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云’的控制并不难,在陈叔的耐心教授下,陆墨殇很快就掌握了‘飞云’的全部使用方法,能在离地数百米的高空中急速飞行一段距离了。

    不过,‘飞云’带来的速度和高度与所提供的给它的云力是对等的,提供的越多,高度越高,速度越快,但在同时处于现在所能达到的最高高度和最快速度的情况下,陆墨殇只能飞行一刻钟左右。

    岩石山交错分布,站于其中,石山遮天蔽日,难以辨清方向,不清楚该往何处去。

    这是原属于黑角地龙的领地,陆墨殇在当日战斗结束之后,在外围休息了一个月左右,本来不需要如此长的时间,不过,或许是战斗给予的压力和刺激,陆墨殇在战斗后,居然突破到了地境初级!

    这让他在兴奋的同时,越加肯定了生死战斗这种方式,这种激发人体潜力最好的方式。

    突破到地境后的陆墨殇正准备回丛林内,寻找对手的时候,却被陈叔直接拦下了。

    “墨殇,这地龙的巢**或许有好东西哦,你想一下,这可是三阶灵兽的巢穴啊,不想知道里面有些什么吗?”

    一句话,立刻勾起了陆墨殇的兴趣,瞬间就开心的向着岩石山的内部探索而去。

    陈叔看着面前屁颠屁颠,几步就跑进了岩石山内部的陆墨殇,默然一笑,脚尖点地,遥遥的跟了上去。

    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干燥,一股浓郁的湿气弥漫在空中,地面上、岩石上随处可见苔藓和地衣。

    岩石山的中间是一个巨大的地洞,从周围的环境可以大致判断出,这应该就是那已经死去的黑角地龙的巢穴了。

    心中为黑角地龙默哀一声,说了声抱歉。脚步轻快,向着地龙巢**走去。

    环境逐渐变得昏暗,皱了皱眉,脚步随之放慢,陆墨殇有些不习惯这种能见度极低的情况。

    体内云力运转,一层淡淡的白色雾气逐渐覆盖双眸,陆墨殇的视觉能力瞬间上涨,洞内的一切变得逐渐清晰了起来,而陆墨殇也惊讶的睁大了双眼。

    成片的石钟乳横亘其中,有的甚至已然连接成巨大的石钟乳柱,岩洞中的墙壁上是瑰丽的色彩,一颗颗大小不一的透明石块零星分布,镶嵌在墙壁上,闪烁着淡淡的光芒。

    陆墨殇不断向前前进,一根根晶莹的丝线从墙壁上垂下,如同珠帘般夺目,而‘珠帘’的中央,是一根粗大的石柱,石柱约有一米多高、一米粗细,上面放着一个灰色的圆球,圆球外,包裹着点点灰色的雾气,聚而不散。

    陈叔静静地跟在陆墨殇身后不远的位置,看到陆墨殇准备穿过‘珠帘’,向内走去,右手猛地抬起,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不过下一刻,皱了皱眉,没有出声,收回了举起的右手,闭上了嘴巴,注视着陆墨殇的位置。

    陆墨殇探出左手,想将晶莹的丝线撩起,向内走去。可是,左手刚触碰到丝线,就仿佛触电般弹射回来,一阵钻心的刺痛从指尖传来。

    陆墨殇赶忙向后后退了几步,远离了‘珠帘’的位置,脸上惊异的看着面前一根根晶莹的丝线般物体。

    “莹虫,果然么,看来这片地域,没有三阶灵兽是正常的了,呵呵。”

    冷笑几声,脸上掩饰着一抹不易察觉的愤怒。

    “墨殇,莹虫,地下才有可能诞生的生物,自身并不具备任何的智慧,单独的莹虫只有尘埃般大小,能力也极弱,但是!当处于集体状态的情况下时,防御能力却会变得极为变态。”

    说着,陈叔扬起右手,甩出一道白色的光刃向着‘珠帘’的位置攻了过去,巨大的力量,让得陆墨殇有一丝窒息感,这股窒息的感觉,要更胜于当时面对碧磷蛇的感觉!

    心中震撼于陈叔的实力,可是,接下来,却让他看到了更为震撼的一幕。

    巨大的风压,成片的‘珠帘’像是感受到了威胁,静止的丝线瞬间以一个奇异的轨迹舞动了起来,形成一道密不透风的洁白墙体。

    本该只触碰到十数根晶莹丝线的光刃,硬是在瞬间碰撞到了这由全部丝线组成的防御墙!

    没有巨大的爆炸声,没有任何丝线断落,丝线上的莹白色光芒仅仅只是黯淡了一丝,却将陈叔挥出的白色光刃吞噬的一干二净!没错,给陆墨殇的感觉,就像是一切都被吞噬了!

