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损耗太大,为了对付杀僧,几乎将自身真气耗尽,那边有一座小庙,看来是杀僧所住,前去休息一会。”莫闲说。

    众人点头,四人进入小庙,一入庙,见庙并没有佛像,在供桌上,堆骷髅头呈品字形,桌子上还有一本书。供桌前方,有着一个坐垫。

    莫闲拿起了经书,《过去庄严劫经》,莫闲一愣,这本经书,传闻能从过去而来,只要人有过去,从道理上来说,根本杀不死。

    他翻开了经书,默默看了一遍,心叹了一口气,原来经书并不全,只有分之一,后面是杀僧所写。

    杀僧因为经书不全,走上杀道,想用己力证古佛成就,因过去已成定局,只要回转过去,一切又完美无缺,得过去身。

    但因为经书不全,杀僧只能借骷髅而重生,不怪上次杀死他,今日又遇到他,这一次,如果莫闲他们不进入此庙,他也会复活,借供桌上的人头复活。

    莫闲将书递给了蠡玉,口喷出桃都真火,所有骷髅头,在一瞬间化为灰烬,随后风起,骨灰飘起,杀僧这次是再也不能复活了。

    蠡玉看后,将书递给了绿如:“原来如此,早就听说佛门有经,但这经佛门也失传,想不到,杀僧居然修行的是残缺的《过去庄严劫经》,嫂子,你修行的法门有没有和它相关?”

    “我修行的东西与它无关,倒是我师玉华灵犀秋月功,倒似和它有些联系,听说当年圣门老祖就是受《过去庄严劫经》影响,才创建了玉华灵犀秋月功和九幽不动诀,玉华灵犀秋月功能分神千,处于过去和未来。”绿如说,同时认真看起此经。

    “我听说九幽不动诀是圣门阴九幽所修,它有什么特点?”蠡玉问,作为一个修士,能增广见闻,万一哪天对上九幽不动诀,也好有一个准备。

    “我不在清楚,只知道九幽不动诀实质是不争之德,具体如何,就不清楚了。”绿如说翻过了一遍,把书还给了蠡玉,蠡玉把书递给了胡蝶衣。

    而莫闲在一旁闭上双目,盘膝打坐,开始打坐恢复。人却在这里说话。

    个时辰过去,莫闲睁开的眼睛,他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今天是第一次几乎将身体真气耗尽,六魂幡真的太强大,莫闲到现在为止,只能用其一小部分,不是没有全部掌握,而是自己实力跟不上。

    他刚才进入定境之,却已联系上本尊,他有了一个想法,法宝他很多,都几乎是外来的,本尊还好一点,最起码玄阴聚兽幡已经改造得差不多,鸣蛇剑是他自己所炼,但化身一身宝物,几乎是外来,他需要整合这些法宝,不过有个难点,就是他的炼器水平不怎么样,他认识的人当,只有仲凯炼器水平很高,可是双方并没有生死之交。

    至于那本《过去庄严劫经》,他已全部传给了本尊,虽然只有分之一,但对他的启发还是巨大的。

    对佛教的修法,除了基本的四禅八定,他所了解的只是一些公开的经书上知识,秘传他没有得到,这可以说是第一本,不过分之二走入歧途。

    不管怎么说,毕竟是一本秘传的经书,书上记载的神通原版只有二个,一个是佛光溯源法,另一个就是古佛威仪法。

    蠡玉见莫闲醒来,把经书递了过来:“你恢复得怎么样?”

    莫闲点点头:“我没事了,我们还得赶往千山岛,现在就出发!”

    四人御起遁光,胡蝶衣回首手一把,小庙火起,四道遁光冲霄而去,只留下一座熊熊燃烧的小庙,小庙的屋顶轰然倒塌。

    四人纵遁光飞驰,远远望见一座小岛,这就是千山岛,但情况有些不对劲,岛上数道黑烟冲空而起,好像经过一场火灾。

    莫闲皱起眉头,其余人也感到情况不对,遁光一闪,便飞近此岛,没有什么禁制,也没有什么阵法,但宫殿之,已经是断壁残垣,袅袅黑烟正在生起,显然前不久,此处发生过一场火灾。

    莫闲脸色不太好,他已感到恐怕完成不了任务,此处前不久经过一场血战,但这把火把一切痕迹给毁了。

    莫闲落了下来,此地已悄无一人,于迁到哪里去了,莫闲和蠡玉放出神识,扫描着全岛,岛并不大,但没有一个人,偶有阵法的残存物,一切都表明,有人在他们前面动手。

    蠡玉的脸色很难看,不知道是什么人,和东海盟有没有关系,四海瓶在哪里?

    “怎么办?”蠡玉问到。

    “先散开,查一下,看看有什么线索?”莫闲说,他陡然想起一事:“我们在《过去庄严劫经》不是有一个法术,佛光溯源法,要不看看过去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

    “佛光溯源法虽有,可是要炼成不是一二日。”

    “没有事,我们又不要炼成,并不需要佛光,我来入定,你们人用道家法力催动,绿如的彩舍利虽是魔门**,最接近佛家法力,说不定会有用,现在死马当活马医。”莫闲说。

    “也只好如此!”蠡玉说。

    绿如又一次现出彩舍利,这是因为舍利最接近佛家功法,虽做不到佛光层次,但莫闲也不需要当时情景再现,而是依佛家四禅之法,深入定,寻找一丝冥冥的联系。

    果然不出所料,莫闲深入定,发生的一切开始在脑回放,当然很不清楚,他见到有四人飞来,并不说话,只是一人手一起,一块金砖便如山岳一样轰然压下,阵势立破。

    岛上飞出许多人,但身手如不如四人,四人当,一个死亡,一个负伤。而岛上的人却一个个被杀,最后,抓住了一人,明显的用搜魂术后,又将之杀害,那人在宫殿找到一个瓶子,便纵起遁光,向西南而去,走时手一挥,烈焰腾起。

    他睁开了眼睛,别人望着他。

    “怎么样?”蠡玉焦急地问到。(。)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