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将军!”还是客栈伙计眼睛尖,一眼就瞅见了刚刚进门的百里将军。

    “表少爷,真的是你吗?老奴见过……将军!”管事说着就要跪下,没想到表少爷是名将军了,管事欣慰的流下泪来。

    百里千绪连忙搀扶起管家,道:“林叔,莫要如此,不知家里可还好?”

    管家一听,一把泪水就势落下,喃喃道:“表少爷,家里一切还好!就是老爷他想少爷了!”一边说一边抹泪,道:“表少爷,那……那小姐也来了,快,阿福快上楼告诉小姐,就说……表少爷来了!”

    “好…….阿福这就去!”说完,一家丁蹭蹭,急忙奔上二楼。

    金雪漫赶紧闪到众人身后,默不作声的悄悄退了出来。

    一眨眼的功夫,林小姐已到楼下,看到百里千绪,眼圈已经泛红,泪珠打着转转,手中的帕子被拧成了麻花状,强忍着没有哭出来,喃喃道:“表哥!”

    “表妹……”百利千绪眼神显出异样神采,唤着日夜思念的名字。

    金雪漫莞尔一笑,都说古代无爱情,显然是被打脸了,眼前这对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

    表哥表妹,好一个郎有情妾有意的场景!

    管家到底是过来人,觉得这样影响不好,忙说道:“表少爷,这里说活多有不便,我们还是先上楼说吧!”

    林管家,林小姐和百里将军都上楼叙旧去了,楼下的救命恩人被晾在了一边。

    她暗道,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虽然,她不敢肯定那个百里将军能否认识她,但她不能冒险是吧!

    客栈内认亲结束后,林小姐突然想起了他们的恩人还没有给表哥引荐的,

    只是,等林小姐和管家匆忙下楼引荐之时,才发现人没了。

    “咦,人呢?”

    问了客栈的伙计还有吃客们,都表示没有注意,不是刚刚才一起聊天了呢,到底什么时候走的呢?

    林小姐有些遗憾,百里千绪道:“表妹安心,若此人还在峡州,我定能寻出来!”

    因为夜色已晚,林家一行人便先在客栈住一宿,待明日百里将军腾出别院,再来接他的林表妹。

    金雪漫出来后,在外面待了很久才回到刚刚的客栈。

    要不是没有银子,她死活才不来这里呢,现在倒好,弄的偷偷摸摸的还怕被人发现。

    好在客栈的伙计都休息了,只留一个守夜的,金雪漫就这样悄悄地又住了进去。

    心道,先将就一晚,等明日城门一开,赶紧逃之夭夭,以免夜长梦多。

    可是,万万没想到的是,当他第二日起了个大早,避开众人偷偷要溜出城之际,却被告知,城内戒严,暂时只进不出。

    不用这么倒霉吧,金雪漫仰天长叹,看来,这个武王天生就是他的克星,只要一碰上,她就想逃都没法逃。

    其实,金雪漫确实误会了人家武王。这次峡州戒严,纯粹是手下人禀告在城内发现很多柳叶门的人。

    因为不晓得柳叶门的动机,所以,武王才下令全城戒严,只进不出,他要连锅端。

    见出去不成的金雪漫,便收下心思,反正峡州这么大,她一个小弱女子藏一藏还是可以的,更何况她还有轻功傍身,实在不行,她就飞出去,溜之大吉。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