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周皱了皱眉,白猿道人说:“道友,何妨试试?”

    “也罢,我正准备发动大衍诸天潜行法,看看能不能突破玄冰的限制,你小心一些,如若不成,快速缩回黑光,,我会让黑光不损害你!”泰周说到。◇↓,

    “谢谢前辈!”莫闲道谢。

    在黑光,突然出现一条通道,直达外围,莫闲运起天一癸水神光,通过通道,来到边缘,玄冰就在眼前,莫闲微一迟疑,身上神光一亮,居然无阻,他心一喜,出现在外边。

    他进入了玄冰,一种奇怪的感觉,一点也不感到冷,似乎身体是一道光影,亦或,玄冰不过是幻影。

    他手一指,一道淡淡的清光一闪,落在神魔的身上,神魔陡然动了,化作长长的一条,轰的一声,归入黑光之。

    把诸云鹤吓了一跳,他正在和神魔较量,神魔化虚,无碍地穿过玄冰,好像玄冰不存在,就连他的瓶青光陡然也失去了作用。

    “你竟然会冰魄归虚法,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冰魄宗的秘法?”诸云鹤吓了一跳,冰魄归虚法,他也不会,冰魄宗自消亡后,不少秘术失传,原来冰魄宗弟子渐渐沦为散修,秘法只传下来十分之一二。

    “你也知道冰魄宗秘法,你不是东海盟的人?”莫闲明知故问。

    莫闲没有否认他会冰魄宗秘法,只是问出此话,语气含有讥讽。

    诸云鹤一滞,说:“冰魄宗早已消亡。我不过得其秘术。”

    “冰魄宗没有消亡。现在两条路。一条路,你重归冰魄宗,另一条路,就是我收回冰魄宗传承!”莫闲淡淡的说,他的身体迅速上升。

    诸云鹤一见,也跟着上升,在玄冰斗法,莫闲不习惯。不仅是莫闲不习惯,就是诸云鹤也不习惯。

    他们两人出了玄冰,诸云鹤冷笑道:“一个金丹修士,竟然在元婴修士面前充大,我在东海盟,身居要位,何况盟主老人家神通广大,口气大了,不怕闪了舌头!”

    说完之后,元婴的威压就压了过来。他欺莫闲是一个金丹修士,不知莫闲根本不是金丹修士。只是一个妖丹化身,对于元婴莫闲见多了,这一点威压,根本不算什么。

    莫闲出来,他还有一个目的,就是破阵,他虽然在记忆,也知道癸水天一冰魄阵,但他并不是阵法专家,等玄冰生成,阵势无可变之时,此时,阵最强,也是最弱的时候。

    因为阵一切都固定了,冰不像水,水无形而变化万方,冰虽硬,但失去水的无形之势,变成有形,阵一切都固定了。

    对于其他人来说,没有了办法,因为困在阵,但对于莫闲来说,却是真正自由,强则易折。

    诸云鹤却打了另一个主意,莫闲显然得到了冰魄宗的传承,冰魄归虚法,他就不会,他存了心思,最好生擒下他,逼问出冰魄宗秘法,一旦莫闲落入他的手,他有足够方法,让莫闲吐出真言。

    所以,诸云鹤仗着元婴期,思维已场化,威压只是其一种运用,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这就是一个散修和有宗派的不同,宗派之,历代经验相传,许多现象有很好的解释。

    散修却不然,一种是单线相传,师傅带徒弟,但一人之力,不能与宗派列代智慧相比,更有苦逼的,是自己无意得到道书修行,只能独自探索,修行界是一个保守的群落,不是同门之间,就是相互交流,也只是泛泛而谈。

    在这种情况下,散修要出成就,修行到很高境界,通常很难,君不见,就是强如苦无涯,在得到苦竹山传承后,困在元婴期将近百年,直到近来,才在迪崖岭得到一线机缘,从而闭关冲击化神。

    成功与否,还在两可之间,但在遇仙宗等大派,化神修士足有十几个,其上还虚等,还有一批,可想而知,散修谁也不愿意,大部分没有机会,东海盟收拢散修,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机会。

    但东海盟的根基不能和那些老牌的修行门派比,而莫闲身负冰魄宗传承,对于诸云鹤来说,有足够的诱惑力。

    威压一起,莫闲笑了,他不仅没有受到威压的影响,反而手出现了一张弓,千里云烟弓。

    现在阵势固定,阵有个关键点,天一生水,地六成之,下方六个,上方一个,这个关键点,都已炼成阵旗。

    莫闲一出了癸水天一冰魄阵,早就在此搜寻,在这附近,有两处,相隔百里,其一处是天一位置,还有一处,是地六的一位。

    莫闲张弓搭箭,诸云鹤并没有留意,只以为是他对自己攻击,心也在诧异,金丹期居然在自己的威压下自如活动,他心不禁将莫闲提高了几分。

    也只是提高,他有这个自信,手一动,出现一面令牌,禹神令,莫闲眼一跳,禹神令,想不到此物在他手上。

    禹神令,控制天下万水精灵,威力如果发挥到极限,可以凭空召唤水各种生灵,或攻或守,是一件攻防兼备的宝物。

    禹神令一出,随手一划,一声咆哮,在他面前出现了一只透明的冰螭,将周身护了起来。

    莫闲看到他护住了身体,笑了,一松手,箭并未射向他,而是莫名向空间射去,他一愣,随即明白过来,口喊到:“不!”

    箭已出手,直上云霄,一声响亮,在虚空出现了一面阵旗,位置已经固定,冰光凛凛,但莫闲的箭却是异木所成,上面体现了莫闲符箓的精华,一箭将阵旗射出的原来位置,大阵立刻震动。

    泰周是何等人物,一感觉到阵势震动,当即黑光猛然一涨,立刻感到玄冰好像出现破裂,心大喜。

    此时,莫闲第二支箭划出一道彩虹光,直奔地六最靠近的一点,也只有十来个呼吸间,轰的一声,又一面阵旗出现,被莫闲射落。

    大阵开始瓦解!(。)

    ps:  感谢玄衣宝树打赏100起点币,秋之神光打赏,东湖小虾米和kaisa51月票支持!特此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