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下,一切过去盖棺定论,凛凛清光一到,阴九幽才出一口大气,他的过去身斩出,才避免了湮灭的命运,但他已经是脸镪苍白,任凭谁被人从时空抹去一段经历,都不好受,他成了一位残缺的人,并不是说他生理上残缺,而是轨迹残缺。⊥,

    轨迹残缺,开始虽没有什么影响,但到合道期,影响就大了,甚至无法合道,合道之时,逆流而上,与生命之初的灵光合为一体,但在于他却无法溯回。

    只好在时间之,寻找那一丝痕迹,除非有大能愿意出手,或者只好重坠轮回,以图自然补缺。

    阴九幽等于给这道金光限制了终身成就,但他终于逃得性命。

    那道金光毫不在意,继续横扫,九秋仙姑飘带刚起,金光已到,飘带无力在落到金光之,金光一过,九秋仙姑身体瓦解,众人脸色一变,好厉害的金光,已有两人在此金光吃亏,九秋仙姑更是消散。

    飘带直接坠落下去,金光继续向前,转眼间,已有十几人在金光无声的消失,个殿主脸色变了,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法术神通。

    魔门奇,有四人身陨,一个身负重伤,这四人是九泉老怪、九春、九冬老妪与九秋仙姑,可怜九泉老怪刚放出一条黄泉水,便被金光消融,而阴九幽等于重伤。

    长生殿主长春子大吼一声,头上现出一根仙藤,正是长春藤,他因之得名为长春子,长春藤暴长,穿过层层空间。向提婆达多而去。

    提婆达多一见,口叫到:“好一根仙藤,给你太浪费,不如给我!”

    背后的卐字轮一动,产生了极大的吸力,金光又一道。直奔长春子而去。

    金光如雾,侵蚀长春藤的青光,转瞬间,已到一小半,长春藤前端已完全金色化,长春子大惊。

    春秋子一见之下,手春秋笔往空一抛,顶门之上,轰的一声。冲出一股清气,人作麒麟,一声吼,以雷霆万钧之势,向提婆达多踏了下来,春秋毛在空自动写出一个字:定,此字一出,化作一道清光。只落提婆达多的泥丸宫。

    提婆达多头顶上光迸射,出现颗舍利。上下飞舞,字落不下去,而麒麟也踏不下去。

    提婆达多一用劲,长春子只觉一阵剧痛,眼见自己多年性命交修的长春仙藤就要被他夺去,枫蓼子的玉笏打到。乘风子头顶上升起了通天幡,一道玉光和一条通天玄气从两旁夹击而来,轰的一声。

    玉笏打横飞了出去,而通天幡的玄气也崩散,却解了长春子的围。长春仙藤一分为二,断裂开来,长春子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提婆达多冷笑到:“不要以为人多,在我眼,你们都是蝼蚁,之所以要收伏你们,不过是我不想事事亲为。”

    说完之后,轰的一声,走出个化身,见风就长,高达数百丈,一个青面獠牙,手举着一座山,往下急砸;一个浑身姜黄,手臂上缠绕着一条长角的蛟龙;另一个却是独目,眼放射着神光。

    人一出,庞大的气势刹那间将整座万魔山笼罩在其,直达一二千里,从可以看出他们之间的差距,已根本不是数量所能填满的。

    整座万魔山脉都在他的气息之下,山的鸟兽根本不能抵挡,许多鸟兽一翻眼直接昏了过去,这还是边缘的,靠近魔门所在,鸟兽稍弱一些的,干脆爆成一团血雾,许多低阶的魔门弟子,直接昏了过去。

    看来魔门这一次难逃了,春秋子春秋笔护在头顶,放射着清光,脸上一丝苦笑,看来魔门完了,他刚传声,要门下弟子逃命,能逃一个是一个。

    正在这时,后山之,轰的一声,听到一个声音叫到:“我出来了,我九婴出来了,是哪个在此耀武扬威,不知道九婴大人在休息?”

    春秋子愣住了,提婆达多一声喝:“是哪个畜牧敢说如此大话,给我去死!”

    个化身一起仰天长吼,杀意汇成实质,一齐轰向后山之地,后山之,一股庞大的威压冲天而起,气势居然比提婆达多还要强。

    轰的一声,众人虽然隔得远,但气势交锋汇成了爆炸,空似雷霆滚过,巨大的气流让山树木成片倒下,峰头崩摧,宫殿倒塌,众人像飞虫一样被爆炸的气流吹得东倒西歪。

    再看时,后山升起了一只庞然大物,其长数千丈,九首一身,头似山头,眼如巨大的灯笼,水火随着它的升腾,水有火,火有水,刹那间遮蔽了半边天空,好像水火正飞速的逼近。

    “九婴!”几乎所有人都惊呆了,他们没有想到,在后山居然封印着一头九婴,提婆达多也没有想到。

    “你尽欺负弱小的蝼蚁,不知道,万魔山有我护住!”九婴九个蛇高高扬起,巨大的身躯将提婆达多临时变幻出来的个化身完全比下去了。九婴没有好意思说,万魔山是他的**所化,它被大势至菩萨镇压在这里。

    “不可能,九婴在仙界,怎么会在这里出现?”提婆达多也惊呆了。

    九婴却不问他,九头高扬,口喷吐着水火毒烟,直向个化身撞了过来,一声爆响,化身被他撞了正着,轰的一声,转化为一气而散。

    提婆达多身后卐字轮暴涨,金色光华直向九婴罩到,九婴冷冷一笑,语带不屑的说:“不过得了点佛法的皮表,还在我面前卖弄!”

    身边水火围绕,金光一到,水火一黯,除此之外,并没有任何对九婴造成伤害。

    提婆达多脸色一变,笑到:“既然你在这里,我就不来,再见!”说完,身体陡然散作一团光华,就势而隐。

    他一走,九婴哈哈大笑:“老头,弄两个鲜嫩的男女尝尝!”

    他对春秋子说,春秋子并不老,只是年模样,不过论岁数,已有**百岁了,春秋子正要感谢,听到这句话,立刻呆住了。(。)

    ps:  感谢玄衣宝树打赏100起点币,秋之神光、黎家大少爷打赏,在此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