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知道白猿道人说的是实话,对于炼器,他目前只是本能而炼,会些基础,根本说不上精通,连绿如都比他强。≯≯>

    他苦笑着把弓收了起来,一边飞行,一边用意念温养。

    倒是白猿道人有些好奇:“莫小子,你这弓从何而来?”

    “它是我本尊所炼,现在本尊在炼器上很有缺憾,如果此事结果,该好好找一个地方学习一下炼器术。”

    “你本尊他在什么地方?”

    “他现在正在少屋山松溪真人处,随松溪真人学习符箓。”

    “松溪这个老家伙,符箓倒是有一套,你小子运气这么好,不过,你不怕学的杂,影响你的功行进展?”

    “没事,这只是一种知见,修行人闲来无事所玩,免得整日修行,未免无趣。”莫闲笑到。

    五人遁光迅,非止一日,出了大6,上一次来,莫闲乘坐海船,而这一次,却是直飞东海,途在小岛上休息,他们不可能浪费时间去做海船。

    天色将晚,远方一座小岛已现在眼前,略呈葫芦形,五人决定在岛上过夜,便直飞过去。

    刚一近岛,岛上突然出现一道魔气直冲而来,几人一愣,紧接着,一个巨大的神魔见风就长,挡住了五人的去路。

    “你们是什么人?”神魔居然开口是了。

    “有趣!”白猿道人说到,“圣门白猿道人携后辈游玩东海!”

    “原来不是东海盟的人,你们还是不要前去,前方数百里处,东海盟封锁了去路。”神魔说着,身材缩了下去。

    “你是东海盟的人?”白猿道人好奇的问到。

    “不是,我与东海盟仇深似海,为此,我修炼魔道神通,炼制了四十九尊大衍诸天摩那神魔,时被魔头控制,幸运当日初成之时,不知被谁收走了一尊神魔,才使大衍诸天摩那神魔出现了缺陷,我才没有成为只知杀戮的魔头,但大衍诸天摩那神魔出现了缺憾,我在此岛想了一个办法,将我的魔性斩出,代替那缺憾的神魔,反而不受魔侵,但我的修为却因此停顿,永远是元婴,因为我的境界的增长,都用来培养神魔,不然的话,我就会受到魔侵。”

    莫闲一怔,他没有想到,居然会遇到当日泰平岛岛主泰周,本来以为他已经成魔,兴许被什么高手除掉,没有想到,在这里遇到他。

    莫闲眼珠一转:“前辈,既然和东海盟有仇,你又修炼禁术大衍诸天摩那神魔,没有魔魂侵体所扰,你为什么不去报复?”

    “你以为我不想,我好不容易控制住魔性,又辛辛苦苦以自身魔性培育出第四十九尊神魔,好不容易才成功,但东海盟却归降了提婆达多,那种冲天而起的气势,你是没有看见过,我处于矛盾,一时不知怎么办?”泰周说。

    “你那么与东海盟和解,反正东海盟已不是旧日的东海盟。”莫闲说。

    “不成,这已成我的执念,我一定要平了东海盟,也对了,听说圣门在数日前,也受到攻击,你们决不是来游玩。”泰周突然想了起来。

    “不错,我们不是来游玩,是为了东临岛而来,这位是东临岛的少岛主6蠡玉,我们是来增援东临岛的。”白猿道人也哈哈大笑。

    泰周现身,那个神魔投入他的身体:“见过各位道友,我们算是志同道合,几位的修为好像不高,只是金丹,恐怕不能与提婆达多相争?”

    “我们不是与提婆达多交锋,东临岛到今天未曾陷落,说明东海盟也不是无敌的。”白猿道人说。

    “也是奇怪,提婆达多也就在当日出现,事后也不曾出现,不知出了什么原因。”泰周说到,“各位请,先到岛上一坐!”

    莫闲不知道,隐隐觉得提婆达多有事情,白猿道人也不知道,他们不知道,在天下只有少数的顶尖高手知道,幽冥教主和提婆达多罡风层一战,两败俱伤,目前双方都在养伤。

    众人随泰周上了岛,岛在外面还看不出来,到了近前,才现,显现的部分只是假相,而大部分却别有洞天,如果攻打此岛,只是攻打的一幅阵图,真正的岛是隐形的。

    侍者上茶,白猿道人问:“你在这里,东海盟知道吗?”

    “他们不知道,这座岛本身在海面以下,是个暗礁,我以**力改造,将之隐去,偶尔放出阵图,你们是碰巧看到阵图。再说,这里已是内海,东海盟并不注意。”

    “东海盟在几百里外布置,茫茫大海,难道没有漏洞?”莫闲问到。

    “方圆数千里内,东海盟布置了照天彻地大阵,不论何等修士,只要进入大阵范围,就会被现,任你是隐形,还是从海底经过,而且,此阵不同他阵,人入此阵,没有任何异样,但此阵已将你的信息摄去,下一刻,就是东海盟的修士出现,此阵还有传送作用,东海盟的修士会随时出现在你的面前。”泰周说。

    “难道此阵就没有其他方法可以规避?”蠡玉问到。

    “没有,除非你不从此地走,但一不小心,就会误入此阵。”泰周说。

    “此阵除了这两个作用,有没有其他效应?”莫闲又问。

    “没有了。”

    “那我们就闯一闯此阵!”莫闲笑了,此路不通,就打过去。

    “此阵可有名元婴修士把守,手下又有数名金丹修士和几十名筑基炼气修士。”

    “那又如何,此阵不能困人,茫茫大海之上,我方白猿前辈,战斗力不让于元婴,6少岛主,身据太阳真火,又有东临宝。”莫闲自信的说到。

    他没有说他自己,他自己也是身怀重宝,还有绿如,最差的是胡蝶衣,可以说,就是对方元婴修士人齐上,他们脱身不成问题。

    “哈哈,泰周道兄,如果你与我们一道,那就把握更大!”白猿道人笑到。

    “好,我就陪你们疯一把,我的大衍诸天摩那神魔也刻让东海盟知道厉害,当日夺我岛业,今日我就给他们一个厉害!”泰周思索了一会,一咬牙说到。(。)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