    在吞噬了光刃之后的丝线,自然垂落,继续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散发着淡淡的莹白色光芒。

    神情一滞,震惊于陈叔的实力,更震惊于莹白色丝线展现出来的力量,陆墨殇嘴巴张了张,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陆墨殇扪心自问,在陈叔那一击之下感受到窒息和浓浓威胁感的他,是绝对不可能接下的,如果被攻击的目标是他,那么下一秒的结局只有一个,不可能会有其他结局!

    但是这种程度的攻击,居然这么简单,就被吞噬了,被那看起来毫无威胁的丝线吞噬了!

    为自己先前莽撞的举动感到一阵后怕,陆墨殇向后再次退了几步,满是惊恐的看着这外表极为华丽的丝线。

    陈叔笑了下,走到陆墨殇身旁,脸上的愤怒已经完全消散。

    “墨殇,这莹虫其实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可怕,天道冥冥,不会有绝对不公平的事出现,这莹虫极大集体防御力的代价,就是,它只能永远生活在这一小片范围内,一旦离开,则会自动消散于天地。”

    “可是,可是它在这片范围内岂不是处于绝对无敌吗。”

    陆墨殇皱着眉,脸色已经恢复了平静,如果不能离开一定的区域,那其实也没有那么可怕,自己注意一点,不去靠近那个位置,那就不会有任何问题。

    “其实也不能说是绝对无敌,我一开始也和你说了,莹虫是无法诞生智慧的生物,它只能凭直觉去分辨对自己有害和有利的事物,一般情况下,你只要足够强大,能够让它在你身上感觉到威胁,那即便是你穿梭于其中,它也会自动避让。”

    陈叔摸了摸陆墨殇的头,体表逐渐被一层淡淡的云力覆盖,身上散发着一股若有若无的气势,抬起脚,就向着莹虫结成的丝线内走去。

    果然如陈叔所说,莹虫丝线在陈叔靠近时,微微倾斜,自然的给陈叔让开了一条路。

    陈叔逐渐走到了丝线中心的位置,右手对准石柱上的灰色圆球,做了个虚握的动作,灰色圆球瞬间向着陈叔的位置急速飞去。

    并未让灰色的圆球触碰到自己,陈叔微伸着右手,操控着灰色圆球漂浮于掌心上方数寸的位置,转过身,缓缓地向着陆墨殇的位置走来。

    “这是那黑角地龙的龙蛋。”

    “龙蛋?就长这个样子?”

    陆墨殇好奇的凑了上去,伸出手就想接过来仔细观察。

    随手拍掉陆墨殇的手掌,陈叔的脸色有些凝重,静静地看着手中的灰色气团,沉声说道。

    “不,现在的龙蛋已经被莹虫占据了,成为了莹虫的养料,这龙蛋内,我没猜错的话,已经只剩下莹虫了。”

    “莹虫!在这里面!”

    陆墨殇惊呼出声,赶忙将双手负在身后,不再去触碰这所谓的龙蛋。

    “那,陈叔,这东西现在有什么用,不用扔掉的吗?”

    “扔掉?太便宜它们了,作为入侵者,就要有付出代价的觉悟!”

    语气中带了一丝狰狞,像是想起了什么,怒气不断上涨,杀伐的气息不断凝聚。

    片刻后,陈叔平复了内心的情绪,看向陆墨殇,声音有些冷。

    “墨殇,你先出去吧,陈叔还有些事要办,过会就出去。”

    陆墨殇听得陈叔的话,心中有些好奇,有些疑问,但是看到陈叔冰冷的表情后,还是点了点头。

    他从来没有见过陈叔生这么大的气,但是陈叔不愿意说,一定有他的道理才对,十几年的情感和经历,让陆墨殇对陈叔毫无保留的相信,没有一丝的停留,顺着来时的路,陆墨殇脚步轻盈,迅速的向着洞口走去。

    感受着陆墨殇逐渐远去的气息,陈叔回头看向成片晶莹的‘珠帘’,那是由成群的莹虫聚集而成的产物!

    滔天的怒火再次喷发,眼中满是愤怒和疯狂,脸上的冰冷早已被狰狞取代。

    “灵!等着吧!我们的传人已经选定,等他成长完全的那天,就是你们消失的时候!终有一天!终究会有一天!你们全部都要被覆灭!”

    手中的灰色球体炸裂开来,在空中散落的过程中,逐渐化为虚无。

    汹涌的云力不断从体内迸发而出,于身前凝聚,双手虚握,一把十数米长的白色剑影在手中成型。

    一声怒喝,身体猛然旋转,带动起手中的剑影向着前方砍去,一道巨大的白色剑气划过,层层空间破裂开来,随着剑气的前进而不断前进。

    片刻后,陈叔脸色恢复了平静,转身,向着洞口的位置走去,溶洞内,脚步声回响。

    身后,只有被剑气纵横过的空旷,却再也没有一开始时密布的晶莹!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