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嬷嬷吩咐直接把晚膳摆在卧房,传菜的五六个丫鬟来回穿梭忙碌了许久,这才妥当。

    秦小雨被徐嬷嬷扶着来到桌前,红木雕花四方桌上已摆满了各色菜肴,粗略看看,有八个冷菜十个热菜。

    这明明是十人的宴席!

    见秦小雨微有诧异,徐嬷嬷解释,晚膳是老太太赏的,说是给姑娘补身子。

    明明是高兴的事,为何话语之间流露出十分的忧伤不忍?

    秦小雨刚要开口询问,徐嬷嬷留了碧树伺候姑娘用膳,匆匆离开了。

    秦小雨摇摇头,管那么多做什么!吃饭要紧。

    碧树首先夹了只巴掌大的明虾到碟中。“姑娘先尝尝这三色锦。”

    明明是虾,却叫三色锦。虾壳做过处理,轻轻一夹就已脱落,再看这虾,却不是普通的大虾,而是黄白绿三色食物绞在一起做成虾肉的样子,重新放置于虾壳中,这份奇思与细致要费多少功夫啊!

    秦小雨一边感慨统治阶级腐朽,一边抬起筷子尝了一口,南瓜的清甜香糯,虾肉的鲜美弹牙,蔬菜的清爽可口,三种味道差异显著,又奇异的融合在一起,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味。这道菜要是放在二十一世纪,可以改叫味觉启示录,让饕餮食客视觉与味觉上都获得了极大的享受和满足。

    碧树又从一碗鱼汤中舀了个萝卜球,“姑娘尝尝这个道翡翠白玉球。”

    眼前半寸大小的萝卜球,已在鱼汤里炖的酥软。灯火照耀之下,萝卜球的洁白玉质中透出些绿莹莹的光彩。怪不得叫翡翠白玉球!

    轻轻咬了一口,裹着汤汁拌了香葱的细嫩鱼茸在嘴巴里爆开,鲜香四溢,恨不得连舌头都一起吞下去。

    秦小雨第一次觉得吃饭是如此享受得过程,不仅每一道菜都有个好听诗意的名字,而且立意独特,创造力丰富。味觉感官得道了空前得刷新和提升。不由得在心里给这个厨子颁发了一枚米其林三星奖章。

    “我们梁府每次用餐都这样精致吗?”虽然这个时代秉承“食不言,寝不语”,可秦小雨实在憋得慌,更何况也没有别人在场。

    “回姑娘,晚膳是老太太小厨房的厨子做的,是专门伺候老太太一人的。府中别的厨子可没有这种水平。”碧树回道。

    “老太太真有口福!”秦小雨在心里哀叹,老太太难道没有听说过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吗,好东西好技艺就该拿出来大家分享啊。

    “老太太全年吃斋的。”

    秦小雨瞪圆了眼睛,暴殄天物啊!

    “因此只有逢年过节或是嘉奖安抚,才会让这位厨子露露手艺。”

    看来要珍惜眼前的机会,秦小雨又猛扒了几口菜。“老太太从哪里找来这么好的厨子?”以后自己有了钱,也找一个来。

    “老太太娘家是‘江南第一楼’美珍楼沈家,这厨子是老太太当初嫁入梁家时陪嫁过来的。”

    秦小雨缓缓点头。难怪,江南第一楼,想是凤髓龙肝,佳肴美馔,食之不尽。

    主仆二人一时静静无言。

    良久,碧树小心的问道,“姑娘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水墨般的眼眸里闪动着关切和哀伤,一模一样的神色之前才出现在徐嬷嬷脸上。秦小雨有些茫然地摇了摇头。

    碧树垂了眼帘,咕哝了一句,仿佛是“记不得了也好。”

