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队早就看到莫闲,他是秘密派人来监控邵年骰,当然这一切不好述之于口:“找周围的人深入了解一下,事关改造人,是仙盟的重案,将那个年轻人请回去,了解一下当事人的情况。”

    他说得比较婉转,心中却狂喜,这一下可以名正言顺地审问邵年骰,警员不知道,客客气气请莫闲跟他们走一趟,莫闲听到叫张队的声音,心中暗叹,这一回麻烦不小,他起身,向季大妈躬身一礼,和遗体告别,遗体被白布盖上,同时,左晨的尸体也被盖上,莫闲上了警车,见小区外记者来到,被警员拦住。

    警车一路鸣响,到了警局,过来两个警员,让莫闲坐下,问道:“姓名?”

    “邵年骰!”

    又问了一些身份的信息,莫闲知道这是例行公务,问结果之后,一位警员说:“邵先生,你是怎样发现凶手行凶的?”

    “我是在窗前,看到季大妈躺在地上,而凶手却与一个人正在搏斗,季大妈对我很好,我一见之后,就蹿出窗户。”莫闲略略的讲了经过,他说的都是是实话,他也很小心控制情绪很好,当看到季大妈遇害时愤怒表现得恰如其分,从他的描述来看,没有任何破绽。

    情况和警员与其他了解的差不多,警员站起身来,抒手中的稿件和笔递了过来:“多谢邵先生的配合,你看一下这份问话,如果没有什么错误的地方,请你签一下字!”

    莫闲认真阅读起来,其实他一目十行密码有什么错误,不过他还是按照一般人的速度将之看完,摇摇头说:“没有什么错误。”

    签了字,递给了警员,说:“我可以走了吗?”

    “请便!”警员微笑着说,莫闲刚要走,忽然之间,听到一个声音,是张队的声音:“邵先生,请留步,我想问一下,你和御血组织是什么关系?”

    “没有什么关系!”莫闲停下步伐。

    “没有关系,据我的人说,那个杀手是御血的人,他听到凶手与季春霞,也就是你口中季大妈的对话,凶手是来找你的。”

    莫闲回过头,有点莫名其妙,说:“我怎么知道什么御血组织,那应该是你们要查的问题。”他将皮球踢回给了张队,同时,认真看着张队,这个人很壮实,身上有一股锐意,修为比较奇怪,比筑基高,但又不像正常的孕神期,莫闲看着他,心中却像翻开了锅一样,他在一本书读过,这是明察秋毫功法的效应,这是器道推演出来的一种奇怪的功法,不修元神,不炼金丹,却用来增强人的肉体精神,在肉体的上很强悍,战斗力上同等程度的一般器修的十倍以上,据说加权特别高,而且与特殊法器配合,是军警中培养中坚力量的一种做法,有点类似佛道二门的护法,特别恐怖的是他的精神力量上别有妙用,甚至能在筑基期就形成一种脱离思维器官的场态思维,形成一种直觉,能在别人不知道的情况下,对方许多特征都一目了然,而且合理外推,明察秋毫由此得名。

    由于器修的功法异常多,出现了专业化倾向,甚至在特殊的行业形成的不同功法,莫闲也不知道底细,他虽精研器道,但他远远没有达到真正器道大师的程度,他最多在器道上才入门,相当于孕神期而已,还且还是刚入孕神。

    他不知道,李松已经醒来,在药物上,器修虽不是炼丹专家,可是万灵一项就是研发药物,效果不下于莫闲身上伤丹。他一醒来,问明情况,陷入沉默之中,半晌才说了一句话,他怀疑邵年骰,因为现在的邵年骰和过去完全像两人。

    他的一句话,却提醒了张队张明阳,难道这个邵年骰是假冒的,现代修行技术条件下,让一个人改头换面完全可能,甚至能欺骗一般的仪器,就是用生命符箓来检验,可能都不能检验出来,难道这是御血的一个阴谋,却又不像,因为死掉的人是御血行刑人,御血不可能早着这么大的代价来安排人。

    张队决定去会会这个邵年骰,他一到现场,精神异力就已全面扫描莫闲,这一扫描,莫闲立刻发现了,但莫闲好像没有发现,他不想暴露出更多底牌,只是收敛了一下,他从近来阅读的书籍中知道一个人的生命符箓不可改变,当然是对低阶修士而言,一般人也不会改变,毕竟精血受之于父母,改变以后,感到对不起祖宗。

    张明阳却惊讶了,首先发现对方体表有若有若无一种灵光,他立刻反应出这是一种炼体功法造成的效果,而他在邵年骰的历史中,没有发现他修炼过炼体功法,他不是邵年骰,他有七分把握,精神异力又深入细胞之中。他的生命符箓信息出现在脑海之中,莫闲感到一股精神异力深入细胞之中,他很惊讶,他的精神力强他太多,微微一幻,张明阳以为获取他的生命符箓的特征信息,不料这些信息是假造的。

    “你不是邵年骰,你到底是谁?”张明阳厉声喝道。

    莫闲没有变色,淡淡地说:“你说我不是邵年骰,那就拿出证据?”

    “你的身份证?”

    “给你!”莫闲说,知道事情已尼暴露,身份证中有生命的符箓图谱,虽然不全,但已足以证明他不是邵年骰。

    张明阳接过了身份证,感到很惊讶,他太镇定了,难道自己搞错了?莫闲却暗暗叫苦,他冒充邵年骰,当时他不了解身份证的具体构成,其中不仅是身份的证明,更有自己的指纹,甚至有生命的符箓简化版,一句话,如果有关机构认真查对,自己根本不能过关,可惜错已构成,倒不如当初走黑道那条路,重新办一张全新的身份证。

    在这种情况下,莫闲做好了两手准备,一是杀出警察局,可惜他苦心经营了数月,一朝崩溃,杀出去容易,但会成为仙盟的通缉犯;二是抓住这次机会,说不定变祸为福。(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