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光分,莫闲空朱蟾剑一个转折,朱虹封出,将刀光挡下,但朱蟾剑是一把毒剑,而离焰朱雀刀却是一柄火属性的刀,毒见不得火,被离焰朱雀刀克制。¥℉,

    不过朱雀刀分抗击人的法宝,朱蟾剑还抵挡得住。

    蠡玉的烈日剑就没有这个问题,一出手,火光一道,挡住了朱雀刀光,可惜的是,现在是已经天晚,天空出现稀疏的群星,要是在白开,烈日剑调动太阳真火,更加猛烈,就算他是元婴修士,一个不留神,也会吃亏。

    而天煞珠虽然气势磅礴,无穷的黄色烟云如山一样涌现,但在离焰朱雀刀面前,倒是应付得最吃力,不过,耿艮手出现一柄绝命钩。

    同时,绿如祭起了百毒寒光幛,无数灰亮的晶丝如山一样,直向两个金丹修士罩去,而胡蝶衣也祭起二十八把星宿刀,刀光凌厉,如流星一样,直向两人扑去。

    那个操纵金砖的啊了一声,金砖光华大作,手掐诀,海水陡然炸起,形成气雾,凝成一枚枚冰针,随着他的手诀,向两人急刺。

    而那个受伤的修士,也祭起了飞剑,一道白虹,向两人攒刺。

    绿如现出了彩舍利,霞光万道,护住了自己与胡蝶衣,手寒光幛一摇,顿时,光丝缠住了飞剑,飞剑表面凝上一层霜,受伤的修士身体哆嗦地打了个寒战,脸色开始发青,他在金光护卫下,但寒毒却沿着他的神识侵入他的身体。

    而那些冰针一到,立刻凝在空。寒光侵入金砖的金光里,金砖表面顿时起了一层寒霜。

    不好,被寒气入侵,而二十八把星宿刀,却在金光处轰击,胡蝶衣到底功行不足,还不能化出四象。

    头顶金砖的金丹修士见寒气愈胜,眼光一狠,陡然退开,金光一敛,正好把受伤的修士暴露出来,死道友不死贫道,与其让寒毒侵入金光内部,不如将他推出去顶雷。

    受伤的修士没有提防,一下子暴露在外边,一错愕间,星宿刀已经上身,当即被斩。

    而另一个修士却已脱身,刚想遁走,见无数的阴魔铺天盖地而来,纷纷撞上金光,金光剧烈的波动。把他的遁法打断,只好停下。

    “贱婢,不要得理不饶人,我和你拼了!”他的飞剑出,剑光分化,直取两人。

    绿如见他反攻,将阴魔一收,寒光幛一动,封锁住方圆百丈内,方圆百丈内,海水结成坚冰,如镜面一样,而四周的空间都被封锁。

    那名修士在其间乱撞,两道剑光也被胡蝶衣的星宿刀拌住。

    修士急了,头一招,头顶上的金砖大放光华,飞了起来,体积迅速变大,轰的一声,直向绿如的头上拍来。

    绿如的舍利层层叠叠的小千世界铺陈而出,这个小千世界不是真正的小千世间,并不能稳定的存在,但无数小千世界相隔,却使金砖好像一动不动。

    不是不动,而是隔着层层空间,金砖是法宝,却不能破碎空间。

    绿如的舍利上方现出一个天魔女,妖娆异常,背拨琵琶,这是绿如的阴魔,但在舍利的加成下,现出天魔舞女像,跳起天魔舞,琵琶声催,刹那间,他感到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他知道不好,受到了蛊惑,急忙想低头不看,同时,一咬舌头。

    但已经迟了,他一受诱惑,飞剑立刻光华减,二十八把星宿刀,转眼之间,分出了十四把,虽不能成就四象虚影,却如流星一样,星宿刀一过,横尸当场。

    绿如寒光幛一摇,将金砖压下收到手,随手抛到乾坤袋,而胡蝶衣,却将飞剑收了,两个乾坤袋也归了二女。

    金丹修士一死,绿如两人将目光聚集到南林君身上。

    南林君在人围攻,屹立不倒,人像走马灯一样,各施奇技,法宝和法术横飞,一时僵持不下。

    绿如一见,对胡蝶衣说:“你在这里,我上去给那个家伙一下!”

    说完之后,头顶上方再次出现天魔女反弹琵琶,叮咚一声,声音像利箭一样,直入对方心灵。

    “贱婢,尔敢!”南林君猛然被声音一侵,微一分神,差点为人所趁,他破口大骂。

    绿如却不如他的意,轰的一声,现出一棵青桑木,在树顶上,悬着一颗彩舍利,舍利放出彩,结成一朵莲花,莲花之上,天魔舞女反弹琵琶,声音大作,像一支支利箭一样。

    南林君深深吸了一口气,从乾坤袋取出了四海瓶,虽然他能应用四海瓶,但毕竟没有炼化,根本不能发挥四海瓶的威力。

    不过,他也不需发挥四海瓶的威能,祭起四海瓶,刹那间,刚才收入瓶的海冉星如暴雨一般,呼啸向绿如冲去。

    绿如见海水夹杂着海冉星冲来,如同一条粗粗的巨龙。她的百毒寒光幛又一次出现,寒光一闪,陡然水流成冰,无数海冉星冻在冰,灰亮的光丝像风飞舞的柳枝,迅速向上漫延。

    南林君本意是想用海冉星的水箭给她一下,不料却被冻结,就在这个时候,莫闲手往天空一招,天空群星星光飞射而至,如水的星光凝成一根星针。

    这是莫闲在第一次来到东海后,悟通了太阳真火,心好奇,拿星光做实验,凝结了星光,证明了星星与太阳有相通的地方,今日又一次凝聚星针,功行比起以前强得太多,针也粗了一些,其星力更纯。

    莫闲手指一弹,铮的一声轻响,星针射出。

    而南林君此时正用四海瓶与绿如相争,没有想到,莫闲的星针只一闪,便到了面前,冷凛凛的寒意逼人,连自身法力都受了影响,大惊,急忙放松对四海瓶的控制,回首一指,指上放出光华,想抵住这根针。

    绿如一见,急忙摇动寒光幛,无数冰丝将四海瓶裹住,蠡玉见此,手一指烈日剑,凌空一划,切断了瓶和他之间的联系。

    绿如立感手一轻,四海瓶被她所收。

    而星针却暴发了,无数如水一样蓝色星光暴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