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只是从此经过,直接上了山顶,山顶有一座宫殿,这是玉虚宫接待外来者的地方。@,

    莫闲直接进入,里面已有几人,这些人也是外门人,二个是武修,另外几个是道修,层次有炼气期,也有一人是筑基期,一个道人正在跟他们登记。

    莫闲站地一旁,等他们登记结束,道人抬起头,看了莫闲一眼,问到:“你的宗门标识?”

    莫闲将那个星辰铜的标识给他,他一愣,因为这标识是铜的,而不是铁的,知道他是一位金丹修士,立刻恭敬地接过了牌子,将牌子放在面前一个玉盘,盘子立刻光影起,道人站了起来。

    “莫闲道友,你想到什么峰学习?”

    “云峰。”

    “好,云峰,这是你的宗门标识,我在上面施了法术,标明你在哪一峰学习。从这里出发,在诸峰为第一高峰。”道人说着,桌面上亮起昆吾山的模型,昆吾十六峰,五峰并不在一起,但道人指着其一峰说,“等会有修士带你们到各自山峰,诸位功德值都足够,不过,山所有用度,还需自己解决。”

    莫闲点头,另外几人也点头。

    “你们进去吧,先坐一位,等一下。”道人说。

    众人进入后殿,里面已经有了一些人,相对来说,一般武修多选择黄龙峰,莫闲在一年的游历,对武修也有一定的了解,武修者,被炼皮肤,后炼筋骨,再练内脏,能做到力大无比,刀枪不入,境界分为:炼皮、炼筋、炼骨、炼髓、炼脏、炼神,最后做到破碎虚空,世间武修,大多数处于炼筋和炼骨阶段。

    而道修多选择太乙峰,当然也有选择玉鼎峰武修也有选择玉鼎峰,巫修很少来学习,如果来了,多选择太乙峰,至于女修,一般选择麻姑峰,但并不一定如此。

    对于云峰,一般人比较少,因为云峰炼器,花费极大,除了一些基本的材料,其他材料都要自己去买。

    这里面众人,只有一人是云峰的,其他都是其他峰的,莫闲进去后,随便在蒲团上坐下,闭目养神。

    “这位道友,依于通有礼了,敢问道友姓名?”依于通凑了上来,他是这殿除莫闲外进入云峰学习的唯一的一个。

    “莫闲。”莫闲睁开了眼睛,看了一下他胸前佩带的标识,从感应到与己在一峰:“你也是来云峰学习炼器?”

    “不错,我是一个巫修,不过也学习了道术,对炼器很感兴趣,便来此峰学习,莫道友是哪国人?”

    “太华国人。”莫闲随口说到,选择太华国,是因为它离青玄岛近,而且,他是一个小国,只有百余里,“依道友是什么国家?”

    “也是一个小国,南诏国。”莫闲一听就明白了,南诏国,是南方一个小国,方圆百多里,巫术比较浓厚。在这个世界,各国之间交通完全凭船,国家之间,是辽阔的海面,各个国家间都被水隔开,最狭窄的也有十几里宽的水面,各个国家的凡人基本上没有什么交流。

    两人正在交谈,有人进来,原来是各峰的人来接他们,众人外出,看见五条飞舟,飞舟上有专门的旗幡,每条船上都有人,莫闲一看,其余各船上人都不少,只有云峰的飞舟比较大,但却只有两个人。

    莫闲和依于通相对苦笑,在飞舟上坐稳,船上只有一人,看了其它船一眼,脸上也带着微笑,好像习以为常。

    “欢迎两位,我是云峰包发,两位大名?”包发说到,随手掐诀,喝了一声“走”,飞舟上的符箓依次亮起,飞舟升空。

    两人报了姓名,这五峰相隔数十里,不一会,就见其它飞舟各自飞向自己的山峰,包发说:“恭喜两位选了云峰,不要看我们人少,但他们各峰的飞舟都是我们所炼制,还有天下的法器,大多数出自我们的手。”

    “原来我们用功德值换取的法器法宝之物是云峰出口?”莫闲问道。

    “不错,正是出自我们之手。”包发有些得意的说。

    “我们出不出兵器?”莫闲又问。

    “兵器由老君山青羊观出,青羊观最著名的是丹药,天下丹药大体六成出自青羊观。”包发说,从闲谈,莫闲知道了宗各有数峰,所擅长的并不相同。

    谈话间飞舟已到云峰,只见一峰倚天而起,直上直下,崖边有翠柏青松,在山腰的一处平台上,飞舟停下,两人下了飞舟,有专门弟子将两人安排住下,带领两人熟悉一下云峰。

    云峰不愧为云峰,时有云雾缭绕,围绕山峰由栈道盘旋,山体上修有一间间石洞,时有符箓在山间飞舞,不时传出一些轰鸣声,时常有法器法宝的啸鸣声。

    两人各住一室,后面有炼器室,但有些地方却是禁区,哪里是内门弟子所居,两人在一个杂役弟子带领下,熟悉了典籍堂和传授堂,每隔日有长老在此传授讲解炼器的基础。

    在典籍堂,两人进入其,在长老的建议下,莫闲选择了《法器初解》和《材料的识别与初步处理》两本书,而依于通因为有一定的基础,选择了《法器炼制的注意点》和《禁制的用途》二书。

    又去材料房领取基本的材料,莫闲没有贪心,只领取部分常用材料,而依于通却掏出灵玉选购了一些其他材料。

    基础材料是免费,稍微高级一些材料,就不是免费,莫闲想系统进行学习,他知道自己底子差,并不好高骛远,而是准备从最基础的学起,先把根基打牢。

    莫闲回到自己的洞,洞条件很简陋,只有两间,一间是炼器室,相对较大,而另一间却是练功室兼卧室,就比较小的。

    莫闲是化身,虽然经过身躯完全重塑,一点化身的气息完全消失,就是一位高出他几个档次的修士也不会看出他是化身,这一点是他所没有想到。

    他拿出了《法器初解》,认真的阅读起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