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轻松摆平的妖怪,让那衙役信心大增,一个个吆五喝六的拿着小妖们留下的兵器,挺有狐假虎威之势,可惜他们速度再快,也跟不上莫闲。◇↓,

    莫闲直接施展缩地术,现在已到无人所在,身后那些衙役眼睁睁看着他一步摇,明明速度不快,可是眨眼的功夫,人就剩下一个原点。

    莫闲到了郁离山,他并不知道狍鸮的准确地址,情报上也没有,但他并不惊慌,精神散出,刹那间,风起云涌,远处海洋上海水动了起来,一条白龙从海窜出,这是借海洋精神,施展**。

    白龙一现,山林之,顿时寂静下来,白龙龙吟声起,吐出一道白气,山一处妖气上升,一个道士冲天而起,手持拂尘,一声喝:“孽畜,敢兴风作浪!”

    莫闲一愣,他的本意是想逼出妖怪,不想逼出了一个道士,他看得出,这是一个人,绝不是妖物。

    莫闲遁法展开,这是风遁术,身化清风之,出现在白龙身边,白龙随即化为海水。

    “原来是你在作怪,你是何人?”道士问到。

    “莫闲,你是何人,为何与妖物为伍?”莫闲见他腾起之处,出现了妖物,故此问到。

    “莫闲,你是来除妖的,哈哈,你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他并没有回答莫闲的问题,反而打量着莫闲。

    莫闲冷冷地看着他:“你既然知道我是来除妖的,你究竟是谁?”

    莫闲心转了无数念头,这个世界初看起来,修行势力很简单,但只要有人的地方,就存在矛盾,不要看藏灵子说的怎样,修行界也是有人组成,肯定有人会生出野心,想不到居然和妖物勾结,是利用狍鸮,还是相互利用。

    “我的名字你不必知道,看你也不过金丹,你死后去问阎罗王。”他悍然出手,手拂尘暴长,似千万条柳丝一样,直向莫闲缠了过来。

    莫闲一声冷哼,朱蟾剑现,朱虹一闪,听到裂帛之色,一天的亮晶晶丝条顿时被剑斩断,拂尘光秃秃只剩下拂尘柄,剑气已临头,吓得他闭上了眼睛。

    正在这时,一柄钢叉破空而起,莫闲剑一转,当的一声,将钢叉封了出去。

    “好个牛鼻子,居然敢在我的门前杀人!”随着妖风,一个身材魁梧,浑身罩着黑色战袍的妖怪上来,手一招,飞舞的钢叉落到手,而道人却趁此机会,脱了出去,看见手只剩下光秃秃的拂尘柄,他眼冒出怒火。

    “毁我法宝,我要你死!”他尖叫到,手出现玉符,一股威压出现,诸天云禁真符第一道,诸天云禁真符一共十八道,道道威力很大。

    而那个妖物冲着莫闲就是一叉,莫闲却收了剑,用方天画戟一架,一龙之力暴发,顿时将此妖的虎口震开,这个妖物连退数丈,手叉差点飞了出去。

    莫闲刚要结果了他,道人的诸天云禁真符已到,刹那间,一片云雾自虚空生,看似云雾,却生出沾滞力,好像要把莫闲缚住。

    莫闲一调丹田力,一龙之力暴发,兵器上寒光道道,硬是将诸天云禁法破开。

    “你怎么用我们老的兵器?”妖物一见方天画戟,顿时大吃一惊。

    莫闲心一动:“你是狍鸮大王,还是軨軨大王?”

    “某家軨軨大王,我家老怎么样了?”軨軨大王喊到。

    “死了,我宰的。”莫闲淡淡的说,他就是要激怒軨軨大王。

    軨軨大王果然不出所料,咆哮道:“拿命来!”

    莫闲只觉得这一声吼,空间起了一阵涟漪,还没有结束,軨軨大王脚在虚空一跺,虚空宛若实质一样,莫闲只觉空间晃动不已。

    “雕虫小技!”莫闲顺着空间波动,他没有平息空间晃动,反而运起阴阳遁法,随空间波动而化为一体。

    他一运用阴阳遁,阴阳遁已经和正宗的阴阳遁不同,但有一点是共通的,那就是肉眼所见,根本不是他的位置,所以軨軨大王一叉搠向他眼所看见的莫闲,当然一叉走空。

    一柄戟从虚空而出,軨軨大王一叉走空,知道不好,而方天画戟却从另一个角度咆哮而出,好像是活的一样,軨軨大王一见画戟,顿时被它蕴含武道意象震住。

    就是一刹那间的事,軨軨大王一声惨叫,现出原形,从空跌落,道人见到軨軨身亡,回头急速向山外就逃。

    莫闲将画戟还身上一靠,手出现了一张弓,千里云烟弓,一拉弓,顿时巨大的灵力漩涡生成,手一松,一道彩虹从他手诞生,速度其快无比,就听到一声惨叫,道人的身体解体,但并没有元婴跑出。

    莫闲知道他的境界离元婴期只有一步之遥,但提防他进入元婴期,说不定他扮猪吃老虎,不过,现在看来,他就是一个金丹巅峰的人物。

    下面的妖物乱了,一个小妖叫到:“大王,不好了,二大王死了!被那个牛鼻子打死!”

    “什么!”狍鸮怒了,一声上啸,脚下乌云起。

    妖怪修行后,本能的会御风,一般妖风滚滚,但修到脚下云起的程度,却是很少。

    而狍鸮大王,却已修到脚下妖云生,莫闲心一动,他记得以前所过的一本经书说,脚下妖云升,应该是妖婴已生,相当于人类的元婴期。

    他一到天空,望着莫闲:“我与你有仇吗?你为何杀我二大王和大王?”

    “个人没有仇,但你多次吃人,我奉宗法旨,前来除你。”莫闲淡淡地说。

    “好,你来除我,你们人类不过我等食物,今天我要杀你,为他们报仇,郁离国的人,都是我的食物。”狍鸮大王说着,手出现了长柄朴刀,一刀向莫闲砍来。

    莫闲手戟一旋,轻轻一拨,当的一声,朴刀差点飞了出去,不过他还后一退,又化作一阵风上来,刀光展开,居然身手不低。

    莫闲笑了,手戟紧了一紧,胸意像生,一戟出,似乎戟活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