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倒是有几分姿色,但化妆太浓,这个世界上许多女性浓妆艳抹,这一点是她们的自由,但莫闲不太喜欢这一点,他也不会说什么,毕竟他来自异界,尊重这方世界的风俗。

    女子上了楼,往莫闲这边走来,莫闲估计就是她,果然,她来到面前,眼睛一眨,问道:“是邵年骰先生么?”

    “不错,是我,你是徐云凤小姐?”莫闲站了起来,她点点头,莫闲拉开了椅子,做了一个请,等她入座,才自己做下:“你喝些什么,茶还是咖啡?”

    “咖啡!”徐云凤说到,顺便从坤包中拿出了小镜子,理了理她那并不乱的发型。

    “服务员,一客咖啡,一客茶,再上两碟坚果,两碟点心。”莫闲招手叫服务员,一会儿后,茶和咖啡及果品上了桌,服务员上好之后,低声说了一句请慢用,便自离开。

    莫闲喝了一口茶,开门见山说:“你好,徐小姐,浪费你时间了,这件事是季大妈好心,但她多事了,我现在并不想谈恋爱,抱歉了。”

    徐云凤显然一愕,她眼中一闪而过,说:“师哥,那就交个朋友,谈不成对象,做朋友总可以吧!”

    “欢迎!”莫闲没有想到她这样,不仅对徐云凤另眼看待,他微笑着说,他不知道,他的筑基修为光这一条,即使目前他很贫穷,也足以引起人对他的兴趣,这个世界,一是很富有,二是修为高,因为大多数人只是炼气层,完成筑基修为,就是一般大学生也是少有。因为筑基期生命已经延长,虽不能做到不漏,但因为基础已完成,有很大的机会进入孕神期,只要不走上邪路,还是可以找到好工作的。另外,有一点,只要跟他结婚,生下小孩,小孩优秀的几率较高,所以,筑基还是比较受欢迎。

    “那我们就是朋友了,听季大妈说,你现在给一个富商做家教?”徐云凤将话一转,轻轻转换了话题,看得出她是一个玲珑的人。

    “不是给富商作家教,而是给他的女儿,现在十四岁,刚上中学,小孩子有点逆反,不过根基不错,现在已到炼气四层,过不了多久,她就能上炼气五层。”

    “哇,这么利害,我不过是炼气七层,想当初我在中学三年级,才炼气五层,读了一个不入流的大学,达到炼气六层,你是筑基,听说你没有上过大学,你是不是有特殊的方法?”

    “方法倒没有,只不过选对了路,你修炼的焚阳系一路,这是一门统计类功法,先将算学中统计学好,才能理解物性中的焚阳理论,只不过是统计热力学问题,着眼于宏观,不必着眼于微观。”莫闲听到她这么一说,认真看了她一眼,知道她遇到了瓶颈,她太过于斤斤计较,想了想才说了这番话。

    “真的假的,对焚阳学说,我对它不太感觉兴趣,当初受老师蛊惑,选择了这门功法,不知道有机会没有机会改了,不过,这门功法威力还是可以,特别是不怕冷。”

    “当然可以更换,你不过是炼气,又没有筑就道基,就是筑就道基,在一定范围内都是可变了,你这个性格,最好改修万灵学天择法。”莫闲笑着说。

    天择法名为天择,实质由生灵自我控制,组建自我生命符箓时,会根据自我性格进行挑选,甚至结果连创始者孟德都不知道,效果虽千奇百怪,但都尽量优化自己生命。

    “万灵学,我有印象,看来我得找一家培训机构,进行重修,改变自我的修法,不知道行不行。”她横了莫闲一眼,很想让莫闲教她,可是第一次见面,这样上去,是不是太心急了,不过。她倒希望莫闲自告奋勇,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

    莫闲当然听得出她的暗示,可是莫闲还没有弄懂她的心思,他直觉还是保持一定距离好,笑着说:“这倒是一个好办法,你可以试试。”

    徐云凤不满的一翻眼,倒是媚态横生,莫闲看出了她的不满,她对此女兴趣不大,换作另一个男人,可能会有一种负罪感,但莫闲是何等人,心中透澈,虽不能猜测到她的心里,但外来的情绪已经影响不了他,他只是笑笑。

    喝了一会茶,徐云凤见莫闲好像不解风情,决定还是放长线,她笑到:“我还有事,今天过得很愉快,你的联系方式方法有没有?”

    莫闲心中一动,取出了通信法器,相互一照,法器上微光一闪,将各自联系方式输入其中,莫闲站起来结账,两人分手。

    他意味深长望了另一个座位一眼,座位上有一个人在喝着茶,看着杂志,莫闲出了茶楼,那个人放下杂志,莫闲以为他是警局的人,却没有想到,他是御血的人。

    左晨是御血组织中的行刑人,虽身为筑基修为,但实力已不下孕神期,因为进行了生命之符箓的改造,激发出远古血脉,是一种前古巨兽,如果他一旦运用这种能力,浑身上下生成一层鳞片,强度很高,筑基修士不能动其分毫,就是面对孕神期的高手,都有足够能力进行一战,兼之在这种状态下,力大无比,而且能随环境变化。

    御血毕竟是一个政府部门所通缉的组织,因此,不可能公开活动,他们担心邵年骰把他们的秘密泄露出去,邵年骰当日头脑一发热,参入御血组织外围,因为相信了组织的宣传。

    正值他中字毕业,本来他很有希望上好的大学,因为他当年炼气圆满,却不料受到的排挤,后来他才明白,他的名额居然被副市长的女儿占了,一般大学他得到了通知书,但一气之下,撕毁了通知书,投向了御血,因为御血宣扬平等,没有特权,他加入以后,在其他人指导下,居然筑就道基,但他很快发现情况不对,便故意与家人闹翻,家人很伤心,断绝了和他的关系。

    不久之后,御血组织想提拔他,他无意听到了御血组织居然是魔皇手下所创建,他知道事情大了,匆匆忙忙逃离,才有了他离开盛海,被千里追杀。(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