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白开心迟疑了。

    “你一身武艺,俗话说得好,学成武世,货与帝王家。再说,要白家再次兴旺起来,你入朝为官,是条很好的途径。”智通说。

    这一条让白开心心动,点头答应,智通又说:“你为了对付阎罗殿,年纪也比较大,修行阴魂类法术,这类法术上手很容易,但驱使阴魂,有损福报,不过不使用,也是可惜,我这边有一护法术,倒也适合你。”

    白开心听他说阴魂法术有损阴德,眉头一皱,正想反驳,但听说并不是不许他用,而是要另传授他法术,也就没有说话。

    “我这法术是在阴魂类法术基础上,我佛如来大发慈悲,用佛家心法洗炼阴魂,使之成为护体伽蓝一类的灵体,阴魂得渡,同时威力增大起码一倍,你可愿意学?”智通问到。

    “我愿意学。”白开心心欢喜。

    智通将法诀传授权于他,智通这么做,卖一个好处给他,因为要****,依附人主是必须的,正好皇上前一阶段来,要对付阎罗殿,手下没有什么人才,便提起这件事。

    他也看出帝王对他们佛家既用又防着,同时也向古槐观求救,他今天收到莫闲的口信,除了关于倪幕的事,另外一个,就拜托智通推荐白开心,莫闲倒没有想到这么多。

    智通心一动,要推荐一个佛家的人,很可能引起帝王的心猜忌,干脆推荐白开心。让他倾向于自己一方。所以干脆传授他一种护身伽蓝术。虽然没有明的拜师,但传授之恩,事实上相当于弟子,对自己****大有益处。

    白开心没有想到这一点,他虽然经验丰富,但在这方面,比起智通来,相差得太多。他谢过智通大师。

    “你在古华寺歇息一个晚上,明天去见皇上。”智通说。

    裕定帝驾崩后,太子在道佛的支持上登上皇位,年号隆德,世称隆德帝,安都内,两大寺观成了热门,一是佛家古华寺,一是道家古槐观,但古槐观一直以来。都很低调,而古华寺就显得很突出。

    好在古华寺目前戒律很严。倒没有引起反感,但隆德帝亲见裕定帝是怎么死的,心不自觉地防着他们,又离不开他们,就像这次,为了对付阎罗殿,不得已向两家请教。

    正好莫闲为了对付阎罗殿,在修行界布局,想起了在世俗界也要布置,便派白开心来到安都,想借帝王之力。

    第二日,朝会结束之后,隆德帝在偏殿接见了智通大师和白开心,白开心一见皇上,立刻跪倒大礼参拜。

    “平身,我在数日前,曾与智通大师说,要对付阎罗殿,智通大师今日推荐你,你说说你有什么本事?”

    “皇上,这个人并不是老僧心动,而是他机缘巧合,莫闲施主要他给老僧送个口信,老僧想起皇上的嘱托,他武艺高强,并不是出家人,莫闲施主也教导过他一阵,传授他武艺和法术。”智通说。

    “噢,你是莫闲仙师的徒弟?”隆德帝顿时来了兴趣,想当年,莫闲功成而身退,隆德帝记忆犹新,要不是莫闲,他连性命都保不住,更不用说,登上今天这个位置。

    “回皇上的话,草民想当莫仙师的徒弟,但不够资格,莫老师只传授我武艺和法术,草民连记名弟子都算不上,莫老师传弟子武艺法术,只因草民与阎罗殿有仇。”白开心头也不敢抬,说到。

    “这倒有意思,你说说你和阎罗殿有什么仇?”隆德帝来了兴趣。

    白开心便将当初的事情一说,到他如何被莫闲看,莫闲如何传他武功和法术,这一说,足足有半个时辰,隆德帝叹到:“好一个忠仆,你与阎罗殿有仇,但你的忠心不因为主人死而离开少主人。大师,你推荐了一个好人选。”

    白开心被授为六品官,负责组建一支由皇帝直接领导的部队,其有僧有道有俗,个个武艺高强,许多人身怀法术。当然,推荐他们的人是古华寺和古槐观,这支部队是暗组建,一般官员并不知道他的存在。

    而智通大师回到古华寺,叫来惠海和惠明,还有广度,他自从得到莫闲的口信,对倪幕此人感到深不可测,他不同于莫闲。

    他对佛法理解极深,更知道此人是个难得的佛子,虽不会神通,但佛法之,只有二点最为重要,一是智慧,二是信念,神通不过是附加品,特别是他自从受过磨难后,对此印象更深。

    很明显,倪幕的智慧应该说是他已达到佛智,更重要的是,他面对种种劫难,体现出来的信念。

    “你们出去,到天下佛下各大寺院,把这个交给他们,世间出现佛子,谁得到佛子,既为弘法做出了大贡献,天下佛教各宗派,都会尊重他。”智通说,交给他们一个几个玉箴,玉箴之,却是倪幕的事迹。

    “师父,这不是助他宗派成名?”

    “一切为了弘法,放下你们心的成见,毕竟大家都是佛门宗派,不过教义上可能有所不同,在高一层次,这些教义都是一回事,你们着相了。”智通叹到,“你们不如广度,去吧!”

    人合掌告别,吩咐下去,一众和尚从古华寺出发,分赴天下各派的寺院。

    他们不知道,一个人微笑地看着古华寺,他是一个化身,提婆达多的分身,他的本尊还在时空深处的魔宫之,不过天下间,他分出九个化身。

    他并不着急,先到世间,慢慢观察众生,欲诱惑众生,先要投其所好,所以他来了,他只是看着,佛说,众生皆苦,但在他的眼,众生不知其苦。

    众生万象,他仿佛看到众生的欲望汇成洪流,他走了很多地方,随时与其他化身保持着联系,世间种种,都在欲海浮沉。

    这个世界,是大势至菩萨所开,但世间崩坏,无奈之下,大势至菩萨放弃了,引入其他的因素,提婆达多就知道众生欲望就是佛也得避让!(。)

    ps:  感谢玄衣宝树打赏100起点币,秋之神光打赏,yturn月票支持!特此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