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一见之下,微微一笑,他没有显示出他的翅膀,只是手轻轻一动,一道符箓出现在空,巽风束缚符,一阵风,顿时从虚空产生,直吹胡蝶衣的敌人。

    他见一阵风吹来,心奇怪,因为风并不猛烈,根本没有什么作用,他有点迷惑不解,他飞剑出手,觉得有点沉重,好像有些阻碍,飞剑也好,身体动作也好,就慢了一点。

    胡蝶衣的惊海鞭可没有慢,有时就差这么一点儿,命运就改变了,惊海鞭卷起的灵浪已轰击到身上,他大叫一声,一口鲜血喷出,人也抛飞出去。

    他还在抛射,身边陡然一紧,风好像变成了钢索,一下子就将他束缚处。

    他看到青色的风丝,不错,是风丝,将他捆得结结实实,眼神一道光华飞射而来,他惊讶发现,莫闲出手了,他只觉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莫闲先用巽风束缚符,困住了他,随后手一指,一道光华,将他击昏过去。

    蠡玉烈日剑一下子烈焰腾起,像一座火山一样,对面的人一见这个情况,大叫道:“我投降,我投降!”

    这倒让蠡玉一愣,收住剑,手一起,凌虚一点,一点火红的气息随即进入他的身体,对方没有反抗,被蠡玉控制住。

    再看虎头道人与泰周,已经打出真火,离开了众人足有二里,两人在空挪腾不定,两个人都是元婴,巨大的轰鸣声不断响起。

    虎头道人已落在下风,但他将鲨牙炼成一百零八口天罡地煞刀,由于是他身体一部分所炼,刀虽多。却操纵自如,来去如流星,在泰周身边来回穿刺。

    而泰周却化身为一具神魔,身高数丈,口喷射着烟火,周身黑光笼罩。本身已立于不败之地,并没有使用法宝等,只凭他的拳脚和虎头战在一起。

    他周身黑光,天罡地煞刀并不能靠近他的身体,虎头暗暗叫苦,对方根本是陪他玩,很是漫不经心,甚至分心看着其他人争斗,泰周很担心与和合老魔相争的莫闲。

    和合老魔很狡猾。把泰周留给了虎头道人,自己却去欺负一帮金丹修士,但泰周没有想到的是,莫闲居然让和合老魔丢了肉身,而且,分裂元神,仓惶而去。

    见几个人只剩下虎头道人,对虎头道人说:“是归降还是死?”

    虎头道人一回头。见来的人,只剩下他一个人。他也急了,口一张,喷出一个水泡样的东西,一出现,见风就长,间无数面孔纷纷浮现。有人更多的是海洋生物。

    此物是虎头道人平生食人和生物,将它们魂魄混炼而成,借它们魂力而成,称为万魂雷,一经爆发。方圆数百里内,立成鬼域,所有进入其范围的生灵魂魄都跑不掉,而非生物却不受影响。

    他只炼了一颗,平时作为保命的本钱,此时见他的同伙不是归降,就是已死,他喷了出来。

    泰周一见此物,心头一动,哈哈大笑,黑光猛的往上一压,万魂雷正在飞速旋转,光色也已呈现五彩,等到九彩时,它就要暴发。

    泰周修行大衍诸天摩那神魔,当然认出此为何物,这是生灵的魂力所成,是专攻精神领域,如果任它暴发,他不敢保证莫闲他们抵挡得住。

    这玩意儿一旦暴发,修士**无恙,而精神在冲击下,早已魂飞魄散,泰周正好缺少一件拿出手的东西,此物正好。

    他将大衍诸天摩那神魔的法域展开,一下子将此物包裹在其,连同虎头道人都包进了黑光之,黑光之,传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便悄无声响。

    黑光一收,泰周现身,再看他的身前,一头虎鲨已经成了干尸,坠入海,天罡地煞刀已经黯淡无光,有些直接变成废物。

    白猿道人哈哈一笑:“道友好神通,不过此刀损毁,实为可惜,我就做一个人情,给两对人一个礼物。”

    说着,他手一摄,纷纷下坠的天罡地煞刀没有摧毁的五十六把被他收在手,真火一起,这五十六把刀立刻绽放出光华,被他分为二套,抛给了绿如和胡蝶衣。

    绿如和胡蝶衣接过飞刀,谢过白猿道人,白猿道人对他们说:“你们给刀起个名字?”

    绿如想了一会说:“刀正好二十八把,刀经过天罡地煞熬炼,合二十八宿之数,不如叫星宿刀。”

    “星宿刀,好名字。”泰周笑道。

    “刀名星宿,刀为一组,分为东方青龙,南方朱雀,西白虎和北方玄武,不错,刀名已定,功要已显,向这个方向努力。”白猿道人笑到。

    “他们怎么办?”绿如指着几个倒霉的金丹修士,这个人,只有一人清醒,其他二人已昏迷。

    莫闲一笑,手一动,那个被他用风缚符制住的金丹修士一动,醒了过来,但浑身无力,睁眼一看,已落入敌人手。

    “你叫什么名字?”莫闲问到。

    “楚阳,你们要将我怎么样?”楚阳老实回答,但语气有一丝颤抖,他尽量压抑着,修士追求长生,一般情况下,能够不死就不死。

    莫闲点点头:“你有两条路,一条路交出一丝神魂,归降我们;另一条路,就是我们将你杀了。你选择吧!”

    莫闲开门见山,直接说出自己的用意,他们是俘虏,根本没有资格谈什么条件,楚阳也知道,虽然失去自由,但好歹还活着,他交出一丝神魂,莫闲将神魂收入六魂幡。

    这缕神魂,对于修士来说,实质是控制手段,除非修士下定决心,舍弃这缕神魂,但神魂之的气息与己切切相关,说起来容易,但要舍弃这缕神魂,斩断之间的气息联系,抛弃的就不止这一缕神魂,往往是魂魄的一个。

    魂魄不全,那今生修行无望,除非是转世重修,转世之后,由胎之迷,来世是否走上修行路,还说不准,故此,交出一缕神魂,往往就是投靠,而且比较忠心。(。)

    ps:  感谢西陈和玄衣宝树打赏100起点币,秋之神光打赏,yturn、艾舍长、arad约定等月票支持!特此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