    秦小雨刚想追问,心里突然炸响了老太太那句“让人摸准了脾性,就躲不过算计”的警告,还是谨慎些,她现在还不知哪个是敌哪个是友。

    碧树又盛了一碗炖燕窝过来,秦小雨万分不舍却百般无奈地摇了摇头。能力有限,实在吃不下去了。

    可是还没过去五个时辰,她就后悔了。

    朗园是梁府的别院,距离平江府梁府大宅,有两个时辰的路程。

    水北阁——秦小雨现居的院子,可以说是朗园的别院,位于朗园西南角。相对独立,有个偏门直接通往小水庄。

    这样独立的院落有点山高皇帝远,自成一派的意思。可是坏处也是显而易见的。

    “什么,你说老太太已经启程了?”秦小雨扭回头瞪大眼睛,停止了穿衣的动作,一件嫩黄色外衫半挂在身上。

    “是的,老太太吩咐说姑娘这几天受惊了,将养身子要紧。清晨风寒露重,姑娘身子本就单薄,不叫打扰姑娘休息。”门口立的一个十二三岁的丫鬟,穿了件藕色比甲,长相很是清秀。正是因为她落水被老太太关了两天的白苹。

    老太太怎么像躲着自己般,招呼都不打一个?

    秦小雨压下心中的郁闷,“那么,老太太就放你回来了?”上下打量了白苹几眼,表面上并没有被责打的痕迹。

    “扑通”白苹跪在了身前,态势之猛,吓了秦小雨一跳。碧树正在给姑娘穿半途而废的另外一直袖子,只得无奈停下来。

    “谢姑娘在老太太跟前求情,白苹本就有错,原该责罚,多亏了姑娘大度开恩,白苹才躲过一顿责打。”

    白苹抱着自己双腿,泪眼婆娑地仰头望着她,秦小雨心中一抖,看来康嬷嬷与白苹关系不一般,不管自己落水与白苹有无关系,“看护不力,照顾不周”的罪名是少不了的。看着样子,连手板的都没挨一下。

    秦小雨微笑着扶起白苹,亲切又体贴,“你们愿跟我来朗园吃苦,可见都是真心待我的,我怎能放任不管。这两天吃苦头了吧?”说着话却不放过白苹一丝一毫的神色变化。

    “也没吃苦头,只是关了奴婢两天,饭菜都是按时送来的,今早康嬷嬷训斥一顿就把我放了出来。”面上带着侥幸逃过惩罚的窃喜,不像藏了什么心事。

    “你可知道老太太为何急着回府?”秦小雨终于穿上另一只袖管。

    “老太太每年三月都来朗园凭吊老太爷,想是法事做完了。姑娘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说着眸子暗了暗,忧伤又自责,“如果前天夜里我没有回来取披风,紧紧守着姑娘就好了。都怪奴婢不好!”

    眼前的丫头语气真诚,目光清澈,显然心思单纯涉世未深。

    秦小雨笑盈盈的转头看着碧树,“早膳还未来吗?”

    “是呀,老太太一回府,厨娘都懒怠下来,我去看看。”碧树说完轻盈的退了出去。

    秦小雨看着碧树伴着晨光走到春意盎然的院子里,老树都抽了新芽,随风浮动,引来一群鸟儿叽叽喳喳唱个不停。清早的新鲜阳光穿过稀薄轻雾,轻柔又温暖,莫名让人满怀着生的喜悦与期待。碧树一转身出了园子,秦小雨这才拉着白苹说起话来。“怎么能怪你,不是我吩咐你取披风吗?”

    白苹撅起嘴来,“姑娘还说呢,前天夜里天暖又无风,姑娘非要支使我取披风,我不去,姑娘就骂我懒怠!”

    秦小雨安抚地拍了拍白苹,“好,你不懒怠,你勤勉又能干。许是我想多赏会儿梨花,才叫你去取披风备用的。”

    白苹笑着上前两步,边为秦小雨整理衣裳,边有些得意的说道,“姑娘怎么突然喜欢梨花了,从前姑娘总说梨花是离别之花,埋怨朗园梨树太多,这才几天就转了性!”

    秦小雨面上未**澜,心底早已惊涛骇浪。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