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流水,草木葱郁,灵猿长臂舒展,在林中跳跃,若有若无的气场环绕周身,这灵猴少说也是地境初级的灵兽。

    陆墨殇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画面,不是因为山水的壮阔,不是因为自然的美感,也不是因为灵猿的实力,而是。。。

    “陈叔,你又诓我,这三眼灵猿是人形的,怎么吃啊!”

    陈叔一脸严肃,右手轻指着三眼灵猿。

    “谁说不能吃的!这种灵兽,在两个猴群间进行地盘争夺的时候,胜利的一方,会吃掉被他们抓住的失败者。那场面。。。”

    震撼的情绪更深,陆墨殇,缓了缓,才一脸无奈的看着陈叔。

    “灵兽再聪明也是兽,我们是人,灵智方面比它们高了不知道多少,我们虽然会同类相残,但不至于吃吧,再说了,都是人形,我吃的时候会感觉膈应的!”

    缓缓叹了一口长气,摸了摸陆墨殇的头发,眼中满是宠溺。

    “墨殇,没有见过的事,并不代表他一定不会存在,只希望你以后做事,一定要守住你为人的底线才好啊!”

    陈叔摇了摇头,神情不再惆怅,反而带上了丝丝狡黠。

    “陈叔跟你说的有肉吃,又不是指这三眼灵猿,它只是你试练的目标而已,至于吃的嘛,昨天晚上你难道没吃吗?”

    歪着脑袋,不停的挠着头,陆墨殇并不记得自己昨晚吃过什么灵兽,皱着眉,反复思考,生怕自己遗漏了什么细节。

    蓦的,陆墨殇猛的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脸上满是惊愕。

    “你说那只山鸡,那也算?那么少!开玩笑的吧!”

    微笑的点了点头,一脸的淡然。陆墨殇看着陈叔老神在在的样子,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顿时无语了,本来想吃一顿全肉宴,结果只有一道开胃菜,还是属于没吃好的那种,心中的落差太大。

    “别计较了,你在正面战斗下,击杀这只三眼灵猿,陈叔带你去吃好的,绝对是灵兽级别的!”

    陆墨殇满脸的不开心的盯着陈叔,眼中满是幽怨,片刻后,陈叔撇了撇嘴。

    “真的?”

    眼神瞬间闪亮,眉毛挑了挑,惊喜的情绪不溢言表,小心翼翼的问道。

    “真的,陈叔还会骗你吗?还不快去!”

    看着陆墨殇变脸似的情绪转换,陈叔忍俊不禁,笑骂道。

    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陆墨殇没有再说什么,脚步轻灵,一路小跑着,向着三眼灵猿而去。

    快到灵猿所在的那棵树下,陆墨殇才拍拍头,暗骂自己粗心,刚刚只顾考虑吃的去了,却并没有仔细观察过这只三眼灵猿。

    棕黄色的毛发遍布全身,脖颈处却是有着一圈似雪般洁白的茸毛,额头处,两眼正中位置,一道红色的细线,双眸之中,瞳孔湛蓝,眼神灵动而锐利,陆墨殇瞬间知道,这三眼灵猿和其它见过的二阶灵兽不同。

    这三眼灵猿已经具备了一定的灵智!

    陆墨殇仔细的观察着三眼灵猿,那三眼灵猿自然也早已看到了,那个向着自己走来的人类,停下了啼叫声,并没有立刻上前进攻,而是双臂紧握一旁的树枝,稳稳地坐在树上,死死的盯着陆墨殇,仿佛想看出些什么。

    一人一猴相互对视了好半天,没有谁先出手,却能感觉到场中的气氛逐渐凝固,又过了数十息,双方依旧待在原地,一人一猴仿佛成了雕塑,一动不动。

    最后,陈叔终于看不下去了,束音成线,说了几句,右手从地上吸起一块小石头,拈在指尖,对准陆墨殇的屁股,略微蓄力后,弹射而出。

    石块伴随着陈叔的话语,撞击在陆墨殇身上。

    “再耽误时间,还想不想吃了!”

    “哎呦!”

    巨大的力道使得陆墨殇向前踉跄了几步,三眼灵猿看到那人影开始走动,以为陆墨殇开始进攻,高声吼了几嗓子,挥舞着手臂,也向着陆墨殇杀来。

    陆墨殇才稳定下身体,还未向陈叔说些什么,就看见三眼灵猿已然攻了过来,无奈的瞥了瞥嘴,他怎能看不出,这三眼灵猿是因为他的异常举动才打破一开始的平静的。

    摇了摇头,强行让自己凝聚心神,在生死搏杀中最忌讳分心,这是陆墨殇在丛林中呆了半年多得到的经验。

    左手捏拳成印,莹白色光芒闪烁,右手立掌如刀,漆黑色雾气凝聚,迎着三眼灵猿的进攻,不断与之对轰。

    灵猿一窜,躲过陆墨殇的一记拳印,左手顺着陆墨殇的手臂而上,直击胸部,右臂轻探,就欲抓住陆墨殇的肩部,一套动作行云流水,充足的实战经验不溢言表。

    心神巨震,三眼灵猿的反应之快出乎陆墨殇的预料,不过,却并不代表他一点防范能力都没有。

    陆墨殇全身一震,身上漆黑色的雾气迷蒙,破坏的气息扑面而来,三眼灵猿触碰到灵兽的手臂很快被腐蚀了一道道口子,吃痛的叫了一声。

    灵活的侧身一跃,避开陆墨殇接踵而至的掌印拍击,向后退了数步,眼中满是人性的惊异。

    “嘿,这样果然也可以。”

