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里阳光明媚,草木生机盎然。人们经过一个冬天的天寒地冻缩手缩脚,给暖暖的日头一照,反而更加困顿慵懒起来。

    “已经辰末了,姑娘还未起?”徐嬷嬷严厉的声音中带着几分责怪之意。

    “嬷嬷您看!”碧树小心翼翼的谨慎中透着犹疑不安。

    两人窸窸窣窣,却不再出声交流。

    秦小雨知道那是二人在翻看她昨夜摔倒弄脏的衣服鞋袜。

    秦小雨早就醒来,呆呆盯着帐顶发呆,左踝阵阵胀痛。

    昨夜挣扎着回到床上,脚已经肿的老高,火辣辣的疼。秦小雨支撑着用毛巾冷敷过,心中闷闷,脚扭伤了一切计划都变成了水中月,一时无法摆脱梁府,只能须于周旋。这样一耽搁,指不定又发生什么事。

    越想越气。

    该死的!凭什么梁燕羽不要的人生,要她来承担?她本来生活的好好的,自食其力,遵纪守法。她做的比那个社会要求的更多,她尊老爱幼!爱护环境!善待小动物!她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命运要如此难为她!!

    秦小雨把脸压在枕头上压抑的呜呜哭着,脚还是疼的要命!她愤愤的想,反正这具身体也不是自己的,这样的疼痛都是假的,是为了来折磨她,索性丢开手不管了。

    这一切并不是她想要的。秦小雨后悔了,从刚刚睁开眼睛看到这个世界的欣喜兴奋,到窥探了部分实情的拒绝逃避。既然梁燕羽能抛弃这样的日子,她秦小雨也能,“我要退货!”秦小雨在心里大声的宣布。

    房间里很黑很静。窗外似乎起风了,终于吹散了雨后讨厌的潮湿水汽。

    秦小雨伴着脚踝阵阵胀痛睡着了。

    周围混沌一片,秦小雨并没有理会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环境。

    她立肘于膝,托腮而坐。颓废得像一个考了四十年还没中举的秀才,环境和未来对她来说无关紧要,除非有从头再来的可能。

    正闷闷不乐之际,忽听得“叮咚”一声,一个喜气洋洋的跑堂小二出现在她面前。短衣襟小打扮,胳膊上搭着白毛巾,粗粗的眉毛,大大的眼睛,水灵灵地盯着她。

    小二围着秦小雨转了一圈,细细打量过后,点了点头,甩了甩手上的白毛巾,对面蹲下,开了腔,“亲,此次货品不在七天无理由退货范围内哦~~”

    秦小雨白了那小二一眼,突然伸出双手抓住了对方衣领,使出全身的力气拼命摇晃,面目狰狞,“你们强买强卖是吧?我什么时候买过穿越?你告诉我什么时候买过?而且不能退货,有没有王法了!”

    那小二没想到秦小雨如此凶悍,眼神里闪过一丝惊恐和委屈,奋力挣扎,终于脱离了秦小雨的魔掌。急急跳到一旁,留下足够的安全距离,一边整理衣裳一边着急分辨,“这位女施主…啊…不不…亲,稍安勿躁,让小二查看一下。”说着从身后取了一本账册一页页翻看起来,片刻之后,清了清嗓子,小心翼翼地对秦小雨说,“亲,一年前亲参加了一项寻找双亲的活动,亲还记着吗?”

    秦小雨从小生活在孤儿院,一直盼望有一天能找到生身父母。不管是占卜问卦,星象塔罗,从小到大参与了不知多少,于是只得茫然地点点头。

    小二“啪”得一合账册,“这就对了!亲,正值我公司五百年店庆,为了回馈新老顾客,特举行了一次穿越大冒险活动。亲,恭喜你中奖了!”

    秦小雨听了怒火更盛,再次去抓那小二。只是这次小二有了防备,竟一溜烟地逃走了,秦晓雨紧赶几步没追上,只能继续坐下生闷气。

    清晨,秦小雨早早醒来。脚踝的疼痛不仅没有减轻,反而更重了。秦小雨心中憋着一口气,先前只是觉得命运不公,万分委屈难过。等遇到小二之后,才发觉自己只是倒霉透顶。

    中奖?呵呵,怎么没见她中过五百万呢?

    同时,她也看到了转机。

    梁燕羽落水,导致自己穿了过来。如果自己又出现意外,就会有下一个倒霉蛋穿过来顶替自己。

    但是看眼下的情况,出意外太难了。

    整个早晨秦小雨都在装睡。她终于想到了妙不可言的好办法,执行简单不受场地道具同伴等诸多限制。

    她的计划很粗暴——绝食!

    对于混蛋的命运,就要给予粗暴的反击!

    徐嬷嬷与碧树终于研究好了秦小雨弄脏的衣物。

    秦小雨眼前一亮,徐嬷嬷掀了帐子利落地挂在帐钩上。

    看见秦小雨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显然已醒来多时,于是笑道,“姑娘醒了,怎么不叫人来伺候?咦,姑娘这是怎么了?”徐嬷嬷心细,见床上之人脸色苍白,嘴唇也无丝毫血色。心下一惊,伸手探了秦小雨的额头,温温的还算正常。不由的有些心慌,“姑娘哪里不舒服?”

    “我没有不舒服。”秦小雨这句话说出来,屋里的人包括秦小雨自己都是一震。

    只有一夜的功夫,因为疼痛、气愤或是绝望,秦小雨的声音竟变得嘶哑粗粝,如同暮年老妪一般。

    碧树从徐嬷嬷身边探出身来,脸上写着再也明白不过的担忧。秦小雨突然想起梦中这张脸搁在自己膝头,再大的痛苦也敲不碎那上面的坚韧和依赖。心中突然涌出阵阵歉然,秦小雨把头扭向了内侧。

    “姑娘先起身吧,我这就吩咐请个大夫来给姑娘瞧瞧。”徐嬷嬷仍旧镇定。

    “不必!”秦小雨没有回头。

    徐嬷嬷并没明白姑娘是说不必起床还是不必请大夫。

    碧树早已端了一杯茶来,放在床头,伸出手要扶秦小雨坐起,“姑娘先喝口茶润润吧!”

    秦小雨僵硬着四肢,表现出了明显的抵抗。碧树与徐嬷嬷焦急地对视了一眼。

    “呦,姑娘还未起身呢?您看,我这来早了,要不我先端下去?”茜儿端着食盒迈了进来,看见徐嬷嬷与碧树都站在床前,也忘前凑了凑,“这是怎么了,姑娘有什么不妥吗?”

    碧树“嗖”的撤出了架在秦小雨腋下的手。

    徐嬷嬷转身瞪了茜儿一眼,沉着脸吩咐,“把食盘搁下,出去吧!“

    茜儿不悦的翻翻眼睛,扭着腰将食盘往桌上一顿,咣当一声,几滴汤水溅了出来。

    碧树就要发作,被徐嬷嬷一把拉住,往秦小雨的方向使了个眼色,碧树一时无语,眼底显出几分担优来。

    “那奴婢告退了。”茜儿阴阳怪气的说完,转身出了屋子,大声地嘀咕着,“哼,摆什么姑娘派头,人道是落难凤凰不如鸡,还不如提早看开一些。”

    碧树与徐嬷嬷都露出气愤尴尬的神色来,只有秦小雨仍旧无动于衷。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