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魔神身上黑光大盛,面前浮现出煞雷,一声吼,二颗煞雷如流星一般,从百丈高的身躯直落岛上。>  同时,两个神魔齐上一步,脚一落下,虚空震动,向四周滚滚而去,连岛屿都明显震动。

    震动未停,两颗煞雷齐闪奇光,光波扩散,周围的空间扭曲,分明要将小岛彻底粉碎。

    小岛像火山暴一样,万丈金刀雷火毒砂遮蔽了天空,堕神坊暴,泰周陡然脸色一变,身体向后退去,两个魔神化作黑光,投入他的身体之。

    莫闲等人向后退去,就在这时,远处的东临岛,出现一道虹桥,转眼之间,就到了他们脚下,彩烂漫,金刀雷火刚一近身,莫名消失。

    虹桥一接到他们,就飞逝而去,度之快,令人难已相信,堕神坊出金刀雷火落了一个空。

    “6冰欢迎各位道友前来助阵,蠡玉,你太胡闹了,也不和我们说一声,让德祥禅师用心光遁光接应你们!”6冰笑呵呵的说。

    随着他一起出来,金银岛主牧歌、女几岛主水紫霞、瑶碧岛主白凤、即公岛主柴运四位岛主,还有6婉秋,她身后跟着6温克,他是一位金丹修士,还有一位和尚德祥禅师,其余的是金丹修士,莫闲看了一眼,没有看见他师兄玄真子、元真子还有应该在这里的遇仙宗的人,不好问,把谜团放在心。

    玄真和元真二人,是莫闲真正的师兄,莫闲拜师时,他们已是元婴,故此不曾见到,他们两位是元婴修士,凭他们能力,即使有东海盟封锁,也拦不住他们。

    众人见面,6冰虽吃惊泰周怎么和他们在一起,但看泰周一切如常,心暗暗留意,难道他没有修大衍诸天摩那神魔,还是说,他找到了方法,压制着魔头。

    瑶碧岛主白凤看见胡蝶衣与蠡玉在一起,眉头一皱,她知道自己瑶碧岛的规矩,但又不好说些什么,看见蠡玉和蝶衣很亲热,不由得心嘀咕。

    花飘雨看到儿子和一位姑娘在一起,她笑了,他没有想到,胡蝶衣会是瑶碧岛的人,和众人打了一声招呼,便将儿子拉到旁边,问起他这一阶段的经历。

    众人见过面,6冰说起这次东临岛的事,事情已过去个月,现在各位援军都已来到,东临岛攻势已颓,一开始打得东临岛措手不及,大片海域丢失,一度曾逼近东临岛,不知什么原因,攻击一下子弱了下来。

    随后更方增援源源不断的到来,战局朝有利于东临岛的方向展,莫闲的师兄玄真子和元真子正在外海带着一帮人在巡礼。

    莫闲这才知道,玄真和元真为什么不在这里,当然,有众多元婴谈论如何反击,莫闲插不上嘴,只在一旁静静地听着。

    脑思索着双方的形势,绿如将他的手一拉,莫闲回头,看现绿如把嘴一努,顺着她努嘴的方向一看,蠡玉在招手。

    莫闲和绿如顺着他的示意,进入了偏房,蠡玉笑到:“师兄和嫂子,等他们商量好,会告诉我们结果,我母亲想见你。”

    “是岛主夫人想见我?”

    “不错,我先谢谢你当日带蠡玉走出东海。”门一开,花飘雨进来。

    “这是我应该做的,蠡玉是他自己的决定,夫人找我,不仅是为了感谢我吗?”莫闲笑着说。

    “你果然聪慧,我想问一下胡蝶衣的事?”

    “胡蝶衣?”莫闲知道花飘雨看出了问题,蠡玉在一旁,不断地使颜色。

    “对,胡蝶衣,她的身份?”

    莫闲苦笑,知道这道关必须过,于是说:“胡蝶衣,她是瑶碧岛的弟子,在上次我和蠡玉去扶桑岛所认识,对蠡玉有了感情,蠡玉对她也动情。”

    “这个姑娘什么都好,可是她出身瑶碧岛,你们也知道瑶碧岛的规矩。”花飘雨说。

    “两人之间情投意合,再说修士之间不一定要结成道侣。”莫闲说。

    “修士之间不一定要结婚,但有几个修士能够飞升长生,蠡玉是少岛主,他有自己的责任,不同于一般修士。”花飘雨说,莫闲知道她的意思。

    “如果她退出瑶碧岛呢?”莫闲问到。

    “什么?胡蝶衣退出瑶碧岛,这没有先例,要知道,修士拜师不是儿戏,一日为师,终身为父。退出瑶碧岛,等于叛师,也会影响东临岛和瑶碧岛之间的关系。”

    “事情先看看,如果不行,可以先和瑶碧岛沟通。”莫闲说。

    “蠡玉,娘不反对你和胡蝶衣之间交往,甚至有关系,但你不可能和她结成道侣,最起码,你不能名正言顺娶她为妻。”花飘雨说。

    莫闲看见蠡玉想说什么,对他摇摇头,示意他不要说话。

    几人出来后,蠡玉情绪明显不高,莫闲笑道:“蠡玉,不要担心,你不仅是东临岛的少岛主,而且是遇仙宗弟子,也许东临岛不行,但遇仙宗不一定不行。”

    绿如点点头,胡蝶衣正在和瑶碧岛的修士在窃窃私语,见蠡玉出来,向他一笑。

    蠡玉脸上嘴角一动,勉强露出一丝笑容。

    莫闲见状,悄悄地说:“不要这样,我们是来助拳了,高兴一点,也许以后什么问题都解决了,还是想想眼前的事。”

    “现在情况也差不多了,各位道友,今天泰周道友到来,证明敌人后方空虚,主要突破东海盟九天堕神坊,这件法宝威能巨大,如果不突破这件法宝,我们不能反攻,刚才婉秋仙子说,钩吾岛东南二千里,有一个小岛千山岛,上面有一位修士于迁,他手有一件四海瓶,不仅可以收金刀雷火,而且,瓶有玄阴真水,可以克制堕神坊,不知哪位道友可以走一趟?”德祥禅师说。

    没有人答应,蠡玉一皱眉,站了出来说:“我可以一试!”

    “少岛主去,倒是正好,但一个人再少。”德祥说。

    莫闲心一动,站了起来:“晚辈愿去!”

    “我也愿意!”绿如也站了起来,那边胡蝶衣也站了起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