伸手轻轻抚摸帕子上的莲叶,这是冰纹针,中间宜稀尾端宜密。这是长短针,线条灵活镶色和顺…这些本应陌生的领域,她却如数家珍。

    还有刚刚的碧螺春,她上一世从不饮茶,提神也只喝咖啡。为什么只一口就吃出是秋天的陈茶?

    燕羽不由的心中茫然,如处深山迷雾之中,周围万物隐去了形状和颜色,只剩她一个,在空旷的混沌之中拷问求索。难道自己本就是梁燕羽,那个秦小雨的故事,只不过是南珂一梦…

    “姑娘是觉得这花样子太繁琐了吗?”

    心中想法太过怪异,只怔怔发呆。清脆的声音在耳边流过,滑入虚无,未能带来任何震动。

    “奴婢斗胆!”新月探身去取矮几上的花样子,手臂轻轻擦过姑娘肩头。燕羽徒然惊醒,只见新月缓缓道来,“绣帕子只要有个立意就好,这花样子恐怕太复杂了些。”

    “姑娘看这儿。”新月用手指着花样子上的莲花,“虽然繁复好看,却匠气重显呆板。姑娘不妨试试只绣莲叶与锦鲤,看了却能让人想起满塘莲花。”

    燕羽深吸了一口气,管什么前世今生谁是谁非,现下最重要的是生存。脸上绽放了笑容,“不愧是针线上出来的,你这样一改,果真看着生动了。”

    新月规矩地屈膝行了一礼,“姑娘谬赞了,奴婢所知粗浅,只不过前两年绣过这样的帕子,因此才知道些。”

    两个又商量着重新排布了帕子的结构。

    “二姑娘在吗?今日怎么也没有个姐姐守门?”忽听得门外有女子的声音,燕羽疑惑地看了新月一眼。

    新月挺直了脊背,深吸一口气,如临大敌地回道,“是宋虎家的又来了。”

    燕羽皱眉,这宋虎家的真是不到黄河不死心,没想到这么快就上门了。现在我已有了全部的记忆,虽然不能表露,难道还能任你欺侮?

    燕羽振作精神,稍微掸了掸衣服,对新月点点头。

    新月走到门口打了帘子,请宋虎家的进来。

    “二姑娘好啊,今日下雨,也不得去园子里散散心。”说着屈膝行了一礼。

    燕羽笑着说,“宋嫂子好,劳你挂念了,今日怎有空到我里坐坐?”说着示意新月端了小杌子给她坐。

    宋虎家的探身看见绣架上只绣了一片的莲叶,惊叹道,“这莲叶都给姑娘绣活了,看着就觉得到了盛夏似的。我时常跟我们二喜说,让她没事就在姑娘跟前服侍,哪怕学不到什么东西,沾一点姑娘的灵气也是好的。就是跟姑娘身边的姐姐多学学,也够她受用不尽的了!”说着盯住新月上上下下的端详,眼神里满是估量。

    新月低了头,神色多有不耐。

    燕羽目光微闪,笑道,“宋嫂子说的哪里话!二喜…让她常到园子里玩。宋嫂子家的女孩子,定是机敏聪慧,活泼可人的。”语声只有些微的凝滞,接着就流畅自然落落大方起来。

    宋虎家的微微诧异。二姑娘失了忆,怎么反而与从前软弱胆小的样子不同了?

    再看燕羽,穿了件杭绸嫩黄夹袄,衣襟袖口绣了玉兰花,下面穿了月白挑线裙子。头发梳了家常的圆髻,插了一支白玉兰头的金镶玉簪子,虽面有病态,却眉目舒展,笑吟吟的看着她,带着居高临下的雍荣气派和高门大户的高雅风度。

    宋虎家的暗中吃惊却不露声色,“二姑娘有所不知,春季里庄户人家活计多,翻地、施肥、插秧一件接着一件,二喜这几日也不得闲。这两日才把秧子插好,我就进园子来看姑娘了。”

    燕羽微微笑着,“真是有劳宋嫂子挂念,这刚得闲,就来园子里看我!”

    宋虎家的听了这话,脸上有些发烧,却还是径自说了下去。“我是怕太忙了,疏忽了姑娘这边。姑娘最近可好,日常用度可有什么短的缺的?”

    是真的太忙忘记了,还是因为银子没到位?

    燕羽不禁心中有气,这一个多月没有用银子打点,除了老太太在的几日,其余只送两颗白菜来打发她们。于是沉了脸,“我这里缺不缺东西,难道宋嫂子不知道吗?”

    宋虎家的见燕羽生气了,并不慌乱。她自有办法应对,“姑娘不知道,现在正是青黄不接之时,地里也不产新鲜的果蔬。姑娘缺什么,径直吩咐我,我叫二喜去集市上买回来。”

    燕羽看宋虎家的故作姿态,十分厌烦。这妇人几个月来变着法子迫她拿银子出来。先前还有所顾忌,后来看她一个小女孩甚好欺付,说上几句就脸红,因此渐渐胆子也大了,时不时地戳肝戳肺地暗讽她几句。

    当然,都是趁徐嬷嬷不在的时候。

    想她梁燕羽一个大家闺秀,现如今混倒什么境地了,丫鬟婆子,个个都能讥讽于她了。燕羽不怒反笑,“那到是有劳宋嫂子了,我这里正巧缺着几样。宋嫂子可记好了!”

    宋虎家的眼睛一亮,连忙应承。心想又要发财了,只当二姑娘没银子,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燕羽不紧不慢、字字清晰地说道,“我要三只司晨啼晓的老母鸡,两只冬日里结的大西瓜,还要一瓮六月雪来烹茶喝!”

    宋虎家一听,就象霜打的茄子登时蔫了。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梗着脖子强撑,“二姑娘怎么和奴婢开起玩笑来了?”

    燕羽冷笑一声,“宋嫂子到说我开玩笑,我还当宋嫂子是开玩笑的。现在三月里确是青黄不接,没有新鲜果蔬,难到你家的老母鸡也是地里长的,藤上结的?我看宋嫂子家地里真就长得出司晨啼晓的老母鸡!”

    这一翻话直把宋虎家的臊了个大红脸,僵在当地。

    燕羽自有分寸,她不过是压压宋虎家的气焰。真的闹僵对谁都没好处。于是慢悠悠揭开茶碗饮了一口,又放缓了语气,“去年我来庄子上养病的时候,府中又是怎么吩咐宋嫂子的?”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