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道遁光直向千山岛而去,他们是蠡玉等四人,东临岛主特地修书一封,由蠡玉带着,向千山岛借宝。

    他们飞行的并不高,前方有一块礁石,岛礁之上,矗立着一座小庙,杀僧轶凡正站在海面上,脚下一朵业火红莲,他的眼睛看向天空。

    居然有人来,看来自己的威名不够,方圆百里之内,任何人踏入其,只有一个字,死!

    供桌上的白骨之,有一部分就是无意间闯入百里之内的修士。

    他自从上次受莫闲的烈焰阵之后,幸亏留下了手段,不然真的成了飞灰,对昧真火,他苦思冥想,道家有光神水,他不能凝聚光神水,只好退而求其次,凝练天一真水,不过才得数滴。

    他见四道遁光迅逼近,哼了一声,水幕陡然冲天而起,水色黑,好像一幅淡淡的黑烟冲升而起。

    莫闲四人正在前行,忽然前方冲天而起水幕,四人不由停下遁光,看向海面,却见一个白袍僧人站在海面上。

    莫闲和蠡玉脸色严肃,他们认了出来,杀僧,杀僧不是死了吗?怎么在这里?

    杀僧也看见莫闲四人,他的眼杀机一露,他记得那一幕,将他化为灰烬的无穷烈焰,他并不着急,一步一步向空迈出,好像空有无形的台阶。

    “天堂有路你不走,你们既然来了,就为了我的杀道做贡献!”杀僧一点也看不出有什么情绪波动,他的天一真水虽不多,但只要不像上次那样,他也不说废话,颈间的白骨念珠飞了出去。

    白骨念珠在空变成一个个硕大的骷髅头,带着漫天血光,嘻笑着围了上来。

    一共十个白骨骷髅头,口喷射着魔光,莫闲微笑着,身边出现了符箓,从虚空伸出大量的藤蔓,骷髅头立刻被缠住。

    杀僧脸上露出一丝讥讽,骷髅头血光大盛,其蕴含死意和杀意,而藤蔓之,却充满了生机,符箓的力量临时调用周围的生机,数量上却不能与精纯的白骨之蕴含的杀意和死意相比。

    果然杀机大盛,眼看着藤蔓成灰,血色纷纷沿着藤蔓而上,迅将藤蔓染成血色,迅枯萎成灰。

    杀僧陡然脸上一急,一条火柱从空而降,太阳真火,蠡玉动了太阳真火,从太阳上垂下一条火柱,金乌飞腾,烈焰熊熊,直接包裹了十个骷髅头。

    莫闲也将口一张,一口桃都真火喷出,粉色的真火也加入其,刹那间,听到骷髅头在火吱吱的惨叫。

    杀僧当然不会任他们施展,手指一弹,一滴天一纯水弹出,迅扩大,如云似雾,压了过来,太阳真火和桃都真火立刻小的下去,几息之间,便消失。

    而骷髅头惨像露出,如果迟一些,恐怕已葬身火海,十个如风残烛一样的神魔,无力的向回飞去,杀僧手上放出一道血光,就要笼罩在神魔身上。

    一道朱虹一闪,分成十股,剑气凝,騞然而过,传来了连绵悠长的剑鸣声,其夹杂着神魔尖利如石头相碰的惨叫声,十个骷髅头立刻如石头一样落下,心的血光顿时消散,一剑破万法,莫闲一剑,破了十个神魔。

    “阿弥陀佛,施主毁了贫僧的情六欲转化杀意神魔,贫僧更不能放过施主,请施主奉上项上人头,成为贫僧的神魔!”杀僧一声佛号,合什对莫闲四人说。

    “你走杀道,天下苍生何罪,蝼蚁尚且偷生,没有什么好说的,还是你死吧!”莫闲说着,朱蟾剑化为一道朱虹,直落他的头顶。

    他的头顶上,轰的一声,出现一颗舍利,现出尸骨累累,无限杀意在其,抵住莫闲的朱蟾剑,莫闲虽然说,一剑能破万法,但舍利体现了杀僧的根本,莫闲的剑还没有真的到那一剑破万法的程度,虽说一般神通他破得了,但这种根本**,已脱离了神通的范畴。

    剑一下,尸骨纷纷破碎,但只进了分,便被舍利的光辉托住,剑下不来。

    杀僧的脚下,出现了一朵业火红莲,红莲之下,更是显现白骨莲台,周身血光围绕。

    “阿弥陀佛,佛说众生即非众生,是名众生!杀即是非杀,请施主上路!”他的手上出现一把白骨戒刀,上刻个杀字,杀杀杀杀杀杀杀,字字不相同,字字透出一股冲天的戾气和杀意。

    刀一现,杀意笼罩四方,众人只感到心杀意动,周围一片血海,无数不如意的事一起涌上心头。

    绿如顿觉一切了无生趣,知道不好,身上阴魔不受控制的向外只冒,轰的一声,她的头顶上方,一颗青桑木立于头顶,青桑木上方,一颗彩舍利放射着光华,层层小千世界出现,这一现,她的身上才停止向外冒阴魔。

    但阴魔已经出现的,一个个形像丑陋,杀机冲天,不问青红皂白,向四人扑去,连她自己都没有放过。

    莫闲心杀机一动,随即压了下去,见到绿如的异样,符箓突然出现,藤蔓又一次从虚空长出,向着阴魔迅伸展过去。

    蠡玉念诵《太上常清静经咒》,头顶上方,一面蔽日伞升起,霞光万道,将身体护得严严实实。

    而胡蝶衣受杀机入侵,眼一片血红,星宿刀就要动,不分敌我,蠡玉手快,一声定,胡蝶衣身体一僵,随即脱了定身状态,就在这一瞬间,蠡玉手一拉,将她拉进了蔽日伞的范围。

    随着清静经咒在她耳边响起,她的眼血色逐渐退去。

    一把杀刀,居然逗起了心魔,差点让四人自相残杀,绿如以青桑木加上彩舍利,才镇住心魔,而蠡玉显然不能参加战斗,他要照顾胡蝶衣,胡蝶衣心庆幸,也骇然杀僧的威能。

    这只是亮出杀刀。

    杀僧很满意杀刀,一拜杀刀,神情肃穆,起身,轻轻将悬浮在面前杀刀握在手,轻轻的抚摸,像抚摸情人的光滑的肌肤,随后,祭起杀刀。(。)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