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光暴涨,无声地暴涨,将南林君头上的环套月冲开,环套月直向蠡玉而去,也将他的离焰朱雀刀轰开,刀冲着黄雾而去,没入黄雾。

    莫闲手一伸,握住朱蟾剑,剑兴暴长,身剑合一,向着南林君卷了过去。

    南林君被星光暴弄了个措手不及,刹那间两件法宝崩飞出去,到底是元婴修士,平时战斗经验也很丰富。

    一转眼,他身上灵光亮起,意念一起,环套月停住,离焰朱雀刀也停住,眼看就要飞回,蠡玉和耿艮一见,烈日剑和绝命钩分别压住环套月和朱雀刀,眼看就要压不住。

    莫闲化作朱虹已到,护体光芒在朱蟾剑面前不堪一击,南林君一狠心,伸出臂膀,受了一剑,血光迸现,血遁动,人影已经消失,在另一个地方出现。

    陡然,他脸色一变:“你的剑有毒,好歹毒的心思!”

    他想用真气压制毒素的扩散,朱蟾毒本身就极其猛烈,加上此剑又经过专门炼制,毒性还要强上十倍不已,哪能压得住。

    他也当机立断,元婴遁出,天煞珠本来就是由极厉害的皱气所炼,就是为了克制元婴之类的灵体,黄雾如山,立刻压了过来。

    南林君大叫一声,元婴冲出了黄雾,却已经斑驳不堪,望空急走,周围灵气剧烈波动,莫闲已经拉开了千里云烟弓。

    一支箭带着彩虹一样的光华正元婴,一声惨叫,元婴散开。

    莫闲松了一口气,环套月和离焰朱雀刀顿时光华尽敛,被蠡玉和耿艮收入手,二人望了一眼,抛入乾坤袋,莫闲却将南林君的腰间乾坤袋摘下,也不看其有些什么,收了起来。

    耿艮面对着四人,刚才战友关系,现在却隐隐有敌意。

    莫闲看了一眼耿艮,他正戒备看着四人,笑了:“耿艮,我们之间误会让它过去,你说是于迁的朋友,于迁的千山岛已经完了,作为朋友,你还是去一趟。”

    耿艮暗自松了一口气,向四人一抱拳:“告辞!”便一纵遁光,直朝千山岛飞去,他不是呆瓜,他的实力与四人相比,可以说根本没有什么胜算,他理智选择了离开。

    见耿艮离开,绿如这才将四海瓶交给了蠡玉:“四海瓶终于得到,想不到会出这个意外,于迁他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真是可怜。”

    “在修行路上,劫难很多,这也是于迁的一劫。”蠡玉叹到,“我们回去。”

    几个人回到东临岛,德祥禅师听说了这件事,长叹一声,在修行界没有什么规矩,能约束人的,只有自己的良心和那神秘的天意因果。

    修者本领远过凡人,要不是由这二样约束,世间会变成什么模样,那种情景莫闲不能想象。

    好在大道相互制衡,没有绝对的优势,所有生命才能生存,莫闲也感到冥冥的天意,但他想得更多,天意是什么?难道天意真的不可违,佛家说,万物皆空,冥冥的天意真的存在,难道只是一场幻觉。

    东临岛主6冰亲自炼化四海瓶,一个高端元婴修士炼化四海瓶,只用了日,在炼化的一瞬间,众人感到周边出现了大的灵气潮落,6冰出现了,他的身上,似乎像深渊一样,莫闲心想起一个词:归墟。

    只有归墟才能形容他,好像一个无底的黑洞,隐隐将万物拉入其间。

    6冰说:“各位道友,我们将对东海盟动反攻,现在万事具备,还请德祥禅师做主,按排各自人手。”

    “愿意听从禅师调遣!”众人施礼。

    莫闲根本没有言权,谁叫他功行不足。

    德祥禅师吩咐下去,一条接一条安排人手,从敌我双方的实力来看,东海盟不足与他们抗衡,除了提婆达多外,提婆达多据说和幽冥教主在九天罡风层一战,双方都负了重伤,根本不会出现。

    莫闲这才明白,为什么提婆达多不见,对提婆达多遇上幽冥教主,他倒没有例外,幽冥教主一心光复佛教独尊,而提婆达多却是犯了五大不可饶恕和罪行,当然是指佛教的说法。不过,他心还在婉惜,为什么没有同归于尽。

    看来这次想见提婆达多的愿望不能实现了,莫闲和蠡玉只是附属于玄真子和元真子一伙,在一旁接应,而绿如和胡蝶衣,留在了后方做策应。

    一切安排停当,只等明天决战。

    东方太阳升起,一道道遁光飞起,形成大箭头,直刺对方的防线。

    莫闲第一次看到全貌,见座岛屿飘浮在海上,相隔十里有余,岛上禁制光华闪现,阵法隐隐,间立着一个牌坊,座岛屿呈品字形,在碧波沉浮,无数符箓不停的明灭。

    东临岛方向一动,座岛屿光华大盛,连成一体,无穷伟力顿生,座岛屿轰然而起,升上了半空。

    莫闲心灵震憾,岛虽不大,只有里许左右,但座岛屿升空。带起滔天巨浪,扶摇直上,莫闲不禁想起《庄子》的第一篇《逍遥游》所说鲲鹏,现自己到底不如大神通者,不是法力上,而是在想象力。

    这一次促动,使莫闲心理上出现一番褪变,使他的心灵更加广阔。

    座岛屿升空,掀起巨浪,如海啸一般,向东临岛而去,东临岛飞出一遍光华,结成长城,轰的一声,激起一层接一层的浪花,却不能越过雷池一步。

    而岛屿一升空,霞光万道,岛上的牌坊红光迸现,轰的一声,万丈金刀雷火还有毒砂一起喷出,将所有的空间都充满,空间一遍混沌,形成上接天宇的长达数十里的雷火金刀区,连空气灰尘,都生了爆炸,雷火毒烟迷空,人根本不能近前。

    数十道光华带着轰鸣声击打在混沌流上,却无法越过一步,莫闲在左侧,看见诸人一起放出法宝,他也放出自己的朱蟾剑。

    诸多法宝,精光烛地,天地间日月无光。但一近刀幕雷火,莫闲顿感自己的朱蟾剑在呻吟,只得在附近盘旋,其他人也是一样。(。)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