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元婴修士南林君带了个金丹修士,绕过了东临岛,向千山岛出,非止一日,赶到千山岛,攻破了岛屿,灭了千山岛,一名金丹修士死亡,一名重伤。>

    南林君带着两位金丹修士,其一位还身负重伤,不过在他的丹药下,不用担心生命,但一身元气亏损是补不了的。

    正行之间,看见下方眼海冉星密密麻麻,心大喜,这眼海冉星有一种特殊之处,就是体内有一颗内丹珠,之所以称为内丹珠,而不是内丹,是因为这是海冉星天生的珠子,海冉星是一种群居妖兽,实力并不强大,但亿万只一起,那个声势就很吓人。

    内丹珠含灵力,而且和任何人的功力没有冲突,是一种无属性的灵力。

    虽然对南林君自己来说,内丹珠已经用处不大,但却是一种极佳的元气补充药物,他手一动,拿出了四海瓶,虽然他没有祭炼,但使用法诀却从于迁的搜魂得到。

    他手一指,一道乌光冲出瓶口,海面上顿时起了波澜,大批的海冉星被吸入瓶。

    他不知道,此处海冉星却是耿艮费尽心机,以癸水煮了千年乌贼而引诱到这里,为了取海冉星的内丹珠,他又用魂香为料,费时四十九日,才聚集了这么多海冉星,被四海瓶一吸,成千上万的海冉星进入瓶,他立刻暴怒了,一声长啸,波涛顿起。

    南林君也现了耿艮,见耿艮不过金丹修为,并不把他放在眼,不知耿艮天生水行相合,在大海上,如鱼得水。

    两人交手一个回合,耿艮实力上不如南林君,但耿艮却用符箓调动周围的海冉星,成为他的助手,一时两人僵持起来。

    就在这时,莫闲已经赶到,耿艮变色,他以为莫闲是冲着他来的,不知道莫闲来此的是化身,而不是原身,他吃过莫闲的亏,特别是玄阴聚兽幡,印象特别深刻。

    莫闲看了他一眼,面对南林君,说:“是你杀了于迁?”

    耿艮一愣,南林君也是一愣,他刚才见耿艮变色,以为莫闲是来找耿艮,想不到莫闲为他而来,他一看莫闲的修为,不过是金丹,对方虽然人多,但没有一个人过金丹。

    他心定了下来:“不错,是我杀了南林君。你们与南林君是什么关系?”

    莫闲还没有回答,耿艮圆睁双目,眼射出怒火:“你居然杀了于岛主,我明白了,你先前使用的是四海瓶,拿命来!”

    一股海浪陡然卷起,足有十数丈高,其海冉星一个个喷出水箭,直向南林君罩了下来,南林君面前出现个光环,环放射大光明,将波涛抵住,水箭之类,在他的环前,根本无用。

    “你是东海盟的人?”莫闲陡然问到,他估计对方是东海盟的,不然,抢四海瓶并没有什么用。

    “不错,你们是东临岛的人?”南林君反问到。

    “正是,想不到东海盟的人这么歹毒!”

    “彼此,难道你们不是一样?”

    “我们和你不一样,我们需要四海瓶,是向于岛主来借,可惜,我们来慢了一步,只看到岛上断壁残垣,今天你不用走了!”莫闲淡淡的说,暗传音给蠡玉等人,蠡玉等人立刻动了起来,封锁住他的退路。

    耿艮冷静下来,他现莫闲不是来找他,心暗自盘算,他自上次以后,吃了一个大亏,虽然想报复,但不知道莫闲的身份,而且也忌讳着莫闲的玄阴聚兽幡。

    他眼珠一转,说:“道友,我们之间是一场误会,不过是你杀了几条海鳅而已,不如我们共同对付这个人,他杀了我的好友于迁!”

    莫闲没有想到,于迁居然是他的好友,一愣,随即说:“好,我们合作,以前的事一笔勾消。”

    “行,以前的事一笔勾消,拿下这个贼子,用他的人头祭奠于兄!”耿艮说。

    南林君冷笑道:“一群金丹修士,还想翻天,今天就让你们看看,元婴不是你们所能望其项背的!”

    说罢,身上气势陡涨,一股威压出现,耿艮脸色一变,反而莫闲等人并没有变色,他们经历得尽多了,这种由场态化思考器官所引起的精神压力,只要适应后,并没有什么了不起。

    “不过是纸老虎。”莫闲笑着说。

    绿如和胡蝶衣盯住了另二个修士,莫闲、蠡玉和耿艮呈角形围住了南林君,人面对的是元婴修士,虽然莫闲多次战胜元婴修士,但元婴修士也有高低,就是最低的元婴修士,莫闲如果大意,也会在阴沟翻船。

    南林君一声冷笑,环盘旋在头顶上同,各放奇光,这有个名称,环套月,意动处,环各射出一道光华,分成红黄蓝,直射人。

    莫闲顶上也浮现出一个环,天矶环,一圈白光,挡住了红光;蠡玉现出蔽日伞,霞光万道,托住了黄光,黄光不得近身;而耿艮却现出一轮明月,冰莹冷凛,接住了蓝光。

    莫闲手一指,朱蟾剑现,一道朱虹,直落南林君的头顶,南林君顶上一环顿时一道红光,分辨不出是朱蟾剑出,还是环套月出。

    莫闲手剑诀一变,朱虹凝练,红色火星四溅,那是环套月的红光被朱蟾剑消磨,一剑破万法,朱蟾剑的剑光凝练,虽然受到阻碍,还是把环套月的红光逼得连连后退。

    南林君口一张,一口精纯的元气喷出,环套月立刻光华大盛,逼住了朱蟾剑,虽然红色火星四射,但剑再也不能前进。

    而蠡玉的烈日剑也被黄光逼住,不得前进。

    耿艮一见两人动手,他也祭起了天煞球,黄色烟雾如同山岳一样,直压南林君。

    南林君一看情况不妙,人打一人,而且,莫闲和蠡玉的飞剑逼向他,特别是耿艮的头顶上的万煞球更是利害,一股**鱼虾的臭味直冲他的鼻孔,他感到头昏。

    他的离焰朱雀刀终于亮相了!刀似有朱雀一声长鸣,刀幻成把,分别向人斩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