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莫闲也没有注意到这种分类方法,也随大众的叫法,但之间并没有一定的界限,符器是符箓依材料而成,威能有大有小,他的千里云烟弓他自己认为法宝,事实上可以划为符器,不过威能不在普通法宝之下。

    这是因为符箓和材料的强悍,要是换作普通材料,可能就比一般法器为弱,法器依其材料配合,加以符箓、阵法和禁制,这者只要有一种即可,当然也可以全部拥有,因其不能内蕴法则,故此称为器,而不能称为宝。

    而法宝之所以称为宝,因其符箓、阵法和禁制,特别是禁制存在,使其内蕴法则,但不能与天地沟通,但灵宝则不同,法则外应天地,勾连天地法则,故出世就有劫难。

    法器有成长型和非成长型,但符箓与阵法类法器一般不随用者成长,而禁制类却随着使用者功力加深,法器禁制越来越多,从法器成长为法宝。

    最差的法器完全依赖材料,看到这里,莫闲脸上露出了苦笑,自己的千里云烟弓可以说是典型代表,这类法器威能并不一定差,但因其材料而言,炼器大师不屑为之。

    后面有法器的基本炼制方法,五花八门,但基本炼制方法有火炼、雕琢、心炼等,其火炼方法最为普遍。

    莫闲放下书,闭上眼睛,书本内容又浮现在眼前,他细细地回味着,一遍遍反复在心揣摩,他的记忆力非常好,看书已做到过目不忘。

    到了第天,他准时来到传授堂,他来得嫌早,但堂已经有人,依于通看见莫闲来了,打了一个招呼:“莫道友,你也来了,今天听说是扬天常长老讲,扬长老擅长炼制小巧的玩意。”

    “依道友,你来得好早,我并不熟悉炼器,扬长老有些什么杰作?”莫闲问道。

    “扬长老炼制的东西很多,我这边有一把匕首,是扬长老早年的作品,可花了我数千功德值。”依于通说着,从身上取出一支匕首,匕首并不大,这是一件法器,用料并不好,但偏偏好像有了灵魂。

    “这是灵器?”莫闲问到。

    “好眼力,这一件灵器,上面有扬长老独门的印鉴,是用兽魂启灵。”依于通说。

    灵器实质是一种变异的法器,一般法器摄入妖兽或人类的灵魂,便成为灵器,遇仙宗没有这种做法。

    他们正在说话间,台上已经出现一人,是个灰衣老者,身上衣衫有多数破损,是火烧的痕迹,他盘坐于台上的蒲团,下面的人一下子静了下来。

    他随意往下一扫,说到:“诸位,今天我们讲讲火炼法的火,炼器虽然有多种方法,但火炼法无疑是最重要的方法,火分为凡火,地火,天火和真火,凡火不堪用,地火主要依据火山,由地底涌出,是一种大众化的火源,也是一种省事的方法。”

    接下来,他又分析天火,天火有星辰火,太阳火,太阴火和雷火等,其适于炼器的火,主要有太阳火和雷火,用阳燧取太阳火,而雷火则比较危险,一般人不敢用之炼器,炼器有特殊效果,其他星辰火,太阴火,则需要专门的阵法来驱使。

    至于真火,则五花八门,是火种类最多的一种,也是修士最常用的一种火,用来提纯材料,塑造成形。

    “你们既然来到云峰,在想必都炼有真火,但各自真火特点知道么?”扬长老说,他眼睛一扫众人,看见二个新人,手一点依于通说:“这位道友,你炼的什么真火?”

    “回长老的话,弟子所炼为白骨真火。”

    “白骨真火,你是巫修?”

    “我会巫门技巧,但算不上巫修,不知此类真火有何妙用?”

    “白骨真火,死气所聚,化为真火,而人不感温度,但却融金烁石,擅长阴冷类法器,不错,此火很少有人修炼。”扬长老点头,目光又转向莫闲:“这位道友,你修炼的是什么真火?”

    “桃都真火。”

    “桃都真火,往往是妖修所炼,极难炼的一种真火,反而没有什么妖气,有一股阳和之气,我看你不是妖身,居然炼成桃都真火,倒有点意思,不过此火对炼器的作用并不大,勉强能用,作为炼器,我倒希望你重新炼一种真火。”

    “弟子明白,请问炼器什么真火最好?”莫闲问到。

    “前几位的真火,分别是昧真火,太阳真火,太阴真火,朱雀真火,南明离火,少阳真火,九幽真火等,你可以选择一种真火,在典籍室内有,不过,要短期内速成,则需要你花钱购买火种。”

    火种,实质是一团信息,其有真火的精神,莫闲有礼貌谢过扬长老。

    他并不准备重修一种真火,他的桃都真火,本身就是桃木杖所生,比一般桃都真火强得多,气息纯正的,他有信心用桃都真火炼器,就是不行,他还能用火行符箓调用天地间的火性能量,一句知,他不想将时间浪费在这个上面。

    再说,本尊修炼的是昧真火,完全没有必要再炼一种真火,他要炼真火,早在筑基期就炼了,他已掌握太阳真火法则,成就太阳真火,根本没有问题。

    扬长老讲到炼器用火的注意点,并且说明了淬火技巧,在火炼,许多人不重视淬火,甚至将这一步省略,淬火最好用真水,像天一真水,光神水,太阴真水,忘情真水等,如果没有真水,也可用妖兽的血淬火,再差用一般的水,法器更加坚固。

    莫闲在认真听着,前人的经验,他要化作自己的东西。

    扬长老讲了两个时辰,不得不说,扬长老经验丰富,对用火一道有独到之处,当然,这仅仅是别人的经验。

    莫闲坐在蒲团上,心回想着怎样用火,结合自己的情况。(。)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