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墨殇背靠着洞口处的一处岩石,耐心的等待着,数息后,一阵剧烈的地面震动不断传来。

    震动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便已停歇,陈叔缓步的从洞内走出,而伴随着陈叔身影踏出洞口,巨大的洞口轰然倒塌,烟尘滔天,巨石簌簌坠落下来。

    陈叔并没有表现出什么,脸色平静,看不出有什么不同的地方,但是陆墨殇却能感受到那洋溢的淡淡的伤感。

    “陈叔,我们接下来去哪?”

    陆墨殇挑起话题,想让陈叔从那莫名的情绪中摆脱出来。

    “去哪。。。”

    陈叔,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抬头仰望着天空。

    “我们继续去修炼吧,然后等你实力到一定境界的时候,就可以找一只三阶的灵兽测试一下你的实力了。”

    定了定神,陈叔摸着陆墨殇的头发,缓缓说道。

    “三阶灵兽?还来!我不是才杀了一只碧磷蛇吗,正面搏斗啊!”

    陆墨殇大叫出声,脸上一百个不乐意。

    见到这种情况,陈叔有些哭笑不得,伤感的气氛瞬间化解,轻拍了一下陆墨殇的头。

    “你那也叫正面搏斗击杀!你各种计策、各种偷袭结束后,等你和那碧磷蛇真正开始战斗的时候,它的实力还剩多少?这也算击杀三阶灵兽?”

    “可是你也看到了啊,那碧磷蛇根本就不是一般的三阶灵兽啊!它负伤的情况下,还杀了另一只三阶的地龙好吗!我要是直接上的话,估计会被直接轰成渣吧!”

    陆墨殇不断反抗,举出各种理由,见识过三阶灵兽强悍实力的他,坚决不愿意那么快就再去面对。

    一眼就看破陆墨殇心中想法,陈叔叹了口气,负手而立,看向更深处的丛林。

    “放心吧,至少在你到达地境圆满之前,我不会再让你去面对三阶灵兽了,碧磷蛇,只是个意外。”

    说道最后,陈叔不禁笑了出来。

    “这也叫意外。。。”

    小声嘀咕了句,却没有再次反对,陆墨殇明白,不论是要守护家族还是要去探寻许多自己未知的事情,都需要足够的实力,他现在,还太弱。

    在陈叔的指示下,陆墨殇迅速的从岩石山中离开,重新进入丛林,寻找属于他的试炼。

    还有五个月左右,便是灵域开启的时刻,到时候如果想要横推对手,镇压全部强敌的话,他现在任何一刻都不能放弃修炼!

    。。。。。。

    一处阴暗的角落,地上满是落叶,骤然看去,并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细细的看去,才发现有一双漆黑的眸子,正冷静的盯着前方,等待着什么。

    陆墨殇压低自己的呼吸,默默地匍匐在这个地方,从他前两天的探测中发现,这里经常会有金鹿出现,而据陈叔的判断,这金鹿实力最多为二阶。

    瞬间听的陆墨殇一阵激动,好久没有看到任何灵兽的他,终于可以改善一下伙食了!双眼发光的陆墨殇在寻找到金鹿的踪迹后,就开始在附近埋伏。

    丛林中,阳光洒落,树木花草在金色的阳光下显得熠熠生辉,草木的摩擦声由近及远,虽然微小,但在陆墨殇耳中,却仿佛被放大了数倍,清晰无比。

    硕大的鹿角逐渐出现在陆墨殇的视线之内,金色的鹿角美丽而自然,点点白色的花斑点缀于金色的皮毛上,灵动而不失优雅。

    走到哪里,金鹿都仿佛是自然地风景,光芒的汇聚点,看的陆墨殇都不禁有些呆滞了,纯然忘了自己作为吃货的目的。

    好半响后,陆墨殇摇了摇脑袋,将自己从痴迷中分离开来,眼神中的火热掺杂了些许不舍,思绪万千,叹了口气。

    “这么好看的灵兽,吃一只少一只,算了,本吃货就为了这风景着想,饶过你吧。”

    从地上缓缓向后退去,并没有惊动那低头吃着草的金鹿,到达一定的距离,确定金鹿看不见自己后,陆墨殇弹身而起,向着另一个方向奔越而去,速度之快,在身后留下了一道长长的残影。

    陈叔的身影如同幽灵般瞬间出现在了陆墨殇的身边,跟随着他的脚步,以同样的速度,不断前进,陆墨殇对这种情况,也不是第一次看见了,并没有感到什么奇怪的地方。

    “哟,陆大吃货也知道为善啊,以你的性格不应该是看到个活物,只要不是人就想上去咬一口吗。”

    陈叔在旁不停地打趣道,看向陆墨殇的眼神却是更为的和蔼。

    “不是呀,陈叔,我过不了心里这关,你说那金鹿的外表为什么会那么精致,仿佛与天地和谐相处一般,这种景象,怎么忍心去破坏。”

