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身上还在不停冒出阴魔,渐渐地,东野间如占了上风,绿如虽落于下风,并不惊慌,她露出冷笑,她对这一套早已烂熟于心。

    阴魔本是自身念头所化,借助魔门**,具现出来,近些年来,绿如心境渐趋来和,心魔性渐渐淡化,她心的魔向更高层次进化,渐渐向道魔转化,在这期间,战斗力下降是难免的。

    她已认识到这一点,因此,她借助外力,将青桑木和舍利炼成法宝,更是借助阴魔修复舍利,她所追求已生变化,她并不追求威力,而是长生。

    胡蝶衣焦急了,刚想提醒莫闲,场生了变化,轰的一声,一颗彩舍利冉冉地从绿如的头顶升起,小千世界变幻着,层层叠叠。

    刹那间,绿如已立于不败之地,无论东野间如如何,纵有千般法术,却不能接近绿如的身边。

    “不可能,你怎么炼出舍利?”东野间如喊到,不论独尊阴阳姹女**,还是姹女婴儿法,均不能炼成舍利,两者相遇,会结成魔身。

    但绿如居然炼出了舍利,完全出了他的想象,他并没有看出这仅是类似一件法宝的东西,并不是绿如所炼。

    绿如冷笑一声:“修行无穷,你认为不可能的事情,在其他人不一定不可能!”

    莫闲听了,心好笑,这完全是误导,绿如想不到会有这么腹黑的一面。

    东野间如脸色很不好看,浑身阴魔一收,手往胸口一捶,一声响,喷出一道黑气,现出一把刀,这是他收集煞气所炼的宝物,还没有成形,名唤黑煞刀,还差几步。只是黑煞气息成刀形,并未与真的刀相合。

    要是给他炼成了,刀出数十丈内,黑煞翻滚。不仅污人法宝,而且只要一丝煞气侵入,如附骨之蛆,腐蚀身体,最终会化为一种煞魂。供他驱使。

    虽然没有炼成,但黑煞之气已初步聚成刀形,端是利害无比。

    黑煞刀一出现,化作十数丈幽暗的刀光,直向绿如劈去。绿如头顶上舍利幻成彩,光华大盛,小千世界滚滚而出,随时生灭。

    刀光一近身,越来越慢,到最后。好像完全停住,黑煞刀破开层层小千世界,但去势已尽。

    绿如身上光芒一闪,手出现了一面幡一样东西,百毒寒光幛,随手祭起,起在空,轰的一声,重重光丝一下子将他裹住,寒光一闪。顿时,东野间如立住,浑身上下,已被玄冰包住。

    绿如一皱眉。不对劲,居然困住一个阴魔化身,再看黑煞刀,此时已全无踪影,四周似乎有些不同,天好像阴了下来。铅云四合,正在惊疑之时,莫闲出手了。

    莫闲脑后伸起了黑白大手,直向铅云抓去,大手隆隆作响。

    “藏头露尾的家伙,你给我出来!”大手一落下,轰的一声,阴阳二气相互配合,如同大磨一样,在虚空抓出一人,正是东野间如。

    他在大手间,身上阴魔一个接一个冒出,想冲开一条路,但都被阴阳二气所消磨。

    “你敢杀我,祖师不会放过你!”他叫到,破口大骂,极其嚣张。

    莫闲冷哼了一声,大手加大力度,骂声转变成惨叫。正在这时,空陡然出现一种波动,这不是正常的力道,而是一种法则之力,汇成一条朦胧的光带,直向大手而来,其长不知其几千万丈,色泽很淡,稍远一些便看不清楚。

    莫闲脸色大变,这是法则之力,根本不是普通力量所能抗衡,而且,他在其感到一股熟悉的气息,是九婴,他怎么出来了?

    不对,他没有出来,要不然也不会力量这么弱,但力量是弱,终究是法则之力,内蕴法则,一般力量在它面前,就像泥土在钢铁面前。

    在这一瞬间,莫闲显出翅膀,上面符迅亮起,一声响亮,掀起青黑色妖风,直向光带刮去。

    看似滔天气息的妖风,一接触那稀薄的光带,妖风如纸糊的一样,顿时崩散,化作一天狂风怒吼,却动不了光带。

    只有法则之力才能对付法则之力,事实证明这句话的正确性。

    就在这个时候,蠡玉出手了,随手一划,一缕太阳真火从空而降,里面金乌飞舞,从空而降,正落在光带上,光带顿时燃烧起来,虽然很快就熄灭,但光带明显缩水了一半。

    蠡玉的太阳真火,从扶桑的桑葚所得,后来经莫闲提醒,悟到了太阳真火法则,虽为真火,但也算一种力量,而且是法则之力,所以有效。

    蠡玉这一动作,提醒了莫闲,虽为化身,本尊虽未炼太阳真火,但也悟到了太阳真火的法则,化身和本尊为一体,当然也明白这种法则,轰的一声,一道光柱从太阳上落下,比之蠡玉,更见真火的威力。

    此时,光带已冲到黑白大手上,黑白大手立刻崩溃,但太阳真火也到了,刹那间,天地一遍纯白。

    九婴似乎很感意外,光带明显带有情绪,但无可奈何地和太阳真火同归于尽。

    东野间如瞬间得到了自由,虽然他受了伤,却逃出了大手,他当然看到那不知几千万丈的极淡的光带,他心大喜,刹那间什么也不怕了,祖师明显出手了。

    他哈哈大笑:“莫闲,你给我记住,今日的仇一定会报!”

    说完之后,就要遁走,莫闲冷冷地说:“你今天走得了吗?”

    手向天女散花一样,无数符箓出现,将空间完全阻塞迪些符箓并没有攻向敌人,甚至有许多都不具杀伤力,但却相互勾连,将空间弄得乱八糟,这是莫闲研究符箓所得,本意是看看许多不相关符箓会造成什么效果,却现有阻塞空间的妙用。

    东野间如动遁术,居然现失效了,他对这些没有研究,只是照搬而已,一时愣住。

    一道朱虹出现,正是莫闲的朱蟾剑,他叫了声不好,朱蟾剑已经临体,他急忙变幻阴魔,想用阴魔的能力,代他受这一剑,但他的左臂还是被划开一道血口。(。)

    ps:  感谢秋之神光、黎家大少爷打赏,八景宫_太清、艾舍长、arad约定投了1票[2o16-o5-2221:24]、爱宝宝的狗哲月票支持!在此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