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在前面走,后面衙役喊到:“道长,等一等我们。↑,我们是县太爷派来护送你的。”

    “我不是说过,不需要一兵一卒,你们怎么还跟来?”莫闲有些不悦说。

    “道长,我们也不想来,但县太爷下了命令,我们也没有法子,跟道长打个商量,我们只送到郁离山,我们兄弟们是一介凡人,比不得道长,可不是妖怪对手。”衙役头带着笑脸讨好莫闲。

    莫闲一乐:“你们既知道,不要防碍我,你们好自为之。”说完,施施然走在前面,后面的衙差跑得气喘吁吁。

    “道长,慢点走,我们肉身凡胎,跟不上你的步伐。”

    走了大概有十多里,衙役拉下了一里多,由于在有人的地方,莫闲不想露出他的法术,并没有施展缩地术,但他的身体远比一般人要强壮得多,最起码他身负一龙之力。

    莫闲突然停了下来,抬头看向天空,天空妖风滚滚,一大群妖怪御风而来

    后面的衙役看见莫闲停了下来,总算松了一口气,气喘吁吁地向前跑着,陡然前面一个人张大了嘴巴,站住了,满面惊恐,话都断断续续:“妖~妖…”

    后面的人没有看见他的面孔,一心向前跑,撞在他身上,“哎哟”一声,不觉妈妈咧咧的骂了出来,见对方没有回答。

    他顺着那人的眼光一看,“妈哟”一声叫了出来,回头就逃,其他人也看见了,顿时乱作一团。

    “人,好肥的人,我们不用去郁城,将这些人抓了,上山给大王就行了。”一个小妖勉强驾着风,对为首的一妖说到。

    “那是一个道人,好像在前面,我们先把他抓住,大王!”另一个小妖说。

    莫闲见这些小妖化形都不完善,但其有一个妖怪,面色粉白,两眼吊起,但却是桃花眼,身穿银白盔甲,手拿着一杆方天画戟,闪着幽蓝泛白色灵光。驾着妖风,其他小妖,勉强升空,被他的妖风带着。

    他在莫闲前数丈落下,一个小妖叫到:“呔!那个道人,干什么的,我家大王在此!”

    “你家大王,是哪一个大王?”莫闲笑了。

    “是大王朱大王,你这个道人,居然不害怕,拿了你给我们二大王祝寿!”小妖狐假虎威的喝到。

    “我去除妖,结果你们送上门来,连御风都很勉强,居然在我面前大呼小叫,也罢,就拿你开刀!”莫闲说完之后,意动风起,结成风刃,噗的一声,那个小妖捂着咽喉倒了下去,化出原形,原来是一只大耗子。

    莫闲动手根本没有前兆,等小妖们发现,已经迟了。

    “好贼道,敢杀人,我看你活得不耐烦了。”朱獳大叫一声,一拧手方开画戟,就是一戟。

    莫闲手现出朱蟾剑,随手架开,试了试他的力量,也不过几千斤的力气,他笑了,手剑一紧,大力一荡,他何等力量,一龙之力暴发,朱獳方天画戟只觉得一股巨力涌来,抓不住戟身,一下子飞了出去。

    他猛然大吼,口喷出一道黄光,莫闲身体一摇,感到一阵恐惧,好像面前的朱獳烃得异常狰狞。

    他还后一退,退出了数丈,心头恐慌才消失,明明自己就要取胜,却丧失了一次上佳的机会,只是什么光华,居然使人恐惧异常。

    莫闲想了起来,朱獳,其状如狐而鱼翼,现则人有恐,明白了,这种恐慌是他的本命神通,几乎能对付一切敌人,他手兵器被莫闲打掉,要不然,恐怕当时他就进攻。

    一念及此,他的朱蟾剑化作一条朱虹,直向他射去,莫闲不知道,他的表现也让朱獳大吃一惊,他的神通展现,巨大恐惧笼罩敌人,敌人往往骨软筋酥,当时就瘫下去,而莫闲不仅没有倒下,而且飞速后退,这不应该如此。

    眼见莫闲的剑脱手,化作一道朱虹,他也急了,一声吼,一团黑烟笼罩,化为原形,一只庞大的朱獳,背上竖起的鱼鳍唰的一声展开,无数骨刺射了出来,直向莫闲罩下。

    莫闲的朱蟾剑虹与之相撞,騞然而过,根根骨刺断为两截,朱蟾剑一过,所有进攻灰飞烟灭,而朱蟾剑却像闪电一样,穿透了黑烟。

    再看朱獳,已经横尸当场,并且开始化为血水,一剑破万法,朱獳怎么抵挡得住。

    小妖们一看,魂飞魄散,当时就化为原形,掉头就跑,莫闲的朱蟾剑分成数道剑光,剑光一过,一个个倒在地上。

    整个过程只有数息时间,莫闲的朱蟾剑已回,妖物毙命,而衙役们此时才回味过来,一个个信心大增,远远的拍着马屁,只把莫闲夸得天下少有,地上无双。

    看着地面的尸身,一个个化为血水,朱蟾剑是好用,可是要得到妖身,特别是修炼有成的妖身,身上材料不少,就不能用朱蟾剑,有时,法宝太过于强大也不好。

    莫闲手一伸,地上方天画戟跳入手,,试了试,还算顺手,他的武艺很好,在以前,主要体现剑法上,还有拳法上,但兵器不过肢体的延长,他熟悉了一下手兵器,方天画戟,主要是枪与戈的结合,随手刺了几次,空气传来空气的暴鸣声,点点头,就是有点嫌轻,他也不想想,身具一龙之力,兵器要多重才合手?

    这杆戟,应该是冰晶铁为主料,还加入赤阳铜,重达二百十二斤,精美异常。妖物居然用这样的兵器,实在有点出乎莫闲的意料。

    其实,莫闲犯了一个错误,这杆戟根本不是朱獳所打制,而是一个武修所用的兵器,虽称不上神兵,但也相差不远,主要是不能大小如意。

    这杆戟的材料是低等炼器材料,而且这么重,恐怕价值连城。

    他将戟轻飘飘地拿在手上,至于其他小妖的兵器,他就提不起兴趣,不过是普通的凡兵,他看不上,不代表别人看不上。

    莫闲继续向郁离山走去,而后面衙役赶了上来,一个个眼睛放光,拾起了小妖们的兵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