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若木子,宣明集会谋魔宫

 热门推荐:
    岛上的人看呆了,海面的人也看呆了,空人影重重,变化莫测,陆冰估计自己上去,连一招恐怕也接不下。↖,

    但提婆达多不仅接下六个人的招术,而且看样子占了上风,六个人各经施神通,死死的缠住提婆达多。

    甚至德祥露出了笑意,他不仅是在这里,而且背后还有人,他们在搜寻提婆达多的魔宫。提婆达多真是厉害,在身受重伤的情况下,还这样凶猛,暂时,谁也奈何不了谁,不过,随着时间的拖延,他的伤势必然影响他们战力。

    六个人明白这一点,死死守住这一点,天空之,打得天崩地裂,但却是奇怪,居然没有涉及到下面。

    好像炸弹在身边爆炸,而人却无事一样,区区几十里地,天空每一个人所发出来法术等,都应该波及到下方,但偏偏没有波及到众人。

    陆冰他们一众人等,感到不可思议,却不知道,无论提婆达多还是六人,层次最低是还虚,力量掌控入微,根本不会浪费一分力量,虽然法术神通看起来威势哧人,但决不会泄露半点无关的力量。

    要是谁泄露了力量,那就证明他离败亡不远,这种思想深入骨髓,所以他们作战,就是连续作战上一年半年,也不用担心他们会出现泛力。

    一旦进入战斗状态,几个人像机器一样准确,转眼间,大半日过去了,直打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好像谁也不能奈何谁。

    下面观战的众修士不仅没有看烦,反而越看越有味,他们一招一式都凝练之极,只到相撞,才发出惊天的威能,随后又消失无踪,间许多关节,让众人茅塞顿开,和自己修行问题一验证,众人竟有希望他们永远打下去的愿望。

    他们也知道,这场战斗已不是他们所决定的,他们任何一人都能将他们全灭,陆冰甚至生出何苦来哉的想法,觉得自己为元婴修士,之前的相争是那么可笑,正如《庄子》上所说,蜗角上相争。

    不仅他有这种想法,在场许多人都有这种想法,包括东海盟的人。

    人正在相争,天空之,响起了道歌:

    “吾自生长不计年,小千大千随意游;

    今日仗剑除达多,若木威名一朝留!”

    一个道者,头戴碧玉正阳冠,身披八卦素色鹤氅,手执阴阳青木剑,口喝到:“诸位道友,我来助你,除此魔!”

    德祥大喜:“道友来得正是时候,我们合力除掉此魔!”

    提婆达多一声长啸,说:“来者何人?”

    “吾为若木子,出身若木宗,今日特来会你!”若木子一步出现提婆达多面前,手阴阳青木剑一剑向他砍去,阴阳二气衍生,混成一气,长达千丈,如天剑倒悬,就是一剑。

    提婆达多水罐之上,生于一朵红莲,莲上又生莲,托住这一剑:“若木宗,没有听说过,你和迪崖岭的青桑木有何关系?”

    “青桑木不过是若木分支,我宗以若木为圣树,返本归源。”若木子说着,剑光一变,天地间隐隐出现若木的身影,在剑光出现,直压下去,红莲纷纷幻灭。

    提婆达多脸色一变,水罐业力之水猛然溢出,水浪一涌,红莲纷纷开放,刹那间,如同花海一样,将剑光封了过去。

    提婆达多一人战六位修士,却不落下风,从白天打到黑夜,又从黑夜打到白天,而陆冰他们个个头伸得老长,东海盟也是一样,双方修士早已休战。

    在另一处,几个高手正在根据提婆达多身上痕迹,追溯着魔宫所在。

    提婆达多自从分出一个化身,真身便陷入深深的定,上一次的伤势远没有愈合,要不是东海盟信香相摧,他也不会带伤分出化身,这对他来说,是一种极大的负担。

    他仗着魔宫在时空以一定轨迹在飘流,以为无人能够觉察,他的魔宫现在完全开放,分为九层,他高居其上。

    在魔宫的第一二层,他将乾达婆部众放置在第二层,将天部从放置在么一层,而将寻香放置于第层。

    而他自己独居于第九层,他处在深深的定。

    突然,他睁开了眼睛:“该死!他们居然在追踪我!”

    他觉察到有高阶修士以巡天定地法在寻找他的本尊的下落,他怒了,他没有料到,居然有人敢对他下手。

    好主意,对东海盟进行打击,以骗他化身出击,通过化身留下的气息,来推算他本身的下落,要不是他身负重伤,实力不足先前的二成,他想当时就给这些蝼蚁一个不能忘却的记忆,居然敢打提婆达多大人的主意。

    “好,好!你们打得好主意,居然敢打到我的本尊上,你们都该死,成为我的属民!”提婆达多的化身知道这一切,他气极反笑,口气之,隐含杀意。

    德祥也笑了:“你知道又怎么样,你能奈我们何?”

    在宣明宗,众多高阶修士聚在一起,有遇仙宗,有纯阳阁,有华阳宗。若木宗等许多道门大派,还有诸多佛门众修,像华严宗、唯识宗、禅宗、律宗、净土宗,甚至还有密宗,而且来的修士都是还虚以上。

    他们面前,一座宏大阵势在悄然运行,无数珍贵的材料组成了的一座大阵,若木太宇俱灭阵,央是一株青桑木。

    若木太宇俱灭阵,没有其他效果,只是隔空将地火水风这种强大的毁灭力量降临到所需要的地方。

    没有若木,只能用青桑木代替,青桑木枝叶纷纷落下,却没有落到地面,在空就解体了,在众人面前,走马灯一样浮现出大千世界各处的影像,飞速闪现,一众修士在用巡天定地法,想从无尽的时空,沿着那神秘的气息,来抓住提婆达多的信息。

    提婆达多的影像极其模糊,但一个个修士不住变换的手印,个个顶上浮现出各自的异像,精气神消耗越来越大,提婆达多的影像越来越清晰,魔宫也开始出现。(。)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