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编苏云回来了。许影听了,该干什么,还干什么。

    一个上午,她也只是坐在自己的座位赶着罗保的稿子。

    本来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的其他人,一时间也没闹明白她的作法。

    早上的例行会议,主要是讲这一期的杂志版块内容。

    苏云一直在旁边听着戴灵的安排,说到名人专访版块时,她突然开了口:“专访版块,小许不是也有一篇专访的稿子。”

    其他人都刷刷地将目光同时移向尾处。

    许影微愣,下意识地抬起头看向对方,却见她几不可微地点了下头。

    戴灵听了,微愣过后,浅浅一笑:“云姐,罗少的事迹,其实不用特意上杂志版块。他的那些事,相信也没多少人想看的。而且,现在印刷部的印刷版也差不多做好了。”

    许影垂下头,翻着桌上的杂志,唇边勾起了淡漠的冷笑。

    果然就是要她白忙。

    “竟然有两篇名人的稿子,就要进行筛选。这不是我们公司的规定吗?哪篇更好,更吸引就用哪篇。只是版做好了而已,重做也就一天的时间,耽误不了多长时间。”苏云的视线从其他人的脸上一一扫过,长年在人际中游荡的她,也总算看出了点苗头。

    她的目光最后落在许影的身上:“小许你负责的那篇稿子,进展如何?下午下班前,能不能完成?”

    许影笑着回应:“下午上班时就能收尾。”

    苏云满意地点了头,站起身:“今天的会议就先到这里吧。”说着人已经走出了会议室。

    而这次的会议,让其他人更加确认了许影跟苏云的关系肯定不简单。新入职员的第一篇稿子,就有可能上杂志,这在城魅是从来没有过的。

    先入为主的观念其实是很可怕的,他们只想到新职员的第一篇文就有可能入选,是不公平的。可他们却没想过,以前那些新入职员也是给过机会的。但是跟老职员比起来,他们写的质量就显得不够好,所以并没有出现过新职员初稿就入版的事迹。

    许影走在最后面,一些酸溜溜的窃窃失语,她一字不漏地听了。也大概明白她被排挤得有些过份的一些内幕,原来都是羡慕嫉妒恨惹的祸。

    但她也有些不明白,竟然都认为她与总编的关系不一般。巴结她应该更正常些吧。

    这个问题也只在她脑中停顿了几秒钟。

    而当天下午上班后没过多久,许影就打了份稿子敲响了苏云办公室的门。

    苏云坐在电脑前,手指快速地在键盘上敲打着,她只在许影进屋时看了一眼。

    许影将打印好的纸放在办公桌的旁边:“如果云姐没什么事,那我就先出去了。”

    苏云头也没抬地应了一声,而许影刚走了两步,却突然被叫住了。

    “工作还习惯吗?”

    许影微愣,后浅笑着:“工作到哪里都是一样,时间久了就好了。”

    苏云点了点头,视线再次回到电脑上。

    许影出了办公室,一抬眼,本来紧盯着办公室的那些眼睛,齐刷刷地秒收。

    她当成没有看见,走回了自己的座位。

    她刚坐下,就从头排座位上传来了故意提高的音调。

    “我说小洪,你这次是真的吃力不讨好。辛苦了两个星期,到最后却只是为他人做嫁衣。”

    有不少人的视线一瞬间就瞄上了许影,许影当成没看见,继续看网页。

    “唉……,我已经做好了被挤掉的准备了。但是就算被挤掉能说明什么,只能说明人家腿比较粗而已。”

    “噗嗤”一声,不少人都笑了出来。

    “小洪,你怎么能说人家腿粗呢。又不是大象……。”

    两人又说了几句,见人家压根就没反应,拳拳落在棉花上,也觉得没意思,很快就停了话题。

    在下午下班之前,苏云叫了戴灵去办公室,两人在里面待了十五分钟左右。戴灵出来后就宣布,名人版块的稿子由许影写的那篇替上。

    一时间办公室里冷嘲暗讽声不断袭向许影,而刚刚还大方地说无所谓被替换的小洪,脸色早就变得很难看。

    此时,刚好有个电话,许影就借着接电话的空隙躲开那种莫名其妙的夹击。

    她虽然也不否认,这次的机会是苏云抛给她的。但她也清楚,苏云只是扔了一个机会给她,而机会能不能把握住,主要在她。况且,她也不相信苏云会因为米娜的关系,以次充好,故意提携她。

    很快到了下班点,许影终于松了口气。

    有些误解,并不是解释就能解释得通的。所以她选择了沉默,只要不是太过份,她还是能忍受的。

    下了班,许影就匆忙赶回公寓。刚刚一个叫司朔的人给她打了电话,说是新门装好了。让她下班后回家一趟。

    她刚出电梯,就看到一名陌生男子站在公寓门口。

    霍彰上飞机前给她发过短信,而且还附带了一张照片,照片正是面前的男子。

    两人客气地打了招呼。

    许影以为司朔是要移交钥匙给她,没想到是让她回来设置开锁码跟存入指纹。

    因为这扇门很高科技,要密码跟指纹才能开锁。

    “这扇门,要多少钱?你帐号给我,我把钱汇给你。”许影按照司朔的指示,认真地存入了指纹跟密码。

    “不要钱。”

