会感觉到无法接受。

    “这‘飞云’准确说,就是生物,只是外表长相和石头无异,被吞食后,会寄生在宿主的大脑内,变成你现在看到的这样,以大脑为食,直到宿主死亡,才会逐渐降低活性,恢复成石头的外表。”

    陈叔皱了皱眉,细细的解说着。

    “不过,这‘飞云’只要不被吞食,就不会对生命有任何的危害。”

    抬起右手,食指之间光芒凝聚,逐渐形成一把手指宽的剑,食指轻点,向着碧磷蛇的头部虚划去。

    在陈叔的控制之下,‘飞云’就从碧磷蛇的大脑中脱落了下来,却并没有跌落,而是漂浮在空中,看着极为的神奇。

    想必也是这神奇的一面,才让的碧磷蛇吞食了这‘飞云’吧,也导致了‘飞云’在它头部寄生。

    右掌虚握,对着浮空的‘飞云’做了一个抓取的动作,‘飞云’便急速的向着陈叔的掌心飞去。

    仔细的盯着掌中和石头卖相差不多的‘飞云’,陈叔翻转着表面,像是在寻找着什么,片刻后,‘飞云’表面上一处,三条交织的丝线映入眼帘,其中两条金色的丝线差不多长短,而另一条却只有这两条的一半长。

    灰黑色的‘飞云’上,金色的丝线勾勒,显得极为的神秘。

    “两纹半么,幸好。。。”

    陈叔再次翻看了一会后,抬头看向陆墨殇,将手中的‘飞云’向着陆墨殇扔了过去。

    陆墨殇赶忙上前几步,接过陈叔扔过来的‘飞云’,一脸好奇的看这陈叔。

    “用手握着它,然后向内灌输云力,记住!是云力,不能掺杂丝毫的寂力!然后你就可以体验御空的感觉了。”

    听着陈叔的话,陆墨殇赶忙从体内调动着云力,向着‘飞云’内灌输着,顿时,陆墨殇清晰地感觉到,‘飞云’内传出一种极为奇特的力量,包裹了陆墨殇的身体,让得他瞬间升空。

    看着自己的身体漂浮了起来,陆墨殇感到一丝新奇和兴奋,俯瞰着周围的一切,不禁长啸一声,表达心中激动地情绪。

    “陈叔!这东西怎么下去啊!”

    看着自己不断升高的陆墨殇终于有了一丝焦急,向着陈叔大声问道。

    “下来?简单啊,你别灌输云力就好了!”

    看着上升的位置已经快与周边的树差不多高的陆墨殇,陈叔大声回应着。

    心中定了定,体内向着‘飞云’内灌输的云力瞬间消失,陆墨殇的上升趋势也逐渐减缓,片刻后,‘飞云’内传来的那种奇异的能量果然消失,包裹着陆墨殇的能量瞬间散去。

    尚还没有从身体不再上升的兴奋中回过神来,陆墨殇突然发现了一个巨大的问题,体表的奇异能量消失了,他却还在半空!最最重要的是,他还没有达到能凭借自己力量御空的地步!下一刻。。。

    “啊───”

    凄惨的声音并没有持续多久,便被一声重重的落地声取代。

    陈叔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不远处的人形坑洞,陆墨殇缓缓爬起,灵境的实力,从数十米高的高空落下一般是不会有什么大碍的,主要是未知的情况,打了陆墨殇个措手不及。

    “谁让你瞬间收回所有云力的,‘飞云’反应出来的飞行高度和速度,是由你向内输送的云力的量所决定的,从高空降落一般是慢慢减少向内输送的云力。”

    陈叔嘴角抽搐,强忍着笑意看着灰头土脸的从坑洞中爬出来的陆墨殇。

    陆墨殇回了个白眼,嘴角抽了抽。

    “你不早说!”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