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陶谦思来想去,最后向刘靖求救的时候,刘靖当初还只是镇守幽州一州的新兴豪强,但是他却是从未畏惧韩馥的影响力,直接派出兵马,去攻打冀州,当时刘靖派出的人还是张飞,并且,张飞攻打冀州还取得了不错的成绩,甚至还击杀了韩馥的大将潘凤,从而使得韩馥中途退回冀州,解救了徐州之危。

    两年前的事情,刘靖已然记得很清楚,并且,在此时,在这样的时刻回想起来,刘靖依然觉得那时就像昨天刚刚过去一般,这不,陶谦又找上门来,需要自己出手帮助了。

    那送信之人也是个老兵了,要不然赵昱也不会派他来执行这个送信的绝密任务,对于上次刘靖出兵解救徐州一事,他当然是记得的,而且,他也是记得很清楚,当初要不是刘靖出兵及时,恐怕现在的徐州,早就成了袁氏兄弟以及韩馥的后花园了。

    所以送信之人又是对着刘靖称赞道:“刘皇叔宅心仁厚,善于助人,上次徐州之危肃然已经过去两年多了,可是徐州的子民依然记得刘皇叔的帮助与恩德,这是我们永远都不会忘记的,所以,这次,我们更加期待刘皇叔像上一次一样,再对我们施以援手,替徐州的百姓们赶走袁公路这个丧心病狂的狠人!”

    刘靖看着这送信之人,把话说得这么贴切,听上去又这么让人顺听,于是便好声道:“你这个人会说话,知道替你们主子卖力做事,其实你们徐州的事我早先也是知道了一些。

    袁公路这么做,当然也有他的原因,毕竟你们杀死了袁本初,杀人兄弟,你们就没想过人家会来报仇的吗?呵呵,既然事情发生了,再说多的也没有什么用了,既然你们找到了我,那我也得有个态度不是?”

    那送信之人听到刘靖如是说,心里便是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便是抬起了头,看着刘靖,等待着刘靖做出最后的决断。

    “哎!谁让我与你们主公交情不错呢?这俗话说得好,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朋友有难,我岂能坐视不管?你回去告诉恭祖公吧,就说这事儿我刘靖管定了,就让他放心吧!”刘靖故作一声叹息,又是笑道。

    那送信之人赶紧欢呼雀跃道:“多谢刘皇叔隆恩相助,小人回去了定会将这个天大的好消息传遍整个徐州城,让老百姓们都感念刘皇叔的好,让大家都记住刘皇叔的恩德!”

    刘靖笑着摇了摇头,随和道:“这个倒是不必了,我既然决定要帮助你们,就一定会去帮助你们的,但是我的目的并不是让你们感恩戴德地称颂我,我是为了能够让老百姓都有个好日子过,让恭祖公能够安度晚年,他年纪大了,就不要再受战乱的波折了!”

    那送信之人听到刘靖如是说,便是对着刘靖三拜九叩起来,同时口中称赞之意也是绵延不绝的说个不停。

    刘靖听这样的话早就听出了免疫力,他等着传信之人歇息片刻之后,便是好言相抚一番,随后便是将他给打发走了。

    刘靖送走了信使,随后便是将简雍和典韦给召集了过来,因为,现在在冀州城内,出了这两个人,刘靖身边,已经没有了可调度的大将陪同了,而这两个人,也是目前刘靖最为信任的人。

    刘靖将陶谦求救的事情同简雍及典韦道明了,并且,也将自己已经答应陶谦出手相助的事情告诉了二人。

    简雍听了之后,心里便是开始思量起来,徐州与幽州相隔甚远,要想真的去解救陶谦的话,那还真的破费一番功夫的,所付出的代价想必也是巨大的,不过在当今这个关键的时候,刘靖为何要答应陶谦的请求呢?这是个关键的问题,简雍暗道。

    简雍的心思在这个点上开始扩散起来,刘靖不是个简单的人,既然他都做出了决定,那么这个问题定然有去出兵的必要性,而且,现在的局势很明显,如果刘靖想出兵,只派出典韦是不现实的,因为典韦一个人,恐怕还不是袁公路的对手。

    想到这里,简雍的心里突然灵光一闪,便是惊喜道‘难道主公是想一起拿下青州和徐州?’这一点发现使得简雍思路瞬间畅通起来,对,同时拿下青州和徐州,这才是值得主刘靖主动关注的问题。

    简雍心里拿准了刘靖的心思之后,便是道:“主公,这次您既然答应了陶恭祖的青州,要出兵相救于他,那一定就是要做到的了,不过,既然这袁公路这么欺人太甚,那么咱们教训他一下,也并无什么不妥的地方了!”

    典韦顶到简雍说要教训一下袁术,便是嘿嘿一笑,高兴道:“嘿嘿,主公,如果要去教训教训袁本初那家伙,俺愿意去当主公的先锋,我最看不惯那种欺软怕硬,欺负老实人的人了!”

    刘靖看了看见和典韦,微微一笑,便是道:“呵呵,你们说的都不错,这次我决意要出征袁公路,一来是为了拯救出于水火之中的恭祖公,二来呢,则是为了趁机消灭袁公路,如果这次机会咱们把握好了,那么,兖州和青州便是同时可以同时攻占,如果真要是这样的话,那咱们这次付出,可就真的是值得了!”

    典韦听了刘靖要占领青州,便是兴奋道:“嘿嘿,青州可是个人杰地灵的地方呀,那里好吃的好玩的,可是有很多啊,听说那蓬莱仙境更是美不胜收,主公,加入咱们占领了青州,可一定要去蓬莱仙境去看一看呀!”

    蓬莱仙境,呵呵,这个地名,刘靖真的好熟悉,刘靖在前世的时候,对这里并不陌生的,因为,蓬莱岛就在山东半岛的东南部,位于烟台边缘,是一个旅游胜地。

    古代人称其为蓬莱仙境,可能是因为古代登到岛上的人不多,从而导致人们对其不太了解的原因吧。

    刘靖对着典韦笑道:“好,到时候,我就让你陪着我去那里走一遭可好?”

    典韦举起双手高兴道:“好,好,这件事我做的!”

    简雍看着刘靖轻松地与典韦开起了玩笑,暗道,看来主公对这次占领青州的计划,可谓是满满了,不过,既然是主公亲征,那这其中是否还有什么疏漏的地方可要好好地思量、思量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