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泉之乡,自从罗格中将离开后,基德尔便整天无所事事,那件暴打海军准将事情过后几乎所有的海兵都知道了基德尔是罗格中将的弟弟,据说是个暴力狂,基地的海兵对他是敬而远之。

    这天海军基地的训练场上,基德尔无聊的坐在椅子上晒太阳,远远的看着几名海兵正在进行新人招募工作,就是招揽新的海兵,只要达到一定的标准,就可以加入海军。

    基德尔在一旁看得好笑,整整一上午,前来报名的真不少,但合格的几乎没几个,不是脑残,就是缺胳膊断腿的,在不就是老弱病残的,大概是海军的福利待遇太好了,什么生物都敢前来报名。

    这不,一个看起来八十多岁的老头子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的来报名,说是为了海军的荣绕,高呼一声海军万岁后,就剧烈的咳嗽起来,然后就躺地上了,吓得那几名海兵差点把自己的生活费都交出去。

    刚把老头抬走治疗,又来个小毛孩,也就五六岁的样子,一脸稚嫩的说道:“你们别看我小,但我是很厉害的,是未来海军的中流砥柱。”说着便在原地打起了拳,小腿猛的抬起,一个没站稳,“啪”摔了个狗吃屎,楞了几秒,便嚎啕大哭,累的几名海兵又是抱又是哄,最后买块糖终于搞定了。

    过了一会终于来个正常的人,但就是丑,丑的那叫一个惨绝人寰呐,还没等测试,两名男性海兵异口同声的给回绝了,气的那名女海兵要拿刀跟他们拼命,

    “我说你们两干什么呀,还没测试呢,就拒绝了。”那名女海兵抱怨道。

    “太丑了,不行。”

    “是看脸还是看实力呀,如果他未来能成为一名实力强悍的海兵怎么办?”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两人摆手道,一脸的嫌弃。

    “怎么不可能呀。”

    “报名的怎么多的人,要是一个个都测试,几天都测试不完呀。”

    .........

    这时基德尔实在看不下去了,站了起来,走过去说道:“好了,好了,不要吵了,我跟你们讲,其实一个人的实力和样貌通过名字就能知道。”说完基德尔漏出了一副神秘莫测的表情。

    “哦,是么?怎么看?”三人认出这个人是罗格中将的弟弟,以为他有什么高招,便异口同声的问道。

    “那当然了,你们看啊....”基德尔拿起报名单,指着上面一个人名说道:“那,就比如这个叫妮可·波尼亚的,看名字就知道她是一个即有学识,又丰润淡雅的美女,是那种若有若现,让你怦然心动.....”

    这时一个身高2米多,身材臃肿的麻脸女的走了过来,一开口浓重的口臭传来:“你,你..们好,我....我叫...叫妮可·波尼亚,我..是...”

    没等她说完,3人在一旁就哈哈哈大笑了起来。“兄弟,这就是你说的丰润淡雅,还若有若现,哈哈哈,笑死我了。”

    “额,这可能是个意外.......”

    “哈哈哈哈哈...”

    “别笑了,在笑砍死你们。”基德尔咬牙切齿的说道。

    3人强忍着笑意,脸憋的通红,眼角全是泪水,看着他们的样子基德尔脸红道:“切,真是无聊,去泡个澡吧。”

    基德尔刚走,3人就再也憋不住了,再次大笑起来。

    .........

    来到一家还算不错的温泉馆,基德尔换上裕衣便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由于这个点并不是泡温泉的黄金时间,所以人并不多。

    来到柜台上,基德尔问对面的服务小姐道:“都多少钱一次?”

    “普通的大众温泉1000贝利,独立包间温泉5000贝利,黄金VIP是一万贝利。”服务小姐脸色红润的说道。

    “哦,还行不贵,给我开个独立房间。”基德尔难得豪气一次。

    “对不起,请问先生是基德尔大人么?”服务小姐小心的问道。

    “是呀,我就是。”

    “哦,是这样的,我们老板吩咐,如果是您来泡温泉的话,是不收费的,这里的一切都对您免费开放。”

    “为什么呀?”

