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婴正在得意的笑,它自忖,它自由了,这个世界上,只要它不飞升,根本没有人是它的对手,人嘛,作为一种食材,香嫩可口。

    春秋子暗暗叫苦,才走了一个提婆达多,又来了一个妖魔九婴,张口就要吃人。

    他正在犹豫间,九婴陡然喊了起来:“不!”

    光华顿起,空间似乎有无尽大潮,八宝灵光从无尽虚空出现,他挣扎着,但无济于事,无尽的灵光将它重新封印起来,好像九婴的出现,只是为了赶走提婆达多。

    这一幕变化,恰好被莫闲等四人看见,在提婆达多出现时,莫闲已到万魔山的周围,接着无穷的威压压了下来,他们驾不起遁光,莫闲还能承受,但绿如人,已不能承受,只得落于地上,周围鸟兽弱一点的,都昏倒在地。

    莫闲几人现出护体法宝,才勉强站直的身体,莫闲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而绿如更加焦急,她不知道到底生了什么?

    远方天空,血云翻腾,金光乱闪,无数气息像海浪一样,其二股,有一股莫闲感到熟悉,怎么回事,难道九婴出来了?

    接着血云消散,过了好一会,从远方天空传来爆炸声,二股气息只剩下一股,但这一股很快就消失。

    几人不知道生了什么事,但肯定生了大事。

    几人又重新御起遁光,带着满腔的疑问,终于赶到,但眼前的惨状让他们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

    “白猿爷爷,生了什么事?”绿如一眼看到熟人,问到。

    “绿如丫头,你怎么来了?”

    “师傅飞剑传书,要我回来,究竟生了什么事?”

    “不知什么时候,天地间出现一个魔王,自称提婆达多,欲想将我们圣门归于其下,连杀我十几个元婴之上的人,眼看他气焰无双,偏偏后山出现一个妖魔九婴,将他赶走。”白猿道人说。

    莫闲一惊,忙问到:“九婴到哪里去了?”

    “九婴被封印住了。”

    “九婴被封印,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莫闲奇怪了。

    “不知道,好像九婴出来,就是对付提婆达多,提婆达多一走,另一股力量凭空产生,将他拖住封印了。”白猿道人也很疑惑,不禁是白猿道人,魔门的其他人都很疑惑。

    莫闲心一动,指尖之上出现一个符箓,九地符,投入地下,出九婴还是原样,是佛门的封印,八宝功德泥依然紧紧的锁着它,心舒了一口气。

    他心有了一个猜想,根本不是封印被打破,而是有一定条件,大势至菩萨的神通真不可思议。

    “我师傅她怎么样了?”绿如问到。

    白猿道人一愣,没有回答,绿如有了不好的预感,过了好一会,白猿道人说:“节哀顺变,九秋仙姑被提婆达多一道金光化为乌有。”

    “不,不可能,师傅肯定没有死!”绿如大喊起来,突然间她像想起什么,“师傅修行的可是玉华秋月灵犀功,正常情况下,即使这个空间的身体消亡,在不同时空,分身千,随时归来,那师傅随身法宝五彩绫呢?”

    “你说的是真的?”白猿道人追问到,语气带着惊喜。

    “师傅跟我说过,说她有千条命,我师傅没有死!快将她的五彩绫找来给我。”绿如急切的说,她这么一说,白猿道人立刻命人去寻。

    万魔山这次劫难之,不仅人员出现数十人伤亡,高级修士死了十数人,而低阶修士受余波所及,死伤更多,具体数目还没有一个准确数目,宫殿更是崩塌数十间,甚至有些山峰都崩塌了。

    终于在废墟现了五彩绫,绿如得到五彩绫,感应了一会,肯定说:“师傅没有死,其烙印仍然完整,我来作法,让师傅在其他时空分身如回来!”

    她宝相庄严,手诀一动,面前一阵风,大地动了起来,泥土翻滚,一座祭坛出现。

    她恭恭敬敬将法宝五彩绫奉于祭坛之上,踏罡布斗,勾动天机,天空之,如羊角一样扶摇而上,垂下一条光影,天开眼了。

    莫闲看到,无数时空似乎生生灭灭。听到绿如喝到:“天罡地宁,分影合身,摄魂御魄,急急如律令!”

    无数人影从时空各处归来,轰的一声,祭坛之上,光华猛然亮起,耀人双目,光芒一过,九秋仙姑立在五彩飘带之上。

    “师傅!”绿如喊道。

    九秋仙姑点点头,对白猿道人示意:“我在危急关头,损失一身,敌人异常强大,本来需要四十九日,才能归来,现在借绿如借五彩绫一点气机,强行将我从不同时空拉回,我只记得提婆达多的金光几乎消除一切,后来怎么样了?”

    “九泉老怪,还有九春、九冬都已消失,他们是不是能以秘术躲过一劫?”白猿道人问道。

    “他们能不能像我一样,大概不能,我没有听就过,他们修炼的功法能做到我这样,他们情况我不了解,不过,功法往往能得到一面,九春等修炼的功法威力很大,不像我的玉华秋月灵犀功,它威力不怎么样,保命却是一流。”九秋说。

    “看来不可能,这场浩劫之下,我们门能存在,真是一个奇迹,要不是九婴,现在恐怕圣门已经不存在了。”白猿道人说。

    九秋眼光一闪,山后封印着一个大妖,这件事知道的人极少,但九秋知道。

    她不知道的是,九婴居然出现了,她急忙问清楚,白猿道人把经过说了一遍。

    “师傅,你叫徒儿回来,有什么事?”绿如问。

    “我没有叫你们回来?”九秋诧异的说。

    “什么?那我收到飞剑传书是怎么一回事?”绿如和莫闲对视了一眼,莫闲本来觉得事有蹊跷,现在看来,根本没有这回事,飞剑传书只是将绿如引入陷阱的手段。

    到底是谁干的,莫闲十有**可以肯定是九婴,看来,已有绿如想到九婴,就不知道他到底勾引了多少人?(。)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