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高千丈的神魔一拳击出,拳头如山,带来强烈的风,形成一道风柱,一拳击开白雾,黑光一闪,随着拳风,便排斥起白雾。◎,

    白雾之,迅速成团,开始发亮,白猿道人一皱眉:“癸水神雷!”

    话音一落,白雾之,数不清的神雷暴发,如雷潮一样,每一颗癸水神雷如覆盖上百尺的距离,飞出的癸水神雷足有上千颗,如同一座冲天大山一样,猛烈的炸开了。

    神魔猛的被这么多神雷集轰炸,长吼一声,身躯破损,倒飞了出去,而泰周脸白了一白,他也怒了。

    泰周发出一声长嚎,从其听出,他非常愤怒,那里的黑光一下子浓郁起来,受伤的神魔身体迅速复原,但莫闲看出,它的灵活性比其他神魔要差。

    其他神魔迅速赶到,先是一左一右两个神魔,鬼魅般的出现,千丈身躯却显得举重若轻,两神魔一到,口一张,喷出粗达数丈的两道乌光柱,光柱冲入对面白雾,雷声顿起,冰焰横飞。

    莫闲一怔,随着明白了对方所作所为,对方不知什么时候,居然调用海水癸水精华,布置了这一道防线。

    这哪里是什么白雾,完全是气化的癸水精华,他立刻叫到:“泰周前辈,小心,这是癸水气雾,不知它有多厚!”

    莫闲身怀冰魄宗传承,在开始的时候还愣了一下,毕竟不是亲身体验,只是通过影像。虽然看着像癸水气雾。但到底吃不准。现在癸水神雷一现,他确认无疑。

    一说癸水神雷,几个人立刻动容,因为大家知道,癸水神雷系冰魄宗的标志,冰魄宗消亡后,虽偶尔有癸水神雷现世,但已极为稀罕。

    但一次出现如此多的癸水神雷。众人立刻想到传说冰魄宗的大阵癸水天一冰魄阵,此阵在海洋上布置,可以覆盖数千里,借助海水的威能,能形成大面积的癸水神雷,而且生生不息,此阵当年冰母水月曾布置过,结果对方尽一派之力,也没有讨到任何好处。

    自冰母之后,此阵只存在于传说。

    今天海面其长无比的白雾。难道就是此阵。

    泰周冷笑道:“癸水神雷阵只是传说,是不是还不一定。就是癸水天一冰魄阵,我想他的功力也不足以支持多久,在我的大衍诸天摩那神魔面前,一切都是虚幻!”

    莫闲一皱眉,虽然泰周说他的魔性已经斩出,但看泰周好像有点不对,他不能因一点猜想来阻止泰周。

    泰周手诀印又变,不是扩大,而是缩小范围,已扩展到千里之外的大衍诸天摩那神魔一齐长吼,黑光范围迅速缩小,不一会,就剩下数百里,还在进一步缩小,但黑光却越发浓厚,除了光芒护住莫闲一行外,其它地方已经伸手不见五指,哪怕修士也不行。

    四十九头神魔紧紧护在外围,固若金汤,神魔也体积缩小,但还有数百丈,根本看不见一点影子,除了他们面前的镜子显示。

    轰的一声,泰周带着众人闯进了癸水天一冰魄阵,冰魄阵一下子包抄上来,无尽的癸水神雷响成一条声,如雷潮一样轰了上来。

    但一入黑光其,只发出一声闷响,在百里范围内,凡被黑光笼罩,内部的一切特征在改变,灵气之类已不同于自然,甚至连法则都出现了畸变。癸水神雷一入其,原来爆发冰焰可达数百尺,而在其,冰焰只得数尺便消失殆尽。

    莫闲明白了,为什么泰周这么狂,因为他对他的大衍诸天摩那神魔有足够的信心,甚至形成所谓的法域,法域形成,诸法莫侵,这完全是化神修士的实力。

    化神修士,如果有意,便会在周身形成一定范围的元气谐振,但化神修士很少这样做,因为这样做,不如借法宝更省力,除非怒极了,才放出法域,一般情况下,化神修士已经掌握一定法则,讲究随意而动,而法域显示,特别是在两个化神修士的战斗,代表一个化神修士已不能掌控形势,往往离败亡不远。

    但泰周却不同,他只是一个元婴修士,却使出类似法域的技巧,这完全是一个突破。

    雷声如潮,泰周却夷然不惧,他的周围黑光越来越盛,范围也在不停缩小,外围的黑光被癸水天一冰魄阵压缩,不过这也是他有意为之,要不然,冰魄阵根本不能压迫他。

    当压缩到十里范围,在外部看来,已完全凝成实质,很一颗巨大无比的黑色的珠子,癸水神雷再也压不到里面,只接在表面就湮灭,甚至有些癸水神雷还弹了回去。

    莫闲等人虽在央,也看出了实质,这里面已完全成了另一个世界,根本调不动灵气,一句话,众人只能有体内灵气,一般法术威力只不过相当于炼气期。

    他们虽然是盟友,但修士间往往保证自己能够有把握摆脱任何不利的环境,否则,本能的感觉到不安,现在五人就处于这种状态。

    虽然压抑着本能,但不安还是冒了出来,偏偏泰周处于特别兴奋的状态,并没有留意到众人的感受。

    莫闲心一惊,不觉自省其身,这种不安是无法掌控周围一切所带来的,既然无我,怎么会有此情况发生,他一下子放松下来。

    他心不由想起种种,自己以前在强敌面前不在乎,是因为自己有把握脱身,而今天,还是盟友,就让自己如此不安,自己高估的自己。

    为求长生,先要不畏死,正如自己做杀手时的经验,唯有不怕死,才能活下来,越是怕死,越死得容易。

    他敏锐感到气氛有些不对劲,他笑着说:“泰周前辈**,这癸水天一冰魄阵,晚辈有幸得到一本书,其书上说,此阵最利害的是将千里之内完全冻结,不知对方能否做到?”

    他借说话,引起众人注意,从而分散众人的注意,使用不安消除。

    他话一落,外面的雷声渐渐稀疏下去,又变成茫茫的一遍白雾,他们不知道,而泰周明白,突然温度在上升!(。)

    ps:  感谢玄衣宝树打赏100起点币,秋之神光、黎家大少爷打赏,arad约定、to919、君不见神通不敌天数月票支持!在此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