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的是四人,都是高手,看他们动手的样子,其至少一个元婴,其余至少是金丹,对付一个连元婴修士都没有的小岛,他们的确费了大力气。⊙,”莫闲说,“四人当,殒落一人,一个受了重伤,估计会拖累另二人,我们还有机会。”

    “他们是什么人,向什么方向走了?”蠡玉又问到。

    “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他们向西南方向走了。”莫闲说。

    “他们走了多久?”

    “按时间来说,已有二个时辰。如果我们运气好的话,应该能追到,我们这就出发。”莫闲说。

    四人分成二组,向西南而去,相跟二十里,平行向西南向搜索,这样机会大一些,只要对方没有改道,带着一个重伤的人,速度应该受影响。

    莫闲和绿如一组,蠡玉和蝶衣一组,两支队伍起在空,各展遁光,往前搜索,很快,看见一个小岛,莫闲神识一扫,发现一棵有灵性的树木,虽没有开了灵智,但已有朦胧的感应,要在平时,这棵树要么成为炼材,要么就把他忽略。

    莫闲的木行符箓,有一种启灵符箓,他想在此一试,如果成功,能够和树木交流,说不定会得到一些信息。

    莫闲将遁光一落,绿如不知道莫闲想做什么,以为莫闲发现了什么,跟着他飞了下去。

    莫闲却落到一棵大树面前,绿如见到这一颗大树,稍一迟疑:“这棵树有了灵性,不过,你发现了什么?”

    莫闲摇摇头:“没有发现。”

    “那还不去追,时间一长,恐怕敌人早就没影了。”绿如看不懂莫闲。

    “没事,我下来正是追查他们的行踪。”莫闲说着,手出现一道符箓,闪着灵光,打入树,树一下子动了起来,莫闲只感到一个声音在脑海响起。

    “谢谢您,帮我从混沌清醒过来,请问你是谁,为什么要帮助我?”

    “你本生灵性已生,我只是顺手而为,看见一棵灵树,心发感慨,顺便想问一下,你有没有看见个人,其一人已经负伤,从这附近经过。”莫闲问到,而绿如一愣,因为她也感到了那个声音。

    “个人,好像有这么一出,时间不太长,飞行并不迅速,大概是太阳升起和落下去的时间的六分之一,在我左方大概十五个身高的距离。”

    莫闲知道了,六分之一的白天,大概一个多时辰,身长的十五倍,树高百尺有余,也就是说在四百尺开外。

    “谢谢你,我们知道了,你好好修行,争取早日化形。”莫闲说着,手起一道光,将一些基本的吸取日月精华法度入大树,身形一闪,遁光一起,直向前方追了过去。

    绿如也随后而起,她明白了,莫闲利用树灵性已生,对周围有了感觉,用启灵符箓开启他的智慧,用来验证敌人是否经过此处,时间好像没有二个时辰。

    绿如问出她的问题,莫闲笑着说:“时间已过二个时辰,但老树说只过了一个多时辰,这不是我们错了,也不是老树错了,证明敌人受人拖累,速度比预想的慢,这是好现象。”

    绿如这才恍然大悟,想到之前莫闲说四个敌人,死掉一个,另一个受伤,明白了。

    这时,传来的蠡玉的声音,问怎么回事,这是千里传音,本来两组人平等飞行,之间相隔二十里,现在变成了斜线,间距离扩大到十里,蠡玉不放心,故此用千里传音之术,问一下情况。

    “没事,我发现一个痕迹。”莫闲用千里传音回答,将自己的发现告诉了蠡玉,蠡玉一听,精神大振。

    两组人在千尺高空,飞快掠过海面,海面上视野很好,天气也不错,一目望去,数百里都不在话下。

    天色近晚,海面上一片壮丽的红,夕阳的余晖照耀在天海之间,这种壮美让人心旷神怡,四人就是有任务在身,也被深深的感动。

    正在四人沉醉在夕阳的壮美,莫闲眼尖,发现远处似有法宝的光华在闪动,立刻加快了遁光,渐渐海面上零星出现海星海癸之类,随着众人前进,一片密密麻麻的眼海冉星布满了海面。

    这是一种妖兽,海生妖兽,密密麻麻的眼海冉星从口喷射出一条水箭,虽然威力不大,但亿万海冉星一齐喷射,一般修士也不敢当其锋。

    莫闲等立刻升高遁光,水箭虽多,但只能射出几百尺,莫闲等升高遁光,又往前飞行了一会,看见四个修士在对峙。

    其一人,明显看出他受伤了,虽然服食了丹药,但身体还是看得出受过伤,他在旁边一个的金砖护持下,在外围和一个人对峙。

    而另一个人,则和一个人对峙,这个人莫闲居然认识,他是莫闲上次出海时遇到的耿艮,人和妖的后代,机缘巧合,得了后劼的传承。

    不过上次是在内海相遇,而今天却在外海相遇,为什么和人对峙,莫闲不清楚。

    耿艮也看到了莫闲,脸色一变,他认了出来,上次就在此人手吃了一个亏,天煞球受损,他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看到莫闲,以为莫闲是来寻他,退意立生。

    他怎么在这里,还和人对峙?

    自从上次事情之后,他感到自己终究不足,于是迁到外海,他擅长水法,采取生灵精华,也是他的机缘,他无意间开启了千山岛的秘藏,正在这时,于迁来了,于迁是金丹修士,两人不打不相识,居然成了好友,于迁邀请他成为千山岛的长老。

    他没有答应,不过将家迁到千山岛西南数千里的一处岛礁上,今天正在岛礁上采取海冉星的内丹珠,不料来了一伙人。

    这伙人正是莫闲他们追查的千山岛凶手,人是东海盟的人。

    东海盟自从攻打东临岛个月来,九天堕神坊成了一道进能攻,退能守的堡垒,当莫闲等人冲出去,提婆达多的信息也到了,要他们去一个千山岛上,取一件宝物四海瓶!(。)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