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怎么话说的?”明中信一脸好奇道。

    “其实,大哥乃是京城人氏。”张延龄开启讲故事模式。

    明中信点头不已。

    “此次出门,我乃是前去南方为我那外甥收罗一些玩耍之物,还真别说,南方的奇技淫巧还真是多。”说到这些,张延龄居然眉飞色舞,一一为明中信介绍这些奇技淫巧及一路见闻。

    明中信心中感叹,这位新认的大哥,可真是心大,前面还一脸阴云,说到这些居然瞬间多云转晴。

    “你看看,这些奇技淫巧是否神奇?”

    “是啊,是啊!”明中信敷衍道。

    张延龄却并未察觉,继续讲述。

    “收罗到这些之后,你大哥我欣喜若狂,觉得我那外甥见了这些东西可要对我崇拜无比了,故而,未曾在南方停歇,沿着运河就回转京城。未曾想,”说到这,张延龄脸色居然又变得阴晴不定。

    “如何?”终于说到重点了,明中信追问道。

    “酒菜来了!”小二的一阵叫喊打断了二人的交谈。

    却只见掌柜的领着一帮小二,瞬间,将天津的粗细八大碗尽皆上齐。

    一时间,菜肴香气传遍整个二楼。

    憨儿在旁边看着这些菜肴,闻着这些香气,口水直流。

    “来,来,来,先尝尝这些菜肴。”张延龄见了,也是食指大动,劝明中信道。

    哎,菜上得真不是时候啊!明中信心中感叹。

    然而,他也无法强逼着张延龄继续详述,只好与张延龄开吃。

    “小弟,为咱们的相识干杯!”张延龄拿起酒杯冲明中信道。

    “好!”明中信一饮而尽,然而,却眉头一皱,真心不习惯这酒啊!

    “怎么,小弟对这酒不习惯,还是觉得这酒不好喝?”张延龄见此,连忙问道。

    “实不相瞒,此酒真真是难以下咽!”明中信实话实说。

    “这位相公,这可是我们酒楼最好的酒了,您去打听打听,这酒在全天津卫都是独一份的啊!”旁边的掌柜的满天叫屈道。

    “是吗?”明中信望着掌柜的问道。

    “我对天发誓!”

    “那就是你这天津根本就没有好酒啊!”明中信叹道。

    掌柜的翻个白眼,心中暗道,您倒是拿出更好的酒啊,站着说话不腰疼,当然,他不敢明言,只好低头不语。

    明中信见状,“怎么,不服气?”

    “小人不敢!”掌柜的陪着笑脸道。旁边可是有位爷在看着呢,想当初,那位爷第一次来,小二一时怠慢,就被砸了个头破血流,自己报官,却未曾想,官差来了,却被那位爷报的名头差点吓死,甚至天津卫的一些官吏还到此请安,至此之后,那位爷来,自己可真心不敢怠慢,君不见,今日自己亲自接待,就是怕那位爷发火啊!

    “小弟啊,这几日为兄也在这天津卫吃遍了,还真是数这家的酒菜不错。”张延龄为掌柜的解围道。

    “大哥啊,您也未见过好酒好菜啊!”明中信叹道。

    “什么?我没见过好酒好菜?想当初在那宫”说到此,张延龄卡壳了,说下去了。

    “你看,我就说嘛,大哥真心没见过好酒好菜!”明中信叹道。

    张延龄尴尬无比,此时反驳明中信的话,自己的身份可就暴露了,这么好玩的事可就泡汤了,算了,由他吧。

    明中信见诈不出话来,开口道,“算了,今日就让大哥见识一下真正的好酒吧!”

    说着,明中信从袖中取出一个瓷瓶。

    明中信将瓶塞打开,瞬间,一股酒香扑鼻而来,张延龄眼中一亮,“好香啊!”

    这股香气是如此的醇厚浓郁,不自觉地张延龄喉头蠕动不已,垂涎三尺。

    然而,憨儿却对这香气还是一脸的嫌弃,捂着鼻子,在那儿埋头苦吃。显然,他并不懂得酒之一物的好处。

    “大哥,来,尝尝小弟自己酿的酒!”明中信为张延龄倒了一杯。

    张延龄迫不及待地拿起酒杯放在鼻口,深深吸了一口气,闭目陶醉道,“太香了!”

    然而,酒毕竟是要入口才能分辨出好坏来的,张延龄举起酒杯就要入口。

    “大哥,小口品尝,切不可大口喝下!”明中信警告道。

    “小瞧我?”张延龄一瞪眼,本来,如果明中信不说的话,也许他会小口品尝,如今一说,适得其反,张延龄一饮而尽。

    “咳,咳!”张延龄瞬间满面通红,呛的。

    明中信连忙上前为其抚背。

    “好酒啊!”缓过神来的张延龄眼光大亮,赞不绝口。

    真的有那么好?掌柜的怀疑地望向张延龄。

    不幸的是,被张延龄看在眼中。

    “怀疑爷!来,你尝尝,如果不比你那烂酒好喝,今日爷加倍付帐!”张延龄一瞪眼,冲掌柜的喊道。

    掌柜的也想尝尝这好酒是什么味,他也闻到了酒香,虽然确实比自己家的酒香,但酒最重要的可是口感,其他皆是浮云。

    仗着胆子,上前接过张延龄手中的酒杯,微酌一口。

    咦!眼睛大放光芒,好酒啊,好酒!

    “如何?爷没说错吧!”看着掌柜的脸色,张延龄得意洋洋,仿佛这酒是他的一般。

    “是小老儿孤陋寡闻了!此酒真乃是极品啊!“掌柜的连连作揖,认错不已。

    “下去吧!”张延龄挥挥手。

    然而,掌柜的却并未听话下去,反而眼巴巴地看着明中信手中的瓷瓶,咽着口水,显然,被这酒所折服。

    当然,明张二人不会再给他喝。

    “小弟啊,能手啊!你手里还有没有了?送大哥一些吧!”张延龄腆着脸道。

    “这?”

    “不,大哥我买!”张延龄见明中信为难,以为他待价而沽。

    “不是,只是我带的不多,拿不出手啊!”明中信解释道。

    “不多?那是多少?”张延龄问道。

    “也就三四瓶吧!”

    “三四瓶?”张延龄双目放光,太好了,有三四瓶呢?

    “那都给大哥了,为兄买!”

    明中信看着张延龄微微摇头。

    “怎么?这点面子都不给?”张延龄瞪大眼睛就要发火。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