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没有留意,虽然有剑意,他并不在乎,随着两声轻响,剑意变化为剑气,但被他硬生生排出体外,他的衣衫出现了几道裂口。≯

    突然间,他脸色一变,另一股古怪的感觉浮上心头,他心一跳,不好,一连串的阴魔出现,但却阻止不了朱蟾剑的毒性。

    东野间如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一头栽了下去,他怎么也想不到,会死在朱蟾剑的毒性之下。

    东野间如一死,那邵师兄、玉师姐陡然惨叫一声,抱着头,不一会就清醒过来,地面上的也传来微弱的动静,林师妹算是命大,绿如飞下,给他们口灌入丹药。

    “我怎么在这里?”邵师兄说到。

    “师兄,你真的想不起生了什么事情?”绿如问到。

    好不容易,才解释清楚了生什么事,人脸色阴沉,向四人拜谢后,御起遁光,莫闲知道他们的心情,任谁知道自己栽在一个被他们看不起的人手,而且近似傀儡一样,几个人都有一种想吐的感觉。

    莫闲他们并没有和他们一路,莫闲说:“看来,那飞剑传书也有问题,刚才是九婴出手,幸亏蠡玉兄想起了太阳真火,不然的话,还不知道怎么样,法则之力,他在镇压之,居然能够出手,我小看了他。”

    “九婴,这是怎么回事?”蠡玉问到。

    莫闲想了想,手一挥,打乱了天机,他可以肯定,九婴会关注他们,他同时将信息传给了本尊,本尊炼好几支箭,在箭上面,试验他的想法,现在他在研究土行符系列。对于他来说,符箓到现在,他已掌握其关键。

    说白了,符箓只是一种信息的抽象。天地万物,都有其特性,信息抽象并代表自身,是生命在现过程,逐步抽象出自己所认知的知识。并用一定形式表示出来,是信息的扩展应用。

    他感到冥冥之的联系,传说,先贤造字,天雨粟,鬼神夜哭,万物相互联系,擅用符者,符出惊天地,鬼神咸服。力小而功大。

    现在研究起土行符,却快得多,莫闲感觉到,土行符快到形成符,归入脾宫之内,如果一成,大地之上,随意可调用大地的威能。

    正在这个时候,他收到化身传来的信息,他陷入沉思之。良久之后,手出现复杂的符箓,光华一闪,没入大地。大地微微一动,九地符,深入九地之内,穷搜大地,借地脉,理论上可以直至大地尽头。

    但反馈的信息太多。纵是莫闲大脑已经场态化,全身身神不少已经现身,但也处理不了这么多信息,绝大部分信息被抛弃。

    大地如水一样,在他思维器官展开,他朦胧地感觉到,一条精魄蜷伏于地下,不对,只是部分与此,绝大部分和土相关,那是八宝功德泥,莫闲很熟悉,因为他的山岳真形图就有,弥漫于不知名的空间之。

    他并没有主动探视,而是用九地符去探查,不知道间隔了多少距离,朦胧有感,他心起了一种奇特的感觉,好像空间距离也是假相。

    这涉及到空间之秘,空间真的存在吗?莫闲没有多想,这不是哲学上的玄思,而是懂就懂了,是自己和天地的一种共振。

    他看了一眼,就足够了,随之九地符崩溃,一切都消失,但他浑身好像水捞的一样,浑身几乎虚脱,他自修行以来,还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他吸了一口气,他上一阵白气缭绕,衣服彻底干了,但衣服上也结起一层盐霜。

    他最后一眼,看到八宝功德泥牢牢地封印着九婴,九婴只是透过他在外面一点联系,不怪出了法则一击,他自己根本没有多少能量能调用。

    莫闲心一动,法则之力,天地间有法则之力,有没有意外,常说神仙不在五行,跳出界外,人间有法,但有违法,有些罪犯能逃过法的制裁,那么,天地间的法则呢?

    一条新的思路展开,虽不知道前景如何,但毕竟算是一条新路。他缓缓吸了一口气,将心情冷静下来。

    莫闲的化身四人,重新起在空,向万魔山而去。

    白开心却已到了安都,他的腿上绑着甲马,日行千里,非止一日,到了安都,在城外,按按照地址,直接来到古华寺。

    他到了古华寺门口,一个小沙弥早等在门口,见到他风尘仆仆,双手合什:“南无释迦牟尼佛,施主可是白开心白施主?”

    白开心不禁心吓了一跳,随即看出小沙弥没有恶意,说:“我正是,你怎么知道?”

    “祖师早上就说白施主要来,要我来这里等待。”小沙弥说。

    “谢谢小师傅,老法师真是神通广大,居然知道我来,小师傅法号叫什么?”白开心也双手合什。

    “我叫广可,祖师在等你,跟我来。”广可前面带路,白开心在后面跟着。

    不一会,到了禅房,广可在门外一礼:“祖师,白施主带到。”

    “你下去吧,让白施主进来。”门内传来一个声音。

    “是!”广可退下,白开心迟疑了一下,推开了门,见里面陈设很简单,一张禅案,两张椅子,还有一张禅床,在禅床对面的墙上,挂着一幅字画,画着雪夜求法图。

    白开心急忙大礼参拜,智通老法师连忙将他扶起:“不必多礼,今日早晨,听到雀儿叫,遂深入定,得知施主要来,故派广可前去相迎,莫闲施主可好?”

    “老师一切都好,他说要我带一口信与老法师,说老法师见面就知。”

    话未说完,他额头上陡然光华璀璨,一条虹光飞入智通的额头,智通微一沉吟,笑到:“原来如此,我已知道,你与阎罗殿有仇?”

    “阎罗殿害我家主人,只剩下我的小主人。”白开心说。

    “好一个忠仆!”智通赞到,“你一身武艺,又有莫闲施主传你鬼道法术,你可愿为国出力?”(。)

    ps:  感谢秋之神光打赏,在此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