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翠轩只点了一盏油灯,灯芯久未修剪,光线忽明忽暗,飘乎不定,照着屋中一片狼藉,翻倒的掐丝珐琅花觚,破碎的金口镂花官窑细瓷,一个个箱笼大开着,如哀痛之极的嘴巴,无声悲恸。撕烂的杭绸蜀锦扔得到处都是,满室凌乱,已无处安放脚步。

    二姑娘只呆呆地坐着…

    三个时辰之前,那些婆子在卧房角落的小箱里,翻出一包砒霜,还带走了玉扇几个丫鬟。

    她只呆呆地坐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父亲梁渭进来了,面色狰狞的盯着女儿良久,最后只说了一句话,“燕羽,你性子如此狠毒,我真希望从未生下你!”

    她只呆呆地坐着…

    又过了一会儿,天渐渐暗了。

    大堂姐眉羽来了,穿着红艳艳撒金凤穿牡丹纹样缂丝出风毛褙子,脸上闪着明艳的得意,细声细语的伏在她耳边,“二妹妹可要多带点过冬的衣物,听说朗园冬天冷。妹妹想想就知道,那是咱家避暑的园子,一年四季都分外凉爽呢!”

    说着,瞧了瞧满地散落的衣料,用染了凤仙花汁的精致指甲轻轻滑过她的脸庞,可惜地叹道,“唉,如此美丽的小脸,千万可别生了冻疮。”

    她只呆呆地坐着…

    夜深了,不知是谁悄悄地寻了一盏油灯点上。

    碧树跑回来跪在她前面,扶住她的膝盖,哭的几乎晕过去,“玉扇姐姐被五十大板打死了,玉蝶和玉缀给关了起来,说是天亮就找人牙子来发卖了。”

    她心下茫然,缓缓地把目光移在碧树脸上,泪水长流,“你也去了吧,我只会连累你们!”

    碧树嚎啕大哭,“现在只剩我一个了,我不能走,我陪着姑娘,一直陪着姑娘…”

    三更时候,院门外传来了断断续续的凄惨哭声。燕羽知道那是娘亲想来看看她,必定是有许多话要叮嘱她,可惜冷冰冰的大门隔着,她再也感受不到娘亲温暖的怀抱。

    她并没有起身去看,只是心里想,要是娘亲没有生她这个女儿,恐怕只会更加幸福快乐。

    她眼前突然出现了眉羽那张得意的脸,每次她被陷害、被惩罚,都能看到眉羽那张狠毒中透着快意的脸。她不由的用指甲狠狠地掐着手臂,直到掐出血来。

    我是梁燕羽,梁府二老爷长女。顽劣粗鄙、不懂礼仪、不知进退,不得父亲喜爱,连母亲也跟着不得爱重。

    不不,我是一定是在做梦。我是秦小雨,小白领一枚,在热闹的世界过着平静却自得其乐的日子。孤独可是自由,平凡维愿真实。

    “你是梁燕羽,你只能是梁燕羽!秦小雨的世界,你再也回不去了!”冰冷的声音在耳边笃定的宣布。

    “不??”秦小雨狂乱的挥动手臂,妄图打碎耳边的魔咒。

    “姑娘?,姑娘?”陌生悠远的声音如同海浪,一声叠着一声,渐渐透出亲切熟悉的味道。秦小雨心中钝痛,突然睁开双眼,只觉眼前白茫茫空无一片,片刻的呆滞过后,才发现那只是水北阁卧房架子床上水月白色飘忽的帐幔。

    子时的梆子敲过,喧嚣的世界早已恢复了安静。劳累了一天的人们,已经倒在或舒适或简陋的床铺上沉沉睡去。

    今天的幸运儿面带甜蜜,仿佛梦里也要笑出声来,美好的一天结束,总是预示明天会更美好。那些倒霉蛋们终于熬完了艰难的一天,至少能得到暂时的休息。世界像是按下了暂停健,明日总是带着新的希望,好运气一定会来到。

    一弯新月纯净如刚出生的婴孩,稳稳挂在树梢,却带不来更多光明。午后下过一阵小雨,空气里还未散尽的湿润气息混合着春天的浓郁芬芳,逼的人有些透不过气来。

    朗园作为梁府的别院,主人家住的并不多,但是建造格局却是不差的。两人多高的围墙巍峨耸立,朱漆大门坚实牢固,防范普通蟊贼绰绰有余。

    紧闭的院门里,突然传来一声压抑的咒骂。

    “该死的大门!一个别院而已,有多少好东西,防范成这样!”秦小雨恨恨地想着,沿着围墙内侧查看起来。

    身上穿了两三件外衣,怀里鼓鼓囊囊,行动本就不便,再加上雨后地面泥泞,秦小雨就如同一只笨拙的鸭子,摇摇摆摆歪歪扭扭艰难前行。

    下午梦中窥得梁燕羽前生的一幕,让秦小雨对这次穿越彻底失去了信心。

    她盘算着手里的烂牌:厌弃嫌恶自己的偏执父亲;软弱善良好欺付的母亲;想置她于死地的高情商高智商硬背景堂姐;狠辣歹毒、顽劣粗鄙、不服管教的坏名声。在这个时代,依附家族生存的女子本就艰难,再加上这些无法逾越的偏见沟壑,她这一辈子就算完了。

    不过秦小雨一向是个积极乐观的人,总是愿意发掘生活当中明亮的那一面。抛开家族的因素不谈,自己的优势也很明显,比如肤白貌美,小有财产(首饰十几件),勇敢实干等等。最最重要的,她来自于未来世界,装备了超现实的知识和思想,某种程度上,她就是这个时代的女超人!

    趋利避害源于人类的直觉,秦小雨自然选择了摆脱梁家的束缚,走上自由广阔的康庄大道。

    拿定注意,说干就干!

    找机会搜罗了值钱的首饰,临睡前借口气闷,不许丫鬟睡在内室值夜。等众人睡熟了,把能穿上的外衣都套在身上,带上金银珠宝,跑到园中。

    只是怎么打开院子的大门,完全没有出现在秦小雨的计划中。她天真的以为,只要顺利走到门边,轻轻一推,从此就自由了。

    “竟然连个狗洞也没有!”秦小雨心里叹息,“时运不济时真是喝口凉水都塞牙,凭我秦小雨的智商,居然走不出这扇大门!”

    事实如此,容不得你不低头,秦小雨落寞的朝正房走去,心里盘算着明日如何行事。

    人们总是会忘记,坏运气往往结伴而行,倒霉之事偏偏接二连三。

    脚下一滑,秦小雨顿时失去了重心。

    “哎呦~”惊叫声止于中途,秦小雨慌乱捂住嘴巴,不小心咬了一下舌头。

    这幅狼狈样子,万一被人发现要如何解释?

    接下来,秦小雨悲哀地发现,她的脚——扭伤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