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发现我们差点陷入心魔之中?”梵思燕问道。

    “我单独受到关照,加之我修习的是《天演录》,派我来的目的之一,就是怕你们陷入心魔之中。”莫闲说。

    “老师,听说陷入心魔之中,会招来天魔,有诸?”梵思燕又问道。

    “那是极少情况下,正常不会,从概率上来说,一百个心魔发生了,一个不到的人会招来天魔,你们没有这么倒霉。”

    “天魔真的存在么?”孔距问道。

    “这不确定,目前有二派观点,一派认为所谓天魔不过是心魔升级,那一切不过是自身的幻象;还有一派认为有天魔,他不过是一种场态生命体,受自身心魔强大到一定程度,便因为相吸而降临。”

    “老师,你持哪里一种观点?”梵思燕问到。

    “我么倾向于他是一种场态生命体,不过,这仅是我的想法,没有实证,到目前,只能说是迷信。”莫闲说,学子们又发出了善意的笑声。

    戴盈之和一个人来了,莫闲站了起来,戴盈之介绍道:“邵年骰,和我一样,属于教师,邵老师,这位是陈代陈船长,他将带领我们去设在冥星处的观察站。”

    “幸会,陈先生,麻烦你了,到冥星需要多少天?”莫闲问。

    “冥星距离比较尴尬,用穿空遁术距离太近,但飞行却嫌稍远,大概需要十天时间,路途经过巨树星,在巨树星有我们的中转站,我们在巨树星修整一下,大约三天时间,一共十三天。”陈代路程交待清楚。

    众人上了船,各自去各自的船舱,陈代却将莫闲和戴盈之带到了船长室内,对二人说:“你们哪一位是心魔问题处理者?”

    “我是!”莫闲说,“哪里旅行途中,心魔事件很多么?”

    “不多,一般情况下,老乘客或者是炼气层几乎没有心魔,由于你们比较特殊,这才需要防范,有备无患。”

    “我明白了,我该怎样配合工件?”莫闲问道。

    “事实上,各条船上都是有仪器监控乘员的心理状态,如果超越阀值,相应的会报警,,你就住在甲五房间,用你的身份证与房间沟通,借你的身份证一用。”陈代船长说。

    莫闲将身份证交给了他,他住一处法器上一放,输入一串代码:“好了,你可以回甲五间了。”说着把身份证交给了莫闲,莫闲身上光芒一闪,消失在体内,身份证虽是法器,却也能收入体内,这是一般法器所不能有的功能,当然,得进入到筑基以后。

    莫闲告别,出了船长室,有服务员将他领到甲五舱。

    “门是自动上锁,进出凭身份证,当然只是这次航程有效,你用些什么,我去端来,是茶还是咖啡,还是来些低度酒?”

    “茶,谢谢你!”

    莫闲进入甲五舱,舱室并不大,除了一张床外,在一面墙上,灵光隐隐,莫闲沉入身份证中,眼前出现一个界面,学子从乙一到乙三十二,并看不到船舱中的人,将以图像形式显示出各自心理曲线,都是很平稳,莫闲知道,这会自动报警,如果学生心理出现异常达到一定值时,莫闲不论在船上何处,都会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以便莫闲采取手段进行干预。器修之道在这一眯上做得到位,不必莫闲时刻关注。

    门外传来敲门声,莫闲自然知道了来人是刚才的服务员,他微微一笑:“请进!”门开了,服务员端着茶进来。

    “先生,您要的茶来了,就餐时间表在二个小时以后,到中央餐厅。”服务员嫣然一笑说,她是炼气高层修为。

    莫闲点点头,说声谢谢,服务员退出了房间,手一挥,向外一侧的船壁立刻变得透明,宇宙间壮观的景象扑面而来,莫闲向远方看去,远方星空在漆黑的背景下,一动不动静静浮现,没有一丝眨眼,好像璀璨的宝石镶嵌在黑暗的宇宙,不觉得心灵一阵震憾,宇宙静谧无比,深遂的太空中似乎包含着大道法则,莫闲心一动,陡然惊醒,好厉害,自己差点沉迷其中,说不定会引发心魔,当然也可能真的悟出一些什么。

    那些筑基修士就更不用说,不怪说筑基以上修士初次见此情景,可能会角发心魔,因为身为修士,筑基完成,心中便向大道靠近,自身念头还没有降服,在这种情况下,很容易沉迷在其中。莫闲心中一动,调出了监控画面,他发现学子们心里都出现了波动,还好,都在正常范围内。

    莫闲心知这不出是开始,真正的会在几日后出现,到时,身处茫茫太空之中,单调的景致,远离自我生长的星球,筑基修士,就是孕神修士都是因为距离过远,远到他们能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外,人的心理是一个考验,修士也是人,毕竟不是神,长时间在太空中生活,但也有尽时,那时潜意识中怪兽便悄然释放,心魔真的来临,反而是经常在太空中来回的人,淡化了此,凡人即使出现,也不会造成多大的危害,第一次进入太空的修士却不成,当然,大部分人能战胜它,表现不出来。

    莫闲看看时间表不早,其实在太空中无所谓的时间,但人都是有一种惯性,一般飞船实行行星的作息时间。应该到了晚饭时间,莫闲来到了中央餐厅,学子们大部分来了,戴盈之也来了,看到了莫闲前来,招呼了一声,莫闲也和他们打招呼。

    莫闲坐下后,问学生们:“你们感觉怎么样?”

    “还好,我是第一次上太空,当看到宇宙如此大,我们是如此渺小,心中不禁产生这样的疑问,我们能够和宇宙抗衡么?”

    “为什么要和宇宙抗衡,我们只不过是宇宙的物质运动的产物,我们所见,只是迅速变化中的现象,当物体达到光速时,时空和空间就失去了意义,那时,星球与微尘同,你说这话,不过是目前你困于物质的低速层次而发的感慨。”莫闲微笑着说。(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