阵二个关键点被破,无穷癸水无力立刻失衡,横亘千里以上的玄冰,立刻出现了道道裂纹,一片咯咯的响声不绝于耳。≯

    阵的人立刻现了异样,泰周的大衍神魔立刻威,怒吼连连,轰的一声,冰山崩裂,大衍诸天摩那神暴长,黑光向外扩散。

    诸云鹤急了,手禹神令一摆,冰螭一声长吟,掀起数十丈波涛,化为冰刀雪剑,一股脑的向莫闲就扑了过来。

    莫闲一声冷哼,一抬头,望向空的太阳,太阳突的一亮,一道光柱从空而降,间金乌飞行,太阳真火,莫闲借太阳真火,来抵御冰螭卷起的冰刀雪剑。

    太阳真火下沏,白雾顿起,冰螭消散,而和他同来的几个修士,见到黑光扑了过来,顿时喊了一声,飞快的逃窜而去。

    但黑光一闪,在莫闲身后停住,接着便消散,泰周收了大衍诸天摩那神魔,因为东海盟的照天彻地阵已破,不仅是照天彻地阵已破,癸水天一冰魄阵也已破了。

    而莫闲正在交锋,为了避免误伤,他收了大衍诸天摩那神魔。

    “莫道友,让我来!”泰周说到,他怕莫闲不敌诸云鹤,主动要求替换下莫闲。

    莫闲摇摇头:“前辈,你还是旁观,诸云鹤身具冰魄宗法术,却甘做东海盟的走狗,我要替冰魄宗清理门户。”

    泰周一听,便站在一旁,其他人并不知道莫闲的布置,只有绿如知道,听他一说,虽然有些奇怪,并没有阻拦。

    “小子,口气不小,我看你怎样收拾我!”诸云鹤怒火上升,被一个金丹修士看不起,他心邪火上升。

    说着,手禹神令冲着莫闲一指,一道细细的青光冲出,化成满空的妖物,有海鸥,有信天翁,有海的妖物,虾兵蟹将,各种妖物,满空飞舞,浩浩荡荡一齐向莫闲杀来。

    这些妖物,都是禹神令临时召唤而来,借物成形,一齐而来,声势浩大,要是换一个差点的人来,恐怕已经手忙脚乱。

    莫闲头顶之上,现出了天矶环,一圈光芒射出,这些妖物向百川归流一下,向天矶环投去,纷纷缩小,变成水汽散去。

    莫闲随口一张,一口桃都真火直射诸云鹤,诸云鹤用禹神令在面前画了一个圈,形成一面凛凛的冰镜,上面趴着两条虬龙,口喷射着冰焰,抵住了桃都真火。

    从诸云鹤身上,飞出九朵冰花,玄冥诛妖剑,此剑一出,九朵冰花相随,周围温度一下子降了下来,九朵冰花上,现出九字符咒,天地日月金木水火土,剑还未到,莫闲感到天地失色,日月无光,五行不调。

    剑射出之时,诸云鹤迟疑了一下,控制好剑的灵光,此剑名为诛妖,实则只要是生灵,都在诛杀范围。

    诸云鹤不想将莫闲杀死,最起码莫闲将冰魄宗的传承说出来之前,不能死,不然得不到冰魄宗传承。

    他这一迟疑,莫闲笑了,顶上轰的一声响,出现一道幡,幡尾六条,迎风飘扬,对准他一摇,他顿觉眼前一黑。

    莫闲借此机会,已经避过玄冥诛妖剑,一指点在他身上,一个符箓进入他的身体,刹那间,他身上密密麻麻长出了藤萝,反而将他捆在一起,甚至连元婴上,都爬满了藤蔓。

    他的全身浩如烟海的灵力被封,想元婴出壳,也是不可能,被莫闲生擒。

    莫闲身后的五人看着诸云鹤成了一个怪物,从他的皮肤钻出无数藤蔓,好像有什么种子从体内诞生出来,个个感到身上一紧,这是什么法术?

    他们能看出这是木行法术,但木行法术,根本没有一种像这样的,莫闲没有说话,他用的法术其实很简单,也就是催生类,不少修行符箓的人都会,不过,莫闲自从领悟了符箓的真意后,就已经灵活运用,这是木行符最简单的应用,不过不是种在土壤,而是以人的血肉为营养。

    可怜诸云鹤刚才莫闲的六魂幡暗算,还没有醒悟过来,莫闲已到了身边,随手一道符箓,就令他变成这幅模样,而且痛入心脾。

    刚才诸云鹤头一昏,就要晕了过去,突然身上处处剧痛,一下子疼醒了,睁眼一看,被自己的模样吓了一跳。

    自己这是怎么了,想要调动灵力,现自己根本调不了,再看眼前,莫闲手拿着他的件法宝,一个瓶子,吸虹瓶;一个令牌,禹神令;还有一把宝剑,玄冥诛妖剑。

    而自己却躺在海面上,海水隆起,形成了一个平台,敌方六人看着他,莫闲正在用灵力查看法宝的底细。

    莫闲见他睁开了眼,说:“两条路,你选择,一是投靠我,交出你的一丝魂魄。另一个么,你也看到,我将你种花,用你的身体培育一种罕见灵药,大梦牵丝果,以你为营养,你的功果一切,包括魂魄都会被它吸干,从你顶门上长出主干,结出大梦牵丝果。”

    要是莫闲没有将他用从他血肉长出藤蔓所捆,他也不会相信莫闲什么大梦牵丝果的话,因为他从来没听说过。

    莫闲也是从一本游记了解到大梦牵丝果,他的确是从修士的身体长出,以修士的一切化为营养,当开花结果时,就是修士毙命之时。

    一听到莫闲的话,他立刻说:“我投降。”

    修士大多数怕死,越是修为高的,越怕死,有大把的时间可以享受一切,能不用死,当然就不想死,除非真的悟到无我的境界,生死一,万物齐的境界。

    他不情愿的交出一丝神魂,莫闲将他投入六魂幡,手一动,他身上各种藤蔓,刹那间,全部缩了下去,好像刚才那种情况是一个噩梦。

    莫闲说:“你投靠我,就会现,你根本不亏,如果你表现好,把你的一缕神魂还给你,不是不可能。”

    莫闲说完,把他的件法宝丢给了他,诸云鹤接过法宝,收入体内。

    “是,主公!”诸云鹤低头垂眉地说,好像极其恭敬。(。)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