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年骰不该存心不良,想夺舍莫闲,结果形神灭,身份被莫闲冒用,但其他人不知道,那些高阶修士大多数在研究领域,谁有闲功夫注意世间一个筑基修士的事,而御血组织更是不知道真像,派出的人一个也没有回来,好在没有消息说秘密泄露,但御血一出事,就迅速斩断了所有线索,盛海的所有的有关场所全部撤退,以免组织被破坏。

    御血的上层估计邵年骰没有敢透露这个消息,毕竟牵涉到魔皇,那场战争太过于残酷,经过了三百多年,仙盟的上层还是紧盯着,并且下令不得改造人类。

    与魔皇相牵连的事或人,仙盟是宁可错杀,也不可错放,在仙盟的小学教材上,就灌输了改造人体是违背天理的,是罪大恶极的事情。

    莫闲回到自己的小房子中,他感到有人盯着他,他以为又是警局中的人,他真佩服他们的耐心,他们盯着就盯着,莫闲也习惯了。

    他上了楼,关上门,又开始了一天正常的功课,首先是反省自身,一天的事在脑中形成,他想起徐云凤的表现,在反省中,他恍然有悟,原来对方大概看上他了,才有那样的表现,他不觉摇摇头,徐云凤倒是好心机,他心中有一丝窃喜,随即被他发现自己的念头,自己还是一个人,做不到太上忘情,他又无声笑了起来,为什么要太上忘情?那不过是为了更加客观地看待一切。

    如果情绪不影响自己判断,不能做到太上忘情也是可以的。

    他接着反省,想起那个人以及他盯着自己的目光,陡然心中一凛,不对,他不是警局的中的人,因为他眼中带了一丝杀气,虽然只是一现,莫闲要不是有明上眼神,他不一定会注意到,他会是谁?

    莫闲脑中冒出一个名词,御血,他很可能是御血的,自己是不是身处和平太久了,他的心灵之中立刻起了一卦,不觉咦了一声,他身上有东西能隐藏天机,莫闲只觉天机一片朦胧,居然推算不出,看来,御血的人找上门来。

    莫闲刚下床,感到一阵轻微的法力波动,立刻站了起来,接着又传来两股波动,这要比刚才强烈得多,他从窗户往下看,眼睛一抽,看到一个人躺在地上,应该是季大妈,他脑中立刻将当时情况再现,心中一沉,季大妈很可能已经遇害.他心中没来由一阵大愤怒,季大妈虽然与他非亲非故,但对莫闲很好,人也和蔼,就是有些热心过头,她的遇害,让莫闲心中有愧,他真的怒了,也责怪自己,到了这个世界,自己接二连三犯错误,他真的怒了。

    再看见李松正与他搏斗,掌中电光闪烁,但却不能伤他,此人正是御血行刑人左晨,要松显得狼狈不堪。左晨根本没有避让他,李松一拳轰向他,他凭着肉身改造过,不避不让,硬接了李松的一拳,一拳带着电光,却沿着他的体表,形成一个耀眼的电光球。劈趴响个不停,改造过的身躯,此时呈现出威力,他手趁势一拳,正中李松的腹部,轰的一声,李松飞了过去,落在地上,没有了动静。

    莫闲看到此,立刻从窗子中跳下,左晨头一抬,就是一拳,莫闲冷然中带着愤怒,一拳从空而落,左晨瞬时只觉得自己被锁死,他大吼一声,迎了上去。

    莫闲这一拳含怒而发,他身据十八龙的巨力,拳力如钢,将周围空间压成了实物,换一个人,不等拳头落在身上,恐怕肉体就已崩溃。莫闲听到一声嘶吼,下方的左晨的衣物纷纷崩裂,不是莫闲所为,而是左晨浑身肌肉坟起,人整个充血一样,体型涨大了一倍不止,无数鳞片浮现出来,莫闲恍惚之间,似乎眼前站着的是前古怪兽,脚本深陷地中,拳头上裹着清冷的火焰,居然向莫闲迎了上来。

    轰的一声,方圆十米以内,大地凹陷,尘土飞扬,大地波动如潮,像发生了小型地震一样,周围的房屋急剧的摇晃起来,幸亏人人修行,房屋之中法阵应声发动,一时整个小区之中,灵光如潮,以避免了发生房屋坍塌事故。

    等灰尘散尽,再看地面之上,出现了一个数米的坑,好似陨石撞击一样,左晨已经丧命,身上还残留着前古怪兽的痕迹,周围警笛声响起,莫闲苦笑一声,回过身,急奔到季大妈的身边,季大妈已经浑身骨骼尽断,早已一命归天,要是她有一丝生命的痕迹,凭莫闲的身上丹药,完全可以救得回,但人已死。

    莫闲跪在她的身边,可以说季大妈就是为自己而死,要是自己不来到这里,邵年骰的身份也不会出现在这里,就没有以后的事,虽然季大妈事属偶然,要是季大妈不正好在这里,左晨也不会问她,季大妈也不会警惕,就没有以后的事,到底欠了季大妈的一份因果,他默默念起往生咒,跪在季大妈的身边,超度起亡灵。

    很快警察就来了,现场也围了不少人,莫闲知道他麻烦来了,他不好就此离去,因为有许多人看到了这一幕,好在他显露的是体术,不是法术,虽然很惊人,但莫闲了解,筑基期修士能达到这一效果,即使罕见,但理论上存在,莫闲已体现出孕神期的战力,他不想成为仙盟追捕的目标,那样一来,他就忙于逃命。

    虽然这也有风险,估计警察之中,也没有元神期高手,应付得好,可以过关,最多是拘禁一段时间,于是,他选择了留下,还有一个原因,他是盛海大学的实验室内临时工,同时又是人口素质部苗科长家的家教,只要他不犯大错,两方人多少会关注一点。

    “张队,李松身负重伤,现在处于昏迷状态,在坑底发现一人,有改造过的迹象,还有一个老年妇女身亡,一个青年正跪在他的身边,周围群众看到这一幕,那个改造人先杀了妇女,李松正好在场,想抓捕他,被他打伤,幸亏这个年青人跳窗一击,才造成这个场景!”一个警察报告。(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