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寄柳,梨接桑,借与修真作样儿;竹破竹补人补人,巧夺天机造化功…”这是一段歌诀,却道尽了姹女婴儿功的本质,这是一部上乘的采补法,不仅可采补异性,更连同性也不放过。

    果然是好,东野间如心花乱放,这才是修行妙法,夺取天地造化,甚至他人的功行,回补自身,本来魔门就不顾忌这些,正好合了他的心意。

    接下来几个月,他先采补与他有过结怨的师兄弟,在他的阴阳回向法前,一个个呆若木鸡,任他采补。

    后来他又扩大范围,一些女修开始遭到他的采补,而他的功行在短短几个月间,连破数级,达到了金丹期。

    而这些男女,没有一人修行独尊阴阳姹女功,他始终记得那祖先的话,却不知道,根本不是他的祖师,而是大妖九婴。

    整个魔门,只有长生殿绿如修炼了独尊阴阳姹女功,而绿如偏偏嫁人了,嫁给遇仙宗的莫闲。

    不过他知道,绿如应该保持了处女之身,修行独尊阴阳姹女功的修士,不可能**,对于修士来说,这种精神上的爱也常见,因为修士也能做到不漏。

    他被力量迷昏了头,心已在打绿如的主意。

    他不知道,他只是为了另一个人准备,为了保险,九婴寻找几个修士,他们都在默默的修行,其有一个,本来就已达到金丹期。

    绿如已经完成了祭炼,在这段时间,莫闲也闲着无事。便时不时地和她切磋,绿如学到很多,特别是符箓之术。

    蠡玉来了几回,他成就了金丹。一身离火功行,在他身边,偶尔会感到一丝火气,他才入金丹,还不能很好控制。

    他围住莫闲。口啧啧有声:“想不到,你居然用妖躯为凭,化出一身,这个方法不错,我倒要考虑一下,是不是也弄个身外化身。”

    “你到什么地方去找一付妖躯?”莫闲笑到。

    “这倒是,我要找妖躯,最好是火属性,那个金乌正好!就是这一界没有。”蠡玉涎着脸说。

    “亏你说得出口,还金乌呢。你要遇到金乌,恐怕连逃命都来不及。”莫闲没好气地说。

    “也是,还有什么?”蠡玉陷入苦思冥想。

    莫闲灵光一闪,随后苦笑不语,他想到了苦无涯的乾阳珠,那是一件纯阳性质的法宝,如果给蠡玉,倒是一件身外化身的至宝。

    莫闲的表情引起蠡玉的注意,问到:“想起了什么?”

    “有一件至宝,倒是与你相合。不过他在一个狠人手,而且,炼成了身外化身。”莫闲说。

    “是谁?”蠡玉追问。

    “你不要想了,是苦无涯。他有一颗乾阳珠。”莫闲说,心有一丝愧疚,好像有点坑朋友的感觉。

    蠡玉眼光一亮,好像在打苦无涯的主意,莫闲连忙说:“打住,千万不要打苦无涯的主意。这个家伙可是以一己之力挑战一个门派的狠人。”

    “我在想自己有多少可能,算了,凭我目前的修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何况现在他龟缩起来,我也找不到他。”蠡玉说。

    他这一说,莫闲倒想起来,苦无涯自从出了迪崖岭,便销声匿迹,得到了好处,看来去冲击化神了。

    莫闲长舒了一口气,正要开口,绿猗进来了,在她身边,还跟着一位女修,莫闲和蠡玉都愣住了。

    “胡蝶衣,你怎么来到遇仙宗?”蠡玉问到。

    不错,来人正是胡蝶衣,东海瑶碧岛的修士,居然和绿猗混在一起。

    “蝶衣来自海外,说是认识你们,她带来碧瑶花,是东海特有特产,我见此花可以作为灵药,便带她来见你们。”绿猗说。

    原来如此,但看她看到蠡玉,眼情波一转,莫闲知道,有好戏看了,眼便别有意味地看着蠡玉。

    果然,胡蝶衣开口了:“公子,奴家到大陆出差,想起了公子在遇仙宗,便来看望你,不想正遇到绿猗姐姐。”

    后面的话她不说了,一切尽在不言,绿如看向蠡玉,眼带着不明意味,蠡玉抓了抓头皮,看到周围的人都带着不同意味看着他,他急忙说:“不是你们所想!”

    周围的人点头,但没有一个相信,莫闲咳了一声:“绿如,你是不是有事,说带我去看那件法宝。”

    绿如立刻说:“对,对,我都把正事忘记了,那是一件奇怪的法宝,走,我们这就去,姐姐,你也一齐去。”

    转眼间,只剩下蠡玉和胡蝶衣两人。

    蠡玉欲哭无泪,交友不慎啊,蝶衣却娇羞地偷看蠡玉。

    到了前面,绿如忙着打听胡蝶衣的来历,莫闲将当初的事一说,绿如怀疑的看着莫闲:“你就无辜,老实交待,你有没有动心,瑶碧岛,听这个名词,好像全部是女修,而且,个个漂亮。”

    莫闲赌咒发誓:“绝对没有。”

    绿猗陡然开口了:“我听蝶衣说,好像有个袁子仪的女修对你有意思?”

    “绝对没有,那是她一厢情愿,我有这么漂亮的老婆,绝对没有这么一回事!”莫闲毫不犹豫地给予否定。

    “相公,真的没有,你放心,我不是一个吃醋的人,有人倾慕,说明我家相公优秀,有没有啊?”绿如撒娇说。

    “绝对没有!”莫闲斩钉截铁地说,这种事情,根本不能承认,女人这东西,一旦认真起来,纵使莫闲身具九龙之力,全身刀枪不入,也不敢碰红线一步。

    “为什么你刚才没有提到袁子仪!”绿如得理不饶人。

    “你问蠡玉和胡蝶衣的事,我只是略讲他们的事,就没有提其他的事。”莫闲叫屈不止。

    “现在我问了,你老老实实的讲。”绿如脸便得比翻书还快。

    莫闲只好将袁子仪的事情讲出,绝对没有涉及****的事,这一点,莫闲倒可以保证。(。)

    PS:  感谢秋之神光打赏,在此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