    脸上带着一丝惊喜,陆墨殇大笑出声。

    在最一开始接触到《云寂》的时候,陆墨殇就发现了,《云寂》第一层的内在含义无非是将云力与寂力相结合,以对冲、相互消亡时产生的虚无去产生所需要的破坏力。

    从那时起,他就想过,虽然寂力只有自己具有,但是云力却是众生皆具有,自己的寂力既然能和自己的云力相消亡,那能否和别人的云力相消亡呢?

    刚刚的事情就是证明,从灵猿手臂处迅速出现的伤口来看,陆墨殇的想法是正确的,自己的寂力的确可以和体外的云力相斥相消。

    自己因为本身同时具备此两种能量,更是有《云寂》功法在身,这星星点点的虚无力量,自然不必在意,但是对于别人来说嘛,看看那三眼灵猿此刻双臂上狰狞的伤口就知道了。

    灵猿后撤,陆墨殇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追击机会,等那灵猿从惊异中冷静下来的时候,就迟了!

    脚步轻踏,身上一些部位轻微的抖动,卸去阻力的同时,不断靠近灵猿,双手捏拳,体内血气奔涌,云力、寂力不断流动,向着灵猿攻击。

    灵猿似是没有从先前身体接触的阴影中走出,并没有选择与陆墨殇硬撼,四肢轮流接触地面,不断跃、窜、跳,与陆墨殇保持一定的距离。

    “轰!”

    灵猿猛然上窜,跳到树上,躲避开陆墨殇的雷霆一击,而陆墨殇的拳则重重的击在了粗壮的树干上,这颗数十年树龄的老树,伴随着“咔”的一声,从被击处断裂,轰然倒塌。

    至此,陆墨殇雷霆骤雨般的追击才算逐渐停歇,汗水划过睫毛,眼睛却是死死的盯着不远处的灵猿,直至刚才,他才终于明白原来躲避攻击可以衔接的如此灵活。

    今日这一战,不论接下来如何,这灵猿已让他学习懂得了很多。

    并没有陆墨殇想象中那么轻松,时刻紧绷着精神,连续躲避着进攻,也让得三眼灵猿有些疲累,双眼微眯,湛蓝色的瞳孔发出点点光辉,眉心的红色竖眼悄然睁开!

    双眸湛蓝,竖眼赤红,赤红与湛蓝双色光芒喷吐、纠缠,在灵猿的身前凝结。

    陆墨殇神色不再轻松,一丝凝重色彩爬上脸颊,他怎能不知道这三眼灵猿正在酝酿最强杀招。

    向后迅速退了数步,双手相对伸于胸前,十指对点,体内云寂之力不断输送,身前黑白双色的光团在印结的带动下,不断凝聚,一丝丝独有的威压,也不断展露出来。

    这正是陆墨殇目前所能掌握的最强云技,寂云第二式!

    几个月的练习,生死中的拼命,平静时的体悟,再次结印的速度比最初结印时快了数倍不止,可以说,陆墨殇早已将这印结的手势练到熟能生巧的境界!

    三眼灵猿率先结束准备,长啼一声,光印向着陆墨殇的位置飞去,迅速向着陆墨殇的位置靠近,释放完云技后的灵猿,仿佛失去了全身的力量,瘫软的坐在地上,湛蓝的眼睛也失去了一开始的神采。

    眼看着光印离陆墨殇越来越近,只见陆墨殇手印陡然一变,双手向前猛地一推,印结也已成型,带着一道绚丽的光尾向着灵猿飞去。

    双方四目,注视着那瞬间接触的两道光印,宛如小型的太阳爆发,黑色、白色、蓝色、红色,四种颜色在空中不断迸发,璀璨的光芒不断溅射。

    几声轻微的爆炸声后,一道光印冲出爆炸范围,在陆墨殇的欣喜目光中,直直的撞在了那眼中满是惊恐,几次想起身,却因为失去力气,连动都动不了的三眼灵猿身上!

    “轰!”

    激起大片泥土,周边的树木横飞,光芒覆盖了那片区域。

    陆墨殇知道,以现在那种情况的三眼灵猿,是绝对不可能接下这招的,面对它的结局,只有一个───死!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