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大家端午快乐安康!!!)

    双方的人都抬头看向天空之,天空四僧二道围住提婆达多,个个身上明光一遍,这些高手平时难得一见,今日都聚在这里,最起码是还虚以上境界,有还虚以上境界,足以使一派成为大派。↑,

    提婆达多冷笑:“你们以为有这些人,就可以战胜我,你们太小视我,释迦牟尼也不能将我怎么样,在鹫峰山我用无垢石将佛陀的脚砸出血,后来他那拉吉利化作大象将佛陀踩于脚下,佛陀我都能战胜,你们不过土鸡瓦犬罢了。”

    “阿弥陀佛,那不过是佛祖不想与你相争而已,今日我们送你归入无间地狱。”胖和尚圆源咬了一口狗腿,满嘴是油的说道,还把骨头往身上蹭了蹭,笑咪咪的说。

    “好!你们既然既然执迷不悟,而就拳头上见!”提婆达多说住,背后的卐字一转轮,金光亮起,铺遍天空,天全变色,神圣无比,天空轰鸣之,在央出现一个黑洞,四周一圈圈金光散出,将众人发出的明光扯得支离破碎,洞生出极强的吸力。

    大转轮术,如果不小心进入此,人就会转轮而去,世间再无此人,而且转轮而出,却坠入恶道。提婆达多一出手,便是大转轮术,完全模仿自然的轮回。

    智通一声佛号,檀香味顿起,旃檀功德佛光从他身上亮起,佛光一到,果然不可思议,转轮金光竟有不敌之势。

    智通双掌合什,竟然一步步走向提婆达多,提婆达多冷笑不已,站在当,空间无限延长,智能虽能以天足通向他走出,却也不能靠近他。

    空间已经发散,提婆达多所在的地点成了凸点,你不管用多大的力量,都不能接近他,旃檀功德佛光也好像停止了。

    “你得一旃檀功德佛光,就以为凭此佛光,妄想靠近我,我之神通,你岂能明白?”提婆达多说到,显现大力鬼王真身,身高数丈,手持赤金大力锤,往下一击,空间波动,旃檀功德佛光一下子击退,转轮金光大放光明。

    大力鬼王手凌空一抓,赤鬼神光现,如同光柱一样,直向智通抓去,居然透过佛光。

    智通眉头一皱,口诵了声佛号,身体陡然消失,赤鬼神光走空,智通在另一个地方现身。

    德祥见势不妙,大无相佛光聚成佛手,轰隆隆直压下来,大力鬼王仰天长啸,单手擎天,赤鬼神光轰然迎向佛掌。

    另一手上,赤金大力锤放出金光,一锤打向德祥。

    德祥一指出,这是他的一指头禅,一指出,气象万千,诸般都动,唯心不动,赤金大力锤一颤,居然打不下去。

    太易子哼了一声,手上出现了太素聚云旗,太素如意一气铺出,直击转轮心的黑洞,一道白色太素一气不问转轮金光,转轮金光顿时被划开,太素如意一气击黑洞,轰的一声,黑洞消散。

    太素元气本是天地之初的元气之一,有质而无形。太易子修行的是《多宝牟尼一气混洞真经》,这部经书本是道家和佛家合一的功法,以道为主,佛家为辅,后天返先天,得太素如意一气,无物不破,直指大道的一部经书。

    他显现的太素聚云旗,是他的太素一气所凝,本非实物,但却能破一切法,因为一切法都是元气所成。

    太易子以太素一气破他的转**法,其他人一见,心大喜,野僧广行说:“你只修神通,却不了解万物唯识,陷于幻术之,不知真识,唯留幻识,还沾沾自喜,今日我要为我的徒儿讨回一些利息!”

    说完,手成拈花印,手上真的出现金波罗花,微微一笑,而提婆达多身子一抖,大力鬼王真身退去,随即他也笑了:“你不过有样学样,连金波罗花都是一样,当日佛陀不过被大梵天弄得没有办法,才说出,正法眼藏,教外别传,这样的鬼话,你们居然信了,真是可笑。”

    他身体一躬,身体暴长,化成四首十八臂,分执斧钺刀剑,长弓大矛,还有鱼肠水罐之类,一窝蜂的朝众人乱打,头顶之上,现出颗舍利,霞光万道,众人纷纷取出随手的法宝还击。

    太易子依然用太素聚云旗,白云聚拢,幻成一气,隐隐似有风雷之声,旗一指,惊天一个霹雳,雷光金光达到数千丈,远远观点的众人只觉得耳鸣目眩,他们已距交战者最起码十里以上,可想心的提婆达多是怎样的凶猛。

    提婆达多只是轻轻一挥手法器,金光闪现,将千丈雷霆轻轻打灭。

    郁南子口喷出剑丸,一道金光,直扑提婆达多,为标准是一剑破万法,郁南子是纯阳阁出身,依纯阳剑丸修成一丸飞剑,唤得金蛇剑,虽与纯阳剑丸不同,但早已剑心生成,他不攻别法,专心打磨一丸飞剑,已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一般修士遇到他,根本不是他一剑之敌。

    纵有千般神通,万种法术,他只管一剑斩去,除剑之外,别无它物。

    这道金光极其凝练,提婆达多发出了赞叹之声:“好剑,好法!不过,不能奈我何!”

    手找矛一送,当的一声,顿时崩开,飞剑又回,手矛一引,当当声不绝于耳,每一次都被矛挑开。

    相比之下,德祥就很简单,只有一根藜杖,兜头就打,杖上佛光成影,一杖之下,顿时破开的空间,地水火风随之翻滚,直向提婆达多打出。

    提婆达多也不说话,一斧劈出,同样地水火风翻滚,轰的一声,将德祥远远的抛开。

    而智通用禅杖,一根禅杖舞得像疯魔一样,但提婆达多大钺相迎,两个人翻滚着,金光佛光交织,在天空汇成一道道光影,打得天花乱坠。

    野僧广行手印直出,莲花印、触地印、无畏印、狮子印、不动明王印、大威天龙印等等纷出,一道道佛光不断袭向提婆达多。

    就这样,六个人围住提婆达多,但提婆达多丝毫不落下风,在天空之,威风凛凛,这还是受伤后的提婆达多的一个化身!(。)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