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这个模样,并未引起玄真子还有其他人的注意,只当莫闲在炼功。≧≯

    几个时辰过去了,天色又一次黄昏到来,此时,百洞岛有了动静,光华一闪,一处洞门开,出来几个修士。

    元婴修士史全心窝了一肚子火,他镇守百洞岛,本来是个轻松差事,反正又不要他去拼命,百洞岛上,本来就他一个元婴修士,不过数日前,来了一个人,准确说是一个元婴,只剩下元婴。

    他就是和合老魔,幸亏跑得快,不敢去东海盟的总部,来到这里,他看在同为长老的面子上,允许他住下。

    结果,他手下的一个筑基修士被夺舍,夺舍就夺舍,反正死道友不死贫道,但手下的人再看他们,眼光总有一种警惕和胆寒。

    这些都是小事,谁知在前方的一些人,居然把九天堕神坊给丢了分之二,整个战线崩溃,一败涂地,形势一下子逆转,后方变成了前方。

    幸亏百洞岛在前任手上,就做了大量的工作,禁制一层层,而提婆克多又赐下符箓,他和洞其他人花了几个月的时间,终于将洞按照座浮岛思想重新构建,更用于座浮岛的是,这座岛有天然洞穴,而且四通八达。

    史全本身是一个符箓行家,在他手上,把岛经营得固若金汤,他自己都没有想到是,几种符箓在一起,居然相互勾连,形成一种全新体系。

    他更没有想到的是,在泰周的地水火风下,符箓生了神奇的变化,居然自动进化,把整座岛当成一件法器在炼。

    他本来以为自己完了,看到泰周用大衍诸天摩那神魔,调动地水火风来炼他们,再厉害的禁制符箓都会崩溃,谁知岛的本质生了变化,居然在地水火风生存下来,不仅生存下来,好像更厉害了。

    但外边敌人太强大了,史全不敢出去,他心甚至想,如果东海盟倒掉,他就溜走,对东海盟,他可没有归属感。

    等敌人大部已走,留下八名修士,在人手上他已占优势,他心暗喜,得找个理由出去躲一阵子,如果敌人胜,他就不回来,如果东海盟胜,他再回来,反正他不赶这趟浑水。

    他还没有想出办法,和合老魔做不住了,他一眼看见莫闲,他的肉身就损失在莫闲的手,他不认为自己不是莫闲的对手,而是认为对方太阴险,要不是那把毒剑,自己早就成功了,自己说怎么是元婴修士。

    他直接鼓动史全,说:“对方只有八人,除了一名修士是元婴期,其他都是金丹修士上,我们两个远山修士,还有一批金丹修士,怕他们做什么?”

    史全一听,把他望望,虽然他夺舍筑基修士,但经过一阶段丹药灵物不计后果调理,实力勉强过到元婴,但他的经验丰富,正好,借此离开此岛。

    如果战胜对方,借口去查探敌方信息,单独一人离开百洞岛,躲一段时间再说,如果不敌对方,也好趁机溜走,打定主意后,选了人手,开门迎战。

    而和合老魔,却打定主意,那个元婴修士由史全对付,而他只管对付莫闲,他外貌已换,想必莫闲不会留意。

    两个人各怀心思,带领五名金丹修士,还有四名筑基修士,出现在外面,人一出现,立刻各自奔向自己的对手,金丹修士各对上一名,还四名筑基修士对上一名金丹修士,而史全直奔玄真子而去,两人身影连幻,出现在离岛数里之外空。

    史全早就拿定主意,故意远离众人,方便他时机一不对时,他就远遁千里之外。而和合老魔直奔莫闲而来,莫闲感到对方气息很奇怪,像元婴,又似金丹,**上甚至有筑基的气息,他提高了警惕,他都看不出对方深浅,不得不谨慎。

    和合老魔不知道他给莫闲这么多联想,他一出现,莫闲的朱蟾剑化作一道晶光,迎了上去。

    他一见朱蟾剑,脸色狰狞,咬牙切齿,回头就走,他想将莫闲引开,好好泡制莫闲,莫闲一看他回头就走,脸上不动声色,但心更加谨慎,也跟了上去。

    两人飞出有二里,和合老魔一回头,阴阳和合光虹现,粉色光华一现,朵朵粉花像桃花一样绽开,带着隆隆声,直向莫闲打来,光还裹着一把不起眼的金刀。

    莫闲一见此光华,心大悟,不怪自己感觉不对,原来是和合老魔,记得他当初只逃了一个元婴,不知道这身体是谁的,以为换一个马甲,就想来阴人。

    那把金刀,莫闲也有印象,当时就是这一把刀,轻易地把元婴分开,是一把诡异的刀,莫闲不知道,这把金刀由太素之气所炼,根本没有用一点金属,成功后,又用阴阳和合之气炼制,对于和合老魔来说,根本无伤,但对于其他人来说,一旦刀,阴阳和合之气立刻侵入精神层,而太素之气,却是纯朴无比,有质而无形,根本不容杂质存在,人所修行,不可能没有一丝杂质,遇到太素之气,就悲剧了。而和合之气,却依太极之理,不过是邪气罢了。

    就像人浸入水,会出现水肿,太素之气也一样,好像对人体有益,但就是有益却坏了,在那一瞬间,人感觉法力之类失去控制,虽然时间很短,但在打斗之,只要一瞬就够了,再加上阴阳和合之气,标准的是阴损无比。

    莫闲虽不知道其关目,但他很明白,修行界种种手段防不胜防,不名真相的东西,怎能让他近身。

    轰的一声,他头顶之上现出天矶环,天矶环一现,阴阳和合光虹立刻被一种力量所牵引,向天矶环投入,那把金刀也被套走。

    身形一幻,莫闲进入阴阳不测之地,顿时,看起来虽在那里,却实质上不在那里。

    “和合老魔,上一次让你跑了,你如果躲藏,我无可奈何,但你居然又在我面前出现,这一次是你的死期!”话音一落,身剑合一,一道朱色晶虹暴长,直向和合老魔射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