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合老魔这才发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他桀桀笑到:“你能奈我何?”

    轰的一声,头顶上方出现一颗粉色舍利,周身粉光四溢,身边桃花朵朵爆开,手出现一件法器,不错,是法器而不是法宝。↖,

    说来也悲催,他一个元婴修士,上次与莫闲对决,身上法宝损失一空,有些在**上,根本没来得及动用,就莫名其妙了一剑,接着毒发,仓促之间,元婴遁出,只带走了那把金刀还有一颗舍利,其余东西都在肉身。

    他逃到百洞岛,偏偏岛上连一个女人都没有,甚至连雌性动物都没有,他夺舍后,不能凭借和合**迅速恢复实力,只好借助丹药和灵物,那些东西有不少是借了史全的,而随身的乾坤袋,居然没有法宝。

    想想他的主人是一个筑基修士,而且是一个散修,就明白了。

    时间又短,他又忙着恢复实力,也没有闲功夫炼制法宝,就这样耽搁下来,在岛上他很不服气,以为莫闲是凭一把毒剑取胜,还鼓动史全出战。

    现在他悲剧了,只得用一把法器飞剑与莫闲相斗,他一甩手,飞剑出,但一遇朱虹,精光顿失,断成两截,而朱虹已到,势不可挡。

    剑虹一过,騞然有声,这一剑,体现了莫闲剑修的精华,锐意无比,可以傲视群修,飞剑穿过,他一怔,接着舍利从分开,人也从分开分开,元婴出现,不过却也是从分开,他想说些什么,但什么也没有说出来,便坠入海,那把金刀也猛然爆散,一天太素真气,在外围裹着和合真气。

    莫闲看到这一幕,什么都明白了。

    他已飞出足有四五里,回头看去,见那边在厮杀,一位金丹修士夏鹳已经敌不住对方,像这边败走过来,对方紧追不放,莫闲一看,长啸一声,迎了上去。

    夏鹳一见大喜,勇气倍增,回首一剑,将对方青蚢刀封了出去,莫闲一道朱虹接住敌人,夏鹳松了一口气,莫闲看到他肩头出一刀,血迹淋淋,他停了下来,取出丹药,敷在伤口上。

    对方见莫闲来到,连忙用青蚢刀相迎,一边从乾坤袋取出一根太阴针,打向莫闲,莫闲手指天矶环,套住了太阴针,朱蟾剑光华大作,一下子冲破对方的青蚢刀的青影,朱虹一落,对方躲闪不及,身上亮起灵光,想硬抗朱蟾剑。

    如果朱蟾剑是普通的法宝,或许对方能逃过一条命。一般情况下,修士的护体灵光虽不能完全挡住法宝,但减少伤害是做得到的。

    但朱蟾剑是一把剧毒的剑,莫闲虽没有身剑合一,但剑光落下,他用手一挡,血光迸现,接着一声惨叫:“你的剑有毒!?”

    下一刻,便掉落到海。

    这一声,把在争斗的敌方修士吓了一跳,眼看着朱虹由远及近。众修士一下子散来,纷纷四散而逃,莫闲与和合老魔交手时间并不长,这边众人除了夏鹳还没有分出胜负,但远远的一声惨叫,带着惊恐的声音,敌人一听,立刻一哄而散。

    莫闲没有料到这个效果,当他感到场时,敌人已经四散而逃,而和莫闲一齐的修士并没有追,因为他们的任务是盯着百洞岛。

    蠡玉竖起大拇指:“莫师兄,你真狠,我们的敌人就被你吓走了,我刚想用太阳真火,结果就逃了。”

    绿如眼露出了自豪和崇拜之色,莫闲不好意思的抓抓头:“我没有料到这个效果,不过大师兄还和敌人斗着,我去看看。”

    说完之后,一纵遁光,直向数里之外战场飞去。

    蠡玉想了想,没有动身,说:“我们还是在岛礁上休息,看住百洞岛的敌人。”

    六人点头称是,一起落到岛屿上,盘坐在岛礁上,而百洞岛自从出来几个人后,便无动静。

    史全和玄真子战得正酣,两人只离海面数丈,举手投足间,下方海水呼应,激起冲天水柱,两人利用一切有利因素,巨大的轰鸣声,不断在海面上回响。

    而两人身影如不见,不仅身影看不见,两人激起的水柱冲天而起,落下时纷纷破碎,形成了细雨浓雾,结果两人所在的区域内,浓雾漫起,外人根本看不见里面的情况。

    莫闲飞到浓雾的边缘,浓雾继续在扩大,现在已经笼罩一里多,不过隐约可见,里面宝光闪烁。

    莫闲一到,浓雾陡然分开,史全一退半里多,冷冷说到:“你们想以多取胜?”

    玄真子淡淡地笑道:“未尝不可,我们之间不是一般的决斗,而是东海盟与东临岛之间的战斗,你技已穷,落于下风,现在投降未为晚矣!”

    “既然你们以多欺少,那就告辞!”史全一抱手,遁术发动,转眼间身体就如幻影一样,飞速远去,他居然逃了。

    莫闲目瞪口呆,没想到是这样一个结果,玄真子笑了:“史全是个聪明人,对东海盟没有什么忠心,没有什么,他恐怕早就打这个主意,他不会是干扰我们的大部队,走就走吧。”

    玄真子这么一说,莫闲回味过来,他以前没有细想,实际上,最初他作为一个杀手,不是一样的态度。

    到底姜还是老的辣,玄真年纪比莫闲大得多,在潜虚子还是金丹期时,就已收他为徒,经历世事沧桑,比莫闲不知多了多少,两人之间以师兄弟相称,但恐怕做莫闲的爷爷都可以。

    “多谢师兄教诲。”莫闲抱拳。

    “师弟,这些事情,你终有一日会明白,我们遇仙宗不像东海盟,东海盟虽然是一个门派,不如说是由散修临时结盟而成,而我们遇仙宗千百年屹立不倒,是把每一个修士看作心腹,有共同的目标,也有实力实现它,所以大派都有其精神。”玄真子说。

    “师兄说的是!”莫闲想了一会,点头称是。

    玄真子话音一转:“现在百洞岛应该没有什么高阶修士,刚才出来,只派出了五个金丹,连六个都没有,现在是群龙无首,该解决百洞岛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