    “因为前几天您救下的那对母女是我们老板的家人。老板十分感谢您,称您是他的大恩人。”

    “大恩人,哈哈,如果一切免费的话,那给我开个黄金VIP吧。”

    服务小姐:“........”

    .........

    而此时在这家温泉馆的一间黄金VIP的浴间内,清澈水潭、花纹理石,缓缓流淌的瀑布垂直而下,发出细微的哗啦啦溅水声,周边红椰林稀疏点缀,如此之景,当真如画中一般。

    桃兔侵泡在潭水里,枕着白皙滑腻的双臂,美眸一眨不眨,望着棚顶上画的星空夜景图,像她这样官职平时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工作,难得有这样休闲的时光,她自然要好好享受一下。

    突然,浴室的门被推开了,基德尔吹着口哨光着身子走了进来,桃兔听道推门声,连忙把身子浸在水里,当两人看到对方时,时间一下子静止了,两人大眼瞪小眼。

    “呦,这不是桃兔么,好久不见。”基德尔尴尬之余打了个招呼。

    “是么,那个,基德尔是吧,能问你个问题么?”桃兔双手紧紧捂在胸前脸色发黑的问道。

    “当..当然可以...”基德尔嘴角抽动,看着马上就要爆发的桃兔勉强的笑道。

    “我就是想问问,你来女澡堂想-干--什---么!!!”桃兔瞬间暴走,一声怒喝,千千玉手猛然一拍周边的花纹理石,娇身当即跃起,带起水涟,溅起水花,扬起修长滑腻的右腿直接甩去。

    只听“砰”的一声巨响,基德尔直接被踢飞了.....

    看着消失在天空中的基德尔,桃兔恼羞成怒,娇脸甚白又似最红,赶紧上岸,穿好衣服。

    “那个混蛋!”

    ...........

    “真是倒霉呀!”基德尔鼻青脸肿的回到海军基地的杂物室,本想好好的睡一觉,可刚一躺下,一个高大的身影就出现在基德尔的床前。

    基德尔睁开眼睛,只见一个身材魁梧的老头站在自己的床前,还没等他开口,那老头便一拳打了过来。

    “轰..”的一声,基德尔再一次被打飞了,在空中转了好几圈,基德尔才落到地上,捂着自己的左脸,基德尔哇哇大叫:“好疼,好疼,你干什么,臭老头。”

    基德尔看向对面的老头,身穿白色总管服,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唯一醒目的就是他那长长的胡子,基本上已经达到他的腰了。

    基德尔猜他应该就是前几天那个不曾谋面的杂物总管,那个他认为很强的人,事实证明这老头的确很厉害,自从出海以来,基德尔和人打架,因为其果实的能力他的防御力是特别强的,无论受到怎样的攻击他都感觉不到疼痛,但这次不一样,这老头的拳头打在脸上,那是相当的疼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基德尔能感觉得到对方明明力道并不大,但为什么会疼呢。

    “小鬼,你今天的活干完了么,你现在可是个打杂的,不要以为你大哥是这里的中将,你就天天在这混吃混喝。”老头呵斥道。

    基德尔看了看四周堆积成山的木材,他这几天的确是一点活都没干,想起还要还桃兔的钱,基德尔有些不好意思,连忙向老人低头弯腰诚恳的说道:“对不起,是我一时贪玩,忘记了,我这就干。”

    老头有些意外的看着他,收回了自己的怒火,捋了捋长长的胡须,一句话都没说转身就离开了。

    基德尔摸了摸还有些发疼的左脸喃喃自语道:“真是个厉害的家伙呀,刚刚他打我的时候,拳头好像变黑了,难道是霸气?”

    “真倒霉呀,算了,还是干活吧。”

    ........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