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他们战得正酣,谁也没有留意此事。↖,

    莫闲却不会放过他,身子跟着冲霄而起,一只黑白大手从脑后升起,向和合老魔抓去。

    和合老魔吃了一个大亏,论伤势,纵使剐了一块肉,丢了一条腿,元婴修士也不在乎,事后也能弥补,但没有想到,这个地方吃亏,伤势还是其次,这个地方受了一击,感觉到好像蛋都碎了,本能捂住,一蹦而起。

    这伤并不算重,但这一刻,和合老魔彻底暴走。修士能修行到元婴,都不是呆子,而修行的人,感情通常不会干扰理智,但任何事情有个限度,莫闲这一箭并不是有意射他的那个地方,而他却认为是有意所为,是一种极大的羞辱。

    加上他抱着裤裆的丑态一现,理智的大坝终于崩溃。

    他窜到高空,回首看到莫闲追了过来,他猛然掉头,一条巨大的光虹,将天地映成粉色,前端粉花纷纷爆开,带着他的怒火,冲了下来。

    而莫闲正巧拍出了阴阳一气大擒拿手,方圆过丈的大手带着阴阳二气迎了上去。

    轰的一声,论威能,和合老魔的光虹绝对在莫闲的擒拿手之上,但光虹虽猛,却是后天****之气而成,是和合老魔不知采战了多少男女,取其淫精癸水之类炼化而成。

    自能调起男女之间的情欲,却不料莫闲的擒拿手却是由先天阴阳二气所化,刚一接触。光虹便如易碎的瓷器一样,节节分崩。而大手却一路好破竹一样。

    和合老魔大吃一惊。心还有一点念想。指望污秽之气能污了大擒拿手,但他也不敢保证,所以他下冲之势立刻停止,身影一晃,摇出一个幻影继续往下冲,而真身却悄然后撤。

    莫闲大擒拿手一把抓住幻影,刹那间,莫闲就知道自己上当了。大手一捏,幻影散作元气,随即身体一摇,翅膀出现,翅膀上的符陡然亮起,迅速扩大,一股青黑色旋风出现。

    和合老魔身形已隐去,悄然潜到莫闲身侧,手出现出现一根红铅针,此针不是真的红铅所制。而是由女子经血阴秽之物提纯而得,女子经血。丹道有术语为红铅,专破气盾一类的防身法术。

    将想打出此针,忽然从莫闲身上卷起一股旋风,向外排去,他没提防,急忙暴发出法力,稳住身体,法力波动一显,他暴露了。

    莫闲的朱蟾剑朱虹一闪,已到他的身边,他一激灵,手红铅针出手,不过不是向着莫闲,而是冲着朱蟾剑而出,爆出一线艳红的光华,正打在朱虹剑上,他的本意是此针污秽无比,肯定能污损灵光。

    谁知线线打入朱虹,朱虹根本没有在乎,朱蟾剑不污损别人法宝就不错了,本身就是巫魔道的法宝,其他方面也许不如正派法宝,但最不怕这类阴毒的法宝。

    朱虹不仅没有受污,反而将红铅针一斩两半,他心一痛,红铅针猛的暴散来,污秽的红色气雾缠上了宝剑,但一遇到朱红色剑光,滋滋作响,转眼就消散。

    剑光已到和合老魔身上,老魔伸手一拦,想借和血光遁走,朱虹一过,他的臂膀之上出现尺许长的血口,鲜血溢出,并没有洒出,而且在空形成符箓,血光一闪,他已化入血光之。

    陡然,他大喊一声,他发现自己借血施展的血光遁法,陡然失灵,他浑身一禁,不好,是一把毒剑,鲜血像烈火一样,全身的血都似在燃烧,但他的心却有一种彻骨的寒意。

    轰的一声,和合老魔当机立断,元婴从顶上冒出,那颗粉色舍利护在元婴的顶上,元婴,应该称之为魔婴,头生双角,拥着一片粉色魔光,一闪望空急走。

    身体坠入海洋,莫闲手持千里云烟弓,冷冷哼道:“想走,问我答应不答应?”

    弓弦响,灵气如潮水一样向莫闲涌去,到这时,和合老魔才明白,先前灵气潮是这张弓引起,心大惊,浑身感到如同毒蛇盯着一样。

    急切之下,厉啸一声,手上出现了一把金刀,并不是对敌,而是反手一刀,竟将自己分成二片,转眼间,化成两个元婴,似乎元气大丧,一个元婴猛然朝箭扑去,另一个元婴化作一道粉色光华,破空而去。

    那个扑向云烟箭的元婴,被一箭射,光华四射,像在烈焰之一样,转眼就崩溃。

    莫闲没有去追,而是回过头来,看其他人战斗。

    莫闲战胜和合老魔,有老魔的大意之处,他没有想到,莫闲的朱蟾剑看起来很正,一道朱虹,却阴毒无比,吃了一个大亏,仅一个元婴逃走,实力大损,恐怕遇到稍强一些的金丹修士,都能打他的主意。

    绿如已结束战斗,背着手站在一边,旁边一个金丹修士,浑身被冻在冰,浑身青紫,显然也了毒,被百毒寒光幛罩住。

    绿如刚才被莫闲接过了和合老魔,一个金丹修士迎了上来,绿如身上不住冒出阴魔,虽然阴魔实力不高,但问题是数量众多,消灭了一个又冒出几个,忙得他手忙脚乱。

    他心暗生退意,绿如早已祭起百毒寒光幛,轰的一声,如同山岳一样寒气罩在,将他生生冻住,被绿如拿下。

    白猿道人一对二,对方虽是金丹,而且是两人,但也抵挡不住,青白二道剑光,如银海翻海底。

    两人一个疏忽,青虹剑一横,将其一人斩落,另一个掉头就跑,但那里跑得过白虹剑,剑光一道,当即也了断。

    蠡玉的烈日剑压着对方打,要不是照顾到胡蝶衣,恐怕对方早就死了,他不停分出剑光,袭扰着另一个金丹修士,而另一个修士,却与胡蝶衣战在一起。

    胡蝶衣不求有功,只求无过,一柄惊海鞭,不住地激起冲天的水柱,在东海之,瑶碧岛为十岛之一,虽然多为女子,但道法有独到之处,不以力胜,深合道家宗旨,善于守柔。

    纵使对方比她高一个大等级,一时之间,拿她不下。(。)

    ps:  感谢玄衣宝树打赏100起点币,第八天闲和秋之神光打赏,李怀李忆寻、夜之魂者和摘花劫色月票支持!特此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