    “不要钱?”许影一愣狐疑地瞥了他一眼。

    “嗯。这个是我们公司新出的产品,是样品门,本来就要找人试用的。现在刚好在你这里试看看,好不好用记得跟我说。”司朔很淡然的说完这些话,而且头头是道,说得像真有其事一般。

    但许影从来不相信免费的午餐,可是她也不知说什么,只能等霍彰回来再说了。

    就算真的贵她也只能捏着鼻子把钱给人家,谁让她没跟霍彰沟通好就让人把门装了。最该死的人就是他了,明知道她穷还给她装这种金门。

    司朔见她没再纠缠这件事,悄悄松了口气。瞧着霍彰对她的紧张程度,他要是敢跟她要钱。等霍彰回来知道了,还不扒了他的皮。

    “那你要是觉得过意不去,就请我吃个饭吧。”司朔笑着说,好几万块的门,换一顿晚餐,不算太过份吧。

    “……,好的。”人家都开口,许影也只能应。

    司朔笑得明媚,清心寡欲的老板,有了喜欢的人,他当手下的,自然要好好调查一番了。他如是想着。

    只是他并不知道,他们这里的一举一动,在霍彰下飞机之后,小伍就将刚刚收到的消息一五一十报了。

    ***

    城魅杂志是半月刊,而这次几乎是在发行的前一天才印制完成。因为专访的版块临时撤换,导致已经做好的印刷版要重新制作。

    重新制作就代表着印刷的工程要停滞,有些工作程序就要从头来过。

    所以可以说,许影的那篇稿子,让印刷组陷入了非常忙碌的状态。也因此,印刷组的人将这个捣乱了他们的工作制度与平衡的人,深深地记住了。

    许影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可算是无心地得罪了整个印刷组。

    但好在,这期杂志的反响很好。

    而许影写的那篇文,功劳不小。

    罗保,众所皆知的形象就是:

    身溺酒色失本心,才罢东邻酒未醒,又往西舍靡靡音,挥金如土自得乐,承欢纵乐日复日的典型败家富二代。

    可许影所编写的罗保,却完全颠覆了这个形象。

    她问了好些问题,一针见血,却都是一些花边杂志没有出现过的爆炸性内幕。

    她的一个个问题颠覆了他的所有糜烂形象,一篇报道推翻了,他在社会上刻意营造出的各种颓败个性。

    本来是家喻户晓的蛀虫,现在却成了一个大好青年,这种冲击是可想而之的。

    但是质疑声却很少。

    有的杂志编辑,为了让理论成立,可能会刻意的或者无意地采用各种强调性的言辞。或者避重就轻,又或者夸大描述。

    但是这篇文却只让读者感受到了一种真实性,感受到编辑只是想叙述一件事。无论你们是否信,因为它本来就是事实。

    事后,狗仔还因为这篇文去采访罗保。但却得到对方已经前往偏远地区,负责霍氏集团与罗氏集团共同合作的慈善修路工程,记者纷纷跑到那个鸟不生蛋的山沟,果真看到了罗保顶着烈日身先士卒。

    报纸再出,有图为证。杂志里所说的一切,就更加让人臣服。

    当然了,报纸的事都是后话了。

    许影用这篇稿子向公司的人证明了,她虽然走了后门,但她是有真材实料的。而且实力是杠杠的。

    ***

    一晃就过了快半个月,而城魅新出的一期杂志上面,仍然许影的稿子。

    连上了两期版,而且反响都很好。公司的同事虽然还有小部分人不服,但基本没人再说什么了。人家的实力在那里掠着,再说人家走后门没实力,那就是羡慕嫉妒恨了。

    大家表面上虽然还是将她隔绝在外,但实际上已经没有那么排斥了。

    李韵怀孕也已经四个多月了,这期间许影见了她几次,肚子是越来越显怀了,精神很好,人也胖了一圈。

    而霍彰在那天下飞机的时候给她打了电话之后,两人就没有再联系过。

    她去看郑姨的时候才听说,美国那里临时出了点事,他可能要多待些日子。

    周末的时候她回了趟水云市,还抽了个时间见了住在水云市的大学同学刘微。

    两人一个月没见,一聊就聊了一个下午。

    周日下午,在她回天鑫市公寓的时,在电梯里遇到了搬家具的搬工。好像是她楼下搬来了新租户,她也只是一听而过。这样的大城市,租户搬搬换换是很平常的事。

    这样的日子,也算是淡中取静,她并不讨厌。

    而许影再接到霍彰的电话,是在他去美国后的第十七天。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