    陆墨殇嘴上回应着,声音中透露出浓浓的无奈之感,脸上却没有丝毫的遗憾,能用一顿美食换一处美景,在他看来,是值得的。

    “唉,看我们家墨殇如此善良的性格,陈叔也不舍得让你总是这样,这样吧,我给你指一处好去住,那里有肉吃哦───”

    陈叔脸上带着一丝狡诈,按着陆墨殇的性格‘循循善诱’,最后甚至眉毛一挑。

    果然不出他所料,陆墨殇在听到肉这个字后,眼神瞬间发光,兴奋地情绪瞬间显露的一塌糊涂。

    “来的路上,我发现了另一种灵兽的踪迹。”

    陈叔凑过头,一脸神秘。

    陆墨殇不断前行,在林中纵跃,相比于半年多前初次进入明山,陆墨殇的行动更加迅速、更加敏捷,个头也在半年多的训练中,不知不觉长高了许些。

    山上的气象总是多样化的,金色的太阳依旧当空悬照,风却越来越大,吹起漫天落叶,追着陆墨殇的脚步,不断前进。

    灿烂的光芒洒在丛林,绚烂而美丽,浩瀚的林海,在风中起舞,摇曳着身姿,感受着风的舞动,感受着树的波澜,感受着自然的气息,陆墨殇不禁停下前进的身形,微闭上双眼。

    花草的气息,树木的气息,风的气息,万物的气息,自然的气息,一切都显得那么和谐,自然张开双臂,身体随风摇摆。

    这种飘动的感觉,这种舒适的感觉,陆墨殇清晰的记得,他在使用‘飞云’时,也是这种感觉,自由而没有约束,随心的畅游天地。

    脚步再次挪动,跟着风的节奏前行,跟着自然的波动前行,陆墨殇痴迷于其中,难以自拔,这是一种空灵的境界,一种与天地相合的境界。

    陈叔没有去打扰陆墨殇,以他的眼力,自然可以看出陆墨殇已经处于一种玄妙的境界,感受着属于他的‘道’。

    “云。。。寂。。。”

    脸色变换,右手握拳又松开,如此反复多次后,最终化为一声长叹,多了一抹怅然的神情,远远的跟着陆墨殇。

    幸运的是,陆墨殇闭上双眼,随风而动的过程中,并没有撞到什么障碍物,也没有碰到什么灵兽,也许是天意的因素,也许是陈叔的因素,总之,在风慢慢平息后,陆墨殇也停下了脚步。

    依旧闭着双眼,呼吸逐渐平缓,细细的体悟着,良久,当太阳星西沉,当长庚星闪烁,陆墨殇睁开了双眼,没有平时的咄咄逼人,却多了平静和柔和。

    身影摇曳,脚步轻灵,陆墨殇逐渐将体会融入身法之中,脚掌上淡淡的莹白色光芒闪烁,却并没有听到《踏云》时的标志性声音。

    一次性向前冲出六七里地,陆墨殇才缓缓停下,满脸惊容,看向自己的全身。

    这速度,借助自然的力量,风的力量,现在的速度居然不亚于使用初级《踏云》后的自己。

    陆墨殇欣喜至极,他知道,自己的速度又上了一个层次,虽然实力上并没有太大的进展,但他有信心,哪怕真的碰到三阶的敌手,只要对面不是太变态的那种,那么,是走是留,完全会把握在自己手里。

    停下来的陆墨殇在思绪好一段时间后,才抬头看看周围,在他试炼速度的时间里,夕阳早已落下,此刻的丛林,伸手不见五指,只有虫鸣声不绝入耳。

    白色的雾气覆盖双眸,漆黑的环境顿时逐渐变得清晰了起来,环视一圈,没有看见陈叔的身影,只看到身后不远处淡淡的火光,空气中也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气。

    挠了挠头,陆墨殇好奇的向着火光的位置走去,空气中弥漫的香气也变得浓郁了起来。

    陈叔坐在火堆旁,并没有抬头看向走来的陆墨殇,转动着手中的烤架,不断向上涂抹着调料。烤架上,一只山鸡在火光的照耀下,金光闪亮,不断有油滴下,香味也由此而来。

    陆墨殇激动地看着烧烤架上的山鸡,口水直流,就欲扑上前去,却被陈叔一个手势制止了,陈叔指了指身旁不远处,一只山鸡被五花大绑的扔在那,被香味吸引的陆墨殇一开始都没有注意到。

    “这只是我的,你的在那里,自己去弄!”

    陈叔淡淡的话语,带着不容置疑,却是已然取下山鸡开始大快朵颐。

    陆墨殇吞了口口水,看了陈叔片刻,才不情愿的走到一旁,开始处理这只还未死亡的山鸡。

    不久后,陆墨殇将处理好的山鸡放到火上,慢慢烤制,闻着还未散去的香气和逐渐散发出的肉香,狂咽口水,满是期待。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