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相宇理论一种预言,在这个世界的天观察,发现了大质量的天体,也发现了归墟的痕迹,所以童儒风想构建归墟的模型,在理上是行得通,但归墟毕竟人们不了解它的一系列特性,只知道在其,它是一个物质的牢笼,连光都不能逃出,其常规的时空理论已经失效,出现了许多看起来违背常理的事,在这个世界,有许多修士想建立一种归墟的投影,但大多数没有成功,甚至出现了人无缘无故消失的事情,就是有几人看似成功,但他们只是建立了一种类归墟,在天体上有对应,就是白矮星。

    “你想建立归墟?”莫闲有些不确定,问到。

    “邵先生果然慧眼,居然看了出来,我想建立归墟,形成自洽的时空奇点,在理上是行得通,但在实际,成功的希望太低,我查看了许多失败者的案例,还有几例类似成功的案例,心多少有点底,纵是不成功,我也为后来者留下一份宝贵的材料,总有一天,会攻克这个难关。”童儒风说,莫闲肃然起敬,这是器修的可贵之处,积集体的智能,朝各个方面进发,虽然他们离大道还有很远,但已蔚然大观,相比之下,其他修士就落后了许多,包括莫闲世界修士,他们很保守。

    当然事物是两面性的,因为得诀很容易,一般人并不把之当回事,反而莫闲世界的人,如果得到一份修炼密诀,全部身心的相信它,实践它,虽然有许多不合理的地方,他们坚定不移。在这个世界却往往浅尝辄止,就是这样,莫闲还是希望在这个世界,毕竟众人智是一人智没有办法匹敌,这个世界的修士肯定远超过莫闲的世界。

    “那就预先祝你成功,童先生!”莫闲笑道。

    “多谢!”童儒风微笑道,“对了,我还没有问你在哪里高就?”

    “我一个人,属于无业游民,靠临时做做家教为生。”莫闲说。

    “什么?”童儒风很惊讶,“你年纪轻轻,一身修为达到了筑基,还这么好学,居然是一个无业游民?”

    “这不奇怪,我在以前可不是这样,整日游荡,这些日子以来,才知道知识的重要性,所以才来学习。”莫闲并不讳言邵年骰的黑历史,他不过冒充邵年骰而已。

    “能迷途知返就好,我想招收研究生,还招收几个临时工,你如果有兴趣,可以按这个地址在后天来应聘。”童儒风说着,用手一划,一串地址显示在眼前,莫闲记下了,微微一笑:“我会去应聘!”

    两个月时间内,他将图书馆关于器修的书大致看了一遍,除去许多重复的,实质并没有他想像的多,对于器修一道各门功课,他逐渐形成了系统,虽然还不是高级,但就是大学的知识,他也能述说一二。

    同时,他修行的黄庭之道,却在各自身神国度内,许多知识应用开始展开,他的应用于却是形之上,即在他自己的道的主持下进行。形而上谓之道,形而下谓之器,具体方面他尚在思考之,他暂时没有对他的修法进行改造,但他的化身行的是金丹之道,而且已是元婴,事实上威能就是普通化神修士也不敢轻试其锋,他却将元婴废去,这是一个逆修过程,莫闲也在考虑运用何时种理,使之孕育元神,虽然元婴废去,修为却不降而升。

    理虽有各个方面,但究竟是选万灵之理,还是选择物性之理,亦或焚阳之理,亦或雷霆之理,亦或太宇之理,还是宙光之理等等,选项之多,令莫闲一时也无比下手,他决定的先看看再作决定。

    他既然做了林黯然的家教,他决定看看林黯然选择什么方向,他再做决定,现在时间还早得很,林黯然最起码还得有一二年,才能进阶筑基,一到筑基,就面临选择,这是莫闲没有遇到过的事情,由于格物之道广阔无比,选择的方向盘很多,不同方向,未来侧重点不同,莫闲想等等她选择后,自己领先一步,进入到孕神期,也就是金丹期,现在他的化身已是金丹期,莫闲废除了元婴,实质上废除了思维场态化,从而将思维回缩,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他的实力,不过莫闲却从算学知道了大量的运算法则,有这些帮忙,他的运算几乎没有下降,下面就是构造相应的模型,囊括一切,进入孕神期,彻底转成格物之道,也就是器修手段。

    莫闲对林黯然的进步感到欣慰,小女孩一旦激发出学习热情,表现出的资质超过莫闲想象,他刚进入小区,林黯然早就等得不耐烦了,见到莫闲的身影,老远就挥手喊到:“邵老师,在这里!”

    莫闲走到她的面前,问道:“我布置的作业你完成了吗?”

    “早就完成了,不就是背诵天序表吗?我背给你听,氢氦锂铍硼碳氮……”林黯然一口气背了下去,天序表就是元素周期表,以物质之间相互反应构成新物质,自从天序表出现以后,物质世界第一次向人们展现其魅力,以区区一百多种元素,构成了纷繁的大千世界,天序表以其独特优美的形态,真正确立实学物化学,紧位于物性学之后,物性、物化和万灵学,称为格物学实学,还有算学,是格物学的工具,其他学科都是从其分科而说。

    而另一类,像学艺术之类,被告称为性灵学,性灵学最高的是道学,关于道学,莫闲倒没有太在意,他看了一些书,发现他对道的认识,远在这些道具学之上,最起码,这些书上认为的道则亘古不变之道,而莫闲却认为道是无常的,处于永恒的运动之。

    “老师,我背得怎么样,同学们只会要求背前二十号元素,我却将整个表背了下来,并且不论周期还是簇,都记得一清二楚!”林黯然说,脸上表情只差说快夸我!(。)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