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周有泰周的考虑,他修大衍诸天摩那神魔,为诸多修士所惧,想趁这个机会,重回众人眼,告诉世人,他泰周并未像传言为魔所制,反而制魔成功,屹立于东海修士之。○

    见泰周同意,众人一下子轻松下来。

    次日一早,泰周吩咐下去,叫手下好生看守岛屿,便与五人一起,驾起遁光,向东方二去,大概有半个多时辰,泰周说:“小心,我们要进入照天彻地阵的范围。”

    众人立刻注意周围的细微的动静,但海天茫茫,似乎没有什么人在注意他们。

    在众人前方,突然空间一动,出现了八个人,为首一人喝到:“什么人,来此做甚?”

    莫闲笑到:“道友,我们是大陆来的,想看看海外奇景。你们是什么人,大海茫茫,好像没有进入什么门派的禁地?”

    “这里是东海盟新立的禁区,前方是禁地,你们回头吧!”一个叫北门辰的筑基修士说到,除他之外,一位元婴修士叫东方若,还有名金丹修士,分别是温伯雪、田子方和徐无鬼,这四人是长老,天下大多数一流门派,入金丹方才入长老,东海盟目光甚高,因此也尊此例,余下人,则是筑基修士,分别是王果,彭阳和任方。

    长老当然身份高贵,所以答话的是筑基修士北门辰。

    “这里是东海盟的地盘吗?”莫闲看似奇怪问到,“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现在这里是禁区,如果不服。我们就不客气了。”北门辰不耐烦的说。

    “看来传言不错。东海盟已不是旧日的东海盟。成为提婆达多的狗腿,把修行人的脸面丢尽。”莫闲挖苦到。

    “你们究竟是谁,我看你们是冲着东临岛而去!”旁边的温伯雪冷冷地说到,“一群不知死活的家伙,给他们点利害看看!”

    话音一落,几个人立刻将五人包围起来,东方若找上泰周,而温伯雪阻上白猿道人。田子方找上莫闲,徐无鬼找上陆蠡玉,余下四人找上了绿如和胡蝶衣。

    “看来,不动手是不行的,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在茫茫大海之上,居然修士都不顾脸面,想来抢劫。”莫闲摇头晃脑的说。

    “住嘴,小子。看你很年轻,却显得如此轻浮。你找死!”田子方怒道。

    说着便亮出了青虬剑,一出手,便是一条青虬,直扑莫闲。

    莫闲摇摇头,说:“仗着年纪大,有志不在年高,说不过,就气急败坏,也不知害羞,我都你臊得慌!”

    说着,手朱蟾剑出,一道朱虹刺目而起,莫闲化入虹,身剑合一,剑气极其凝练,除剑之外,另无它物,一缕剑气,如同一道璀璨的朱色晶虹,只是一闪,騞然而过,青虹被剖成二半,朱虹并没有停止,转眼之间,便到了田子方身边。

    田子方大惊,身边轰的一声,出现一个钟形光芒,这是他的水龙钟,但晶虹却不停止,穿过了钟形,出现在他的后方。

    田子方愣住了,不仅是他,连其他人都愣住了,泰周一看,这绝对是元婴战力,心恍然,为什么莫闲在之前会那么说,人家没有将敌人放在眼。

    一剑出,敌人败亡,干净利落,这就是一剑破万法。

    莫闲心满意,本尊用过这一招,看来自己对剑法算是登堂入室,下面一步,就是化剑成丝,他想着,随手一摄,将青虬剑和水龙钟收起,当然还有他身上乾坤袋。

    他一剑之后,并没有再出手,而是手握朱蟾剑,看着其他人在厮杀。

    白猿道人看着面前的温伯雪,摇摇头,祭起了青虹剑,一道青光耀目,而温伯雪也放出自己的碧波叉,水波一起,斗在一起,此时,莫闲已一剑结束了田子方。

    白猿道人一见,脸上一红,居然给莫闲抢了头,手一指,青虹剑像一条蛟龙一样,迅速分化,化作满天光虹,但碧波叉却像无穷的海浪,延绵不断,温伯雪比起田子方的确强多了。

    白猿道人见青虹剑已压住碧波叉,白虹剑出,一道白光突然出现,直奔温伯雪。

    温伯雪碧波叉被青虹剑压住,而白虹剑又到,急切之间,身边出现一个水泡,挡住了白虹剑,白虹剑本质不如青虹剑,被他的水水泡挡住。

    温伯雪松了一口气,突然之间,一颗珠子当面打来,他没有当回事,珠子到了面前,突然暴发,眼前一片强光,感到一股热浪扑面而来。

    水泡啵的一声破了,身子感到一痛,便失去了知觉。

    白猿道人最后打出的是大日珠,发出大日的光辉,却正好破了水泡,白虹剑趁机而入,斩了温伯雪。

    白猿道人收手,站在一旁,但他的青虹剑和白虹剑并未收起,而在他的身边徘徊盘旋。

    徐无鬼对上了蠡玉,蠡玉冷笑,祭起烈日剑,像烈焰一样,火焰围住了徐无鬼,徐无鬼却祭起落魂刀,刀光一闪,蠡玉不觉头一晕,眼看就要昏倒。

    他急忙定神,头顶之上,轰的一声,蔽日伞出现。

    蔽日伞一现,蠡玉立刻清醒过来,他心一怒,手一指太阳,太阳似乎亮了一亮,一条火柱从空而降,有金乌在飞舞。

    太阳真火,蠡玉召来太阳真火,配合他的烈日剑,刹那间,徐无鬼身边十数丈内,化成一片火海,金乌在飞舞,传出一声惨叫,徐无鬼化作飞灰,巨大的火柱向火山一样,冲入海,无数白色雾气蒸腾。

    到此为止,个金丹修士都已陨命,他们运气很不好,不论白猿道人,还是莫闲和蠡玉,都是金丹高手,本身战力就是元婴级别,而东海盟这边,个金丹修士,却因为东海盟本身是个松散的联盟,并无出色的传授,在一般修士,可能还算较强,但不能与人相比。

    人一死,东方若脸色一变,他没有想到,个金丹修士这么快就玩完了,他直接用大擒拿手,一只乌黑大手直向泰周抓去。(。)

    ps:  感谢玄衣宝树打赏100起点币,黎家大少爷、秋之神光打赏,人也不过如此、渊心小人物和朝汤月票支持!特此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