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婆达多在时空漂流,他急切需要知道自己的位置,然后再想办法固定下来,他甚至不知道这一漂流会有多长时间。>

    时空一体,在这里一瞬间,也许莲花世界都过去了千百年,或者,在这里过去了很久,说不定莲花世界只是一瞬间,完全失去了参照物。

    他只得寄希望他在莫干山的布置,当那处祭坛建好后,献上祭品,会暴出冥冥的联系,到那时,祭坛就像一座时空的灯塔,指明了方向。

    他在恢复着他的伤势,他没有想到,宣明宗这样做,他以为他魔功盖世,世间予取予夺,却生生吃了二个大亏。

    一个是幽冥教主居然能和战个平手,两败俱伤,他没有想到;另一个宣明宗,居然用若木太宇俱灭阵,差点自己就伤在他们手上。

    此仇不报,这口气咽不下去,但目前只能等待,他又一次放出神念,他的神念纵横数十万里,但在这里,神念一出,便被告空间毁灭的浪潮淹没。

    连一千里都不能到达,无尽的空间生生灭灭,空间像波浪一样,如果不是他的神念入微,都注意不到生生灭灭的空间。

    提婆达多正在用神念扫描,像大海南捞针一样,想现自己回去的路,一次次失望,幸亏他是一个修者,心志甚至比其他修者还要强,才能忍受这无尽的失望。

    忽然之间,冥冥出现了一道信息,简直是无尽失望的明灯,他一下子睁大了眼睛,虽然眼睛并不能看见,那是神念的感应,是祭坛,祭坛开始运转。

    在莫干山的山腹,无数的尸骨倒在祭坛上,鲜血沿着祭坛顶部复杂的沟槽,形成了一幅复杂之极的阵图,血光冲天而起,直射到山洞顶端,便无由的消失在空间之,似乎血光陡然断了。

    一个个紫阳宗的黑衣人跪在祭坛前,口念诵着咒,在阵图央,一面大幡无风飘扬,黝黑一团,光线都被此幡吸了进去。

    而杀死的苦力和监工,鲜血已经流尽,一个个脸上带着惊恐,眼睛无神的睁得大大的,早已死透,而他们的灵魂此时却不能归于地府,被那面大幡吸了进去,无力的挣扎着,想徒劳的从幡面挣出,但怎么可能。

    幡面好像还不足,陡然放射着黑光,间蕴含着无尽的冤魂,往尸骨上一照,尸体陡然瘪下去,化为灰烬。

    大幡化作一道虚幻的影子,深入空间,渐渐形成一股牵引之力,魔宫瞬间也认准的方向,从遥远的时空乱流,开始向这个方向移动。

    鲜血慢慢的飘浮起来,形成一面鲜血组成的战旗,无尽鲜血不断延伸,好像鲜血自虚空产生,渐渐形成一条由鲜血组成的光路。

    “你们做得很好,我归来之日,传你们**《无上无我灭法灭佛真经》!”声音从遥远的时空传来,魔宫要回归,不是一两日,而是需要几个月,但他的声音却穿越了时空极限,清晰地传入紫阳宗修士的耳。

    “多谢圣主宏恩,愿圣主无上荣光照耀,一统天下!”紫阳宗众修者磕头谢恩。

    莫闲的化身已回到天随山,不仅是他,蠡玉也回来了,不过胡蝶衣却没有回来,他一回天随山,就到莫闲洞府之,随手拿出一葫芦酒。

    “来,我们痛饮一番,嫂子,弄些灵米,我在路上弄了一些紫血冰熊掌,用野生玉蜂蜜蒸了天夜,正好拿来下酒,灵米正好煮饭。”说完之后,随身拿出一只鼎,朱雀真火在鼎底烧着,水是阴阳净水,翻滚着,不断暴出一个个水泡,浓郁的阴阳元气不断的向冰熊掌渗入,蒸笼上阴阳之气好像灵芝一样。

    “想不到,你的灵食到了这个境界,普通人闻一闻,恐怕立刻会脱胎换骨。”莫闲说到。

    “当然,这道玉蜂蒸熊掌是我独创,除了主料,我还用了十八味难得灵药,我父亲这次很高兴,送出了不少灵药,我精心挑了十八种灵药,依据生克之理,化有味成无味,灵药的药力充分挥,以阴阳净水为底水蒸煮,再以野生玉蜂蜜调和,入口酥烂,为感谢你和嫂子,嫂子,你也坐。”蠡玉说着,将大鼎放下,双将葫芦放下,从身上取出一套杯子。

    这套杯子一出手,寒意逼人,竟是万载冰玉所制,杯子上顿时起了一层水气。

    “你用这套冰玉杯,要喝什么酒?”莫闲很好奇。

    “我这葫芦酒,是万花酿,用千种仙花为料,在酒泡了一百年,是我父母珍藏的酒,被我偷偷的拿了一葫芦百斤,但万花酿性略带火性,用冰玉杯喝,却是佳事。”蠡玉说到。

    “我到后花园摘些果品,你们好佐酒,我去去就来。”绿如笑道。

    “嫂子,你不必忙了。”

    “让你嫂子去吧。”莫闲说道,蠡玉倒了酒,酒浆略带红紫色,莫闲喝了一口,一股阳和之力带着润稣无比的感觉冲入咽喉,嘴似万般感觉,如同万花盛开。

    “好酒!”莫闲赞到,“服食一道,你比我强得多,你简直可以独创一道。”

    “我很想创立一道,让修者看看,其实服食也是大道,这次多亏你和嫂子。”蠡玉说。

    “哪里,我们就是不去,结果也一样,实际上天下的顶尖修士早有计划,想打提婆达多一个措手不及,我们只不过金丹期,有无一个样。”莫闲说,绿如带着一篮水果来了。

    蠡玉笑道:“嫂子,快坐下,我敬两位一杯,感谢你们为这次出力。”

    他们在这里喝酒,并不知道,提婆达多早就布下了先手,现在正从时空深处赶回来,一场劫难就要降临修行界。

    莫闲的本尊还在松溪真人处学习,他的符箓之术五行符箓已经生成四个符,就差水行符,而水行符已快结成。

    童子来请,松溪真人看上去有些疲惫,他淡淡地说:“你的符箓学得怎么样?”

    “已形成四个符,就差水行符了。”莫闲说。(。)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