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相之力!!”

    姜良见状再度催动轩辕剑,一剑杀向黑衣人。

    这一次的结果跟上一次的结果依旧一样,姜良的速度要比这黑衣人的速度慢上一节,让他躲了过去,同时也证明这刑天殿已经被黑衣人布下结界。

    正当姜良暗道不妙的时候,黑衣人手中多了一张符箓。

    “定神符?!”

    见状,姜良是不由得惊呼出声,这玩意他可是领教过一次,当初申泰为擒拿姜良避免跟整个姜氏一族发生重大冲突就是用这玩意将姜良给定住。

    闻言,黑衣人是呵呵一笑。“这可是我为你精心准备,原本以为根本就用不上,但这梦已经太长,我不想要它再多下去······虽然定神符珍贵无比,但用来取你的性命我还是舍得用!!”

    结印,念咒,释放,黑衣人将这三个步骤运用得惟妙惟肖,仅仅一刹那间就完成。

    “定神符!!”

    “该死的!!”

    结果姜良就被这黑衣人的“定神符”给定住,只见这黑衣人边念念有词,一手持印还有神力释放,另外一手则是亮出一把三尺短剑,带着稳重的步伐缓缓向姜良行去。

    “别在有奢侈的念头,这把短剑也是灵器······”

    可就在这千钧一发,刑天殿的刑天金身突然金光璀璨夺目而起,刺得黑衣人的眼睛几乎都快睁不开。

    “这怎么可能?!”

    如果说姜良能够在黄帝殿得到黄帝的帮助,那就跟中了一亿元钞票一样,再次得到刑天的帮助,那可以说是连续获得十几二十次彩票特等奖,几乎是不可能。

    很快,姜良就发现自己已经不再受“定神符”的控制,仔细一看这“定神符”已经被燃烧了一半。

    或许这个时候姜良还没有发现自己身上有什么变化,但黑衣人却已经看到,姜良身上多了一件战铠。

    显然,这是战神刑天的战神铠。

    黑衣人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的暗杀不但没有把姜良给杀掉,还让他连续获得两件上古神兵。

    “疆良附体!!”

    正当姜良使用魂灵疆良的力量那一刹那间,他自身穿着的刑天战铠被彻底激活,神威再现。

    这个时候,姜良才意识到自己身上突然间多了一件战铠。

    刑天战铠的激活,让姜良感受得到他自身的力量变强许多,一分力能够多用成一分三。

    姜良从未有过这种感觉。

    “四相之力!!”

    “轰!!”

    轩辕剑再启,发出惊涛骇浪气势,剑气所到之处所向披靡,一把将黑衣人击飞。

    如若不是有结界挡着,估计这黑衣人会被姜良这一件击飞成流星一闪而过。

    “哇!!”

    只见“砰”的一声,结界上的黑衣人直接从高空一跟头载到地板上“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

    “四相之力!!”

    “哇!!”

    黑衣人被姜脸轩辕剑的剑气再次击伤倒飞出去,最终撞在结界上,要不然的话,可能要倒飞数十米。

    原本即将结束,可让姜良看到一个在针对他的阴谋才刚刚开始。

    伴随着结界的突然消失,黑衣人的夜行服和鬼面具都化作一团黑气钻入地底消失不见,也因此姜良看到黑衣人的庐山真面目。

    “姜潘安?!”

    此时的姜潘安已经昏死过去。

    如果姜良不及时救治驱除掉他体内的轩辕剑气的话,他最终一定会死于剑气入心门绞碎心魂而死。

    为了弄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姜良只能将姜潘安那座肉山背在肩膀上,迅速飞回姜氏族地。

    宗族堂。

    当姜潘安醒来第一眼看到姜良的时候,吓得鬼哭狼嚎直声大喊。“姜······姜良别杀我?!”

    “姜潘安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姜良可不觉得姜潘安会无缘无故要杀自己,最主要的是他的实力突然间变得超强许多,完全就像变成另外一个人。

    姜潘安实力是天穹五星,就算姜良五年没有见到姜潘安,他的实力也不可能在这短短五年飞到天上。

    “臭小子,你要是不把这事从头给我老实交代清楚老子我肯定活剐了你!!”姜潘安的父亲姜文山也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一把杀猪刀架在姜潘安的脖子上,吓得他直发哆嗦。

    吓得姜潘安立马扑倒在地向自己老爹拼命求饶。

    “你说你在回来的路上见到一个什么的黑衣人,除了一双看似险恶无比的眼睛外,身体倒像是幽灵一样轻飘飘,当你要逃的时候,那黑衣人亮出一张符箓,随后你就什么都不知道······可你刚才为什么一见到我就拼命地哀嚎求饶不要我杀你呢?!”

    面对姜良的质问,姜潘安是一脸哭丧道:“那是我梦见你用轩辕剑对付我,醒来就看到你的脸······”

    可即使姜潘安解释得天花乱坠口水喷了一地,姜良就不信他的话。

    姜潘安的爷爷姜武带着一脸狐疑出声问道:“姜淮,会不会是那玩意?!”

    姜淮是姜良的爷爷,姜氏一族的十大族内长老之一,同时也是神裔村十大长老之一。

    闻言,姜良立马将目光转移到自己爷爷姜淮身上。“爷爷,那玩意是指什么?!”

    “失魂符,使用该符的人能够能够控制被使用的人,所以这种符箓被我们神裔村视为魔符······由于某种缘故,这失魂符的炼制方法我们神裔村还一直备村,却一直藏在禁地的禁阁,但也不是没有人能够炼制······这事你们两个小屁孩就别管。”转身姜淮是面朝姜武说道:“姜武你把这事告知一下村长,我去通知一下太上长老。”

    “爹,这事真的有那么严重吗?!”

    “如果黄帝大人和刑天大人没有被惊动的话,这事或许还不能够去惊动三位太上长老,可眼下的情形有必要告知他们老人家······”

    “族长,是不是没我的事?!”姜潘安是一脸怕得要死,他现在最怕受此事牵连直接赶出神裔村,那他可真的比窦娥还要冤。

    “臭小子怎么会没有你的事,赶紧带老子和族长一起去你见到那黑衣人的地方?!”话说间,姜文山上前就给姜潘安一脚,感情这姜潘安根本就不是亲生。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