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住了!”声音响了起来,众人知道,一旦魔宫影像稳定下来,那么,若木太宇俱灭阵就会出致命的一击,湮灭一切的地水火风就会降临到魔宫,将魔宫化为灰烬。≥≦

    这种阵法,属于宣明宗的不传之秘,而且,需要二十八位还虚以上修士,就是宣明宗这样大派,也不过只有五名还虚修士,所以集天下之力,毕其功于一役。

    对方显然已经觉,感到一股危险气息,希望他们能拖住提婆达多的化身。

    6冰他们显然不知道这一切,6冰虽然得知德祥禅师干一件大事,以为是德祥禅师能招来六位,现在是位高手合围提婆达多,就是他的底牌了,不知德祥仅是明面上一吸引提婆达多注意力的棋子。

    玄真子四人赶往衡源岛,他们人少,又没有筑基修士,甚至炼气修士拖后腿,度远比大部队更快。

    莫闲为了能赶到衡源岛,利用海洋精神加在四人遁光之,玄真子现了这一点,看了一眼莫闲,笑了笑,并没有揭破,海洋精神果然奇特,不知不觉间,度快了一倍。

    远远的看见前方云霞明灭,光华乱闪,莫闲精神一振,他在数百里外,就感到那种气势,这绝不是元婴修士所能出。

    莫闲露出微笑,他知道,必有高阶修士介入其,要不然,凭6冰绝不至于这样大胆。

    四人飞快向衡源岛而去,而提婆达多现在也知道上当了,他一声厉啸,四十八手的化身陡然间崩解,出现了八个不同的化身,大力鬼王、罗睺阿修罗王、大疾力迦楼罗王、摄伏恶众紧那罗王、须弥坚固摩睺罗伽王、焰口海光龙王和力坏高山夜叉王这员化身,各执兵器,和人战在一起。

    而第八个化身,却是甚可怖畏鸠槃荼王,手往下一垂,转轮金光下沏,光大无比,直落岛上宫殿,轰的一声,所有东海盟修士脸色一变,现身体在转轮金光动弹不得,摄起大众,光影一糊,进入另一重空间。

    在无尽时空,魔宫巍巍,转轮金光现,将一众人等投入魔宫,而岛上只留下空空的宫殿。

    他还不满足,手又一指,转轮金光又现,直向6冰他们射来,居然想将6冰一众人等摄走。

    德祥等一见,大喝一声,在战斗强行分出一线各自的明光,大无相佛光、旃檀功德金光、大光明真识佛光、如意一气多宝光、阴阳青木光诸多光明拦在转轮金光前,轰的一声,这一回不是控制入微,冲天风暴起,将6冰等人抛飞出去。有一缕转轮金光呼啸而出,正对着莫闲等冲了过去。

    莫闲四人正在急向这边起来,度奇快无比,因为莫闲将海洋精神附在其上,凡是海洋上,度已经接近于瞬移,这还是莫闲初步掌握。

    转轮金光直冲而来,本来摄取,偏偏在这个时候,宣明宗若木太宇俱灭阵终于准确抓住了魔宫,魔宫形像清晰出现在面前,众修一起动,无数珍贵的材料纷纷破碎,无穷巨力涌入央那株青桑木。

    青桑木一刹那间,完全化成光影,冲天的光柱冲入时空之,大地在抖动,而阵旁二十八位修士齐齐吐出了一口血,阵势完全爆,轰的一声,将众人抛飞出去,留下一个深过半里的深坑。

    而在时空深处的魔宫之,刹那间,提婆达多感到毛骨悚然,不好,他当机立断,放弃了化身,不顾自己受伤的事实,魔宫大放光明,开始跃迁。

    一团混沌陡然出现,一出现,轰的一声,魔宫震动,地水火风从虚空诞生,魔宫的防御立刻出现了危机,空间被搅成一团。

    提婆达多死死护住魔宫,魔宫大殿崩塌,甚至地水火风侵入其,惨叫声迭起,人一被卷入地水火风,立刻化为灰烬。

    轰的一声,居然跃迁成功,魔宫被时空乱流卷入不知名什么地方去了,而宣明宗的掌门在这一瞬间,脸色变了。

    “怎么了?”有修士问。

    “没有想到,功亏一篑,以青桑木代替若木,青桑木到底不是正宗的若木,可惜了,没能摧毁魔宫,不过,提婆达多要回来,也不是那么容易。”掌门勉强一笑,他知道,如果提婆达多回来,那宣明宗将会面临生死考验。

    他默默地想着,早已算到,宣明宗有一场生死大劫,看来快应验了,不行,就算宣明宗有大劫,我也要保存宣明宗东山再起的火种。

    不提宣明宗,再说东海之上,衡源岛,轰的一声,提婆达多八大化身崩解,提婆达多放弃了他的化身,但莫闲的化身却面临着生死考验。

    因为那一缕转轮金光直向四人而来,偏偏四人度太快,莫闲拼命的挪移,他自身却是一拳击了出去,因为事情太突然,连调动法宝都来不及,只好以拳头相迎。

    他仗着身体有一龙之力,此时已充分调动,身后是绿如和玄真子等人,他不能让金光伤到他们,他是化身,大不了就拼到这个化身。

    一拳出,虽身在空,却大海呼应,大海之上,顿时起了波涛,一条白龙随着他的拳头而出,刚一接触转轮金光,转轮金光无声无息将白龙染成金色,轰的一声,白龙崩解,接着,便是莫闲的拳头,胳膊,全身化成血雾。

    绿如不敢相信这一幕,撕心裂肺地喊到:“不!”

    玄真子和另一个人也惊呆了,他们明白,莫闲是牺牲自己,保命了他们,其他修士也惊呆了,德祥更是合什:“善哉!舍生取义,功德无量!”

    他们在这一刻,不自觉忘掉莫闲只不过是化身。

    正当众人为莫闲的牺牲而叹息,莫闲却觉得自己的思维弥伦天地间,看着自己的化身爆成血雾,血雾有秋蝉的本命符箓一闪,莫闲心一动,不自觉想起一种**,生与死只是自然的循环,自己的意识还在!

    他莫名感到无数信息涌入身体,对,重塑身体,一念及此,元神不自觉按此做了起来,在众人面前,血雾陡然收缩,显现出一个人